朝霞阅读

第二十一章 山姆卫斯先生的抉择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他说。“难道我和他奋斗了这么久,最后只能功亏一篑吗?”然后,他想了自己在旅程之初所说的一段话,当时连他自己也不了解:但我知道自己在一切结束之前该做些什么,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大人,我必须留到最后。“但我能够做什么呢?绝不可以就把佛罗多先生的尸体丢在山上,然后回家去吧?还是要继续呢?继续?”

他喃喃念着,一瞬间,疑惑和恐惧动摇了他的思绪:“继续?难道这就是我的使命?把他留在这里?”最后,他才开始啜泣。山姆走到佛罗多的身边,将他的尸体放好,把冰冷的双手交迭在他的胸前,把斗篷折好放在身边。最后,他把自己的宝剑放在一边,法拉墨给的手杖则是置于另一边。

“如果我要继续任务,”他说。“佛罗多先生,请你见谅,我必须要拿走你的宝剑。我只能把自己的宝剑放在你身边,就像古墓中古代的国王一样。你还可以继续穿着比尔博老先生给你的美丽秘银甲。至于你的星之光,佛罗多先生,你把它借给了我,我也的确需要它;因为,此后,我将永远处在黑暗之中。我或许配不上它,女皇也是将它赐给了你,但或许她会明白的。佛罗多先生,你明白吗?我一定要继续下去才行。”

但他还不能走,不是现在。他跪在地上,紧握着佛罗多的手,舍不得放开。四野狂风吹动,他依旧跪在地上,握着主人的手,心中不停的争辩着。他试着鼓起足够的勇气,让自己孤身一人离开,踏上一场孤独的旅程──这是为了复仇。只要他下定决心离开,他的怒气就足以让他上天下地,追到天涯海角,直到抓住他──直到抓住咕鲁为止。然后,咕鲁就会付出狗命做为代价。他离开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这个。不值得为了这,将他的主人抛弃在此地。人死不能复生,没有任何力量作的到。最好还是死在一起。但就算这样,那还会是场孤独的旅程。他看着光彩逼人的剑尖。他想起了洞穴中还有一个黑沉沉的裂隙,仿佛可以摔入地心。不行,这样一点用也没有。这样甚至连哀悼主人的死都做不到。这不是他当初离开夏尔的目的。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他嚎啕大哭,但是,这次他似乎已经清楚的知道了答案。“必须留到最后。”这将会是另一场孤独的旅程,而且是最恐怖的。“什么?我,一个人要去末日裂隙,完成主人的任务?”他依旧还是迟疑不定,但那决心已经开始慢慢的滋长。“是吗?要让我从他手中拿走魔戒?是那场会议中决定要由他保管的。”答案立刻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那场会议同时也指派给他许多同伴,就是为了不让任务失败。你现在是远征队的最后成员,你绝不能坐视任务落空。”

“我真希望自己不是最后一个,”他哀嚎着说:“我真希望甘道夫在这里,或是随便任何人都好。为什么只剩我一个人,只有我可以决定一切?我一定会犯错的。我不应该拿走魔戒,自告奋勇的执行任务。”完美世界小说

“可是,你这不是自告奋勇,你是情势所逼。至于说到是不是适当的人选,你想想看,佛罗多先生就不是,比尔博先生也不是。他们可不是自告奋勇的候选人哪。”大主宰小说

“啊,好吧,我必须要下定决心了。我要下定决心了。可是,我一定会犯错的,因为我是笨山姆啊!”

“让我想想:如果我们在这边被发现,或是佛罗多先生被发现了。而那东西又在他身上,魔王一定会得到它的。这样就是末日了,罗瑞安、瑞文戴尔、夏尔和全世界都会毁灭。而且,如果再浪费更多时间,也会是一样的结果。战争已经开始了,事实上,魔王可能已经节节获胜了。已经来不及拿着魔戒回去请求同意或是让人给建议了。不,我只剩两个选择:坐在这里,等他们来把我杀了,然后再夺走它;或者是拿走它,赶快离开这里。”

他深吸一口气。“就这么决定了,带它走!”

他停了下来。他非常轻柔的解开脖子上的扣子,伸手进佛罗多的衬衫里;他用另一只手扶起主人的头,亲吻着他冰冷的额头,将锁练慢慢的拿开。然后,再让主人继续之前的安眠。他停滞的表情中没有任何的改变,从这最后的迹象,山姆才终于相信佛罗多已经去世,放弃了任务。

“再见,我亲爱的主人!”他喃喃道:“原谅你的山姆。等到任务完成之后,只要有可能,他会再回到你身边的。那时他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好好的安息,等我回来。希望不要有任何可恶的野兽来冒渎你的身体!如果女皇听见我的祈祷,我会希望她让我回到这里,找到你。再会了!”接着,他低下头,戴上绑着魔戒的锁练;他的脑袋立刻因魔戒的重量而低垂,仿佛背着一个大石板一样。不过,慢慢的,彷佛那重量变轻,或是他的体内涌出一股新的力量;最后,他还是抬起了头。在使尽全身力气站起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承受这重担。

他高举起星之光,低头看着主人;它以柔和的气息包围着主人,仿佛夏日星空的暮星一般,让佛罗多的面孔再度散发出光芒,苍白中带着精灵的美丽,仿佛早已摆脱阴影的幸运者。在这景象的安慰下,山姆收起星之光,转过身继续踏入逐渐笼罩的黑暗中。

他不需要走太远。隧道的出口已经被远远抛在后面,前方的隘口大约只需要再走几百码而已。

在这微明的暮色中小路依旧清晰可见,这是条经过多年的岁月催折之后幸存的古道缓缓的在两旁悬崖的夹持之下往下降。此时,半兽人的塔楼就正俯瞰着他,红色的窗户闪动着光芒。他利用塔下的死角阴影躲藏着。最后,他终于来到了隘口。“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一直对自己说。但其实他并没有。虽然他已经绞尽脑汁想要搞清楚自己得做些什么,但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又和他小心谨慎的天性相违背。

“我会不会弄错了?”他嘀咕着:“我还能做什么?”在他穿过了隘口的起始点之后,距离顶点还有一段距离,他看着眼前通往无名之境的道路,准备走下去。在最后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许多的怀疑,导致每一步都如同千斤般沉重。他回头看去,依旧可以看见隧道的出口如同暮色中的一块污迹一样的显眼。他约莫可以知道佛罗多所在的地方。他觉得那里的地面似乎泛着光芒,或许这是他眼泪所造成的幻影。他静静的看着那块山壁,那个他的人生完全粉碎的地方。

“希望我能够实现那个愿望,唯一的一个愿望,”他叹气道,“可以回到这里来找他!”最后,他转向眼前的道路,走了几步──这是他这辈子最沉重、最不情愿的几步路。

※       ※       ※

他只踏出了几步;只要在踏出另外几步,他就走到了通往魔多的斜坡,永远不会再看到这块高地了。就在此时,他突然听见了交喊和交谈的声音。他浑身僵硬的站着。半兽人的声音。它们从四周传来。那是踏步的噪音和粗鲁的嘶吼声:半兽人正从隘口的另一边走过来,多半是从高塔的某个入口出来的。

他可以听见还有其它的声音。山姆猛然转过身,看见小小的红光,火把的光芒从洞口散射出来。终于,高塔中的守卫并没有怠惰;他们的狩猎终于开始了。他被发现了。身后的火把光芒,和前方传来的金属撞击声都已经十分靠近了。不消几分钟,他们就会来到这里,将他抓个正着。他浪费了太多时间下定决心,现在一切都已经徒劳无功。

他怎么可能逃出这种险境,保住小命、保住魔戒?魔戒。他根本还来不及多想,就发现自己拿出了锁练,手中抓住魔戒。半兽人的队伍已经开始出现在前方的开口。他戴上了魔戒。

世界完全改变了,在一瞬间他的脑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思绪。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听力变得更灵敏,但视力则是减弱了;不过,这又和在尸罗的巢穴中有所不同。他四周的景物不是被黑暗所包围,而是变得模糊;而他自己彷佛身处在一个灰色的世界中,孤单的如同一块小小的黑色岩石一般。沉重的魔戒压着他的左手,像是一球炙热的黄金。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隐形了,而是清楚、显眼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