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西力斯昂哥之塔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那严酷的考验下,是他对主人的敬爱让他保持理智,不过,在他内心的霍比特人依旧清醒着;他知道自己并没有伟大到足以接受这重担,即使那些幻象真能实现也不会有差别。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不是扩张成整个国度的领土;他想要用自己的手栽种一切,而非指挥他人为他效命。

“反正,这都只是幻觉而已,骗不了我的!”他对自己说:“我连喊都来不及喊,他就会发现我,把我抓起来。如果我在魔多戴上魔戒,他很快就会发现我的行踪,唉,我只能说,这次的希望渺茫到跟春天降霜一样!正当隐形可以帮上忙的时候,我却不能使用魔戒!就算我能够更深入魔多,那东西也会变成越来越沉重的负担,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感到疑惑,他知道必须立刻走向那座门。他耸耸肩,彷佛是将那些幻影和重担甩开,开始慢慢地往下爬。他每走一步,就觉得自己缩小很多,走不了多远,他又恢复成原来那个渺小、恐惧的霍比特人。不久之后,他来到了高塔的外墙,即使他不戴上魔戒,也可以听见里面打斗的声音。此时,那声音似乎就是从外墙之内的广场传出来的。

山姆正爬到一半,突然有两名半兽人从黑暗中跑了出来,他们并不是跑向他,这两人是跑向大路,不过,没跑多远,两个人就踉跄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过。山姆没有看见攻击的人,但他推测这两个家伙多半是被躲在墙内或是阴影处的敌人给射死了。他继续前进,紧靠着左边的墙壁。他抬头看了一眼,就知道完全不可能爬上去。这座石墙几乎有三十尺高,上面没有任何的空隙,最要命的是,最上面还做成像是颠倒阶梯的形状,大门是唯一的入口。

他继续小心翼翼地前进,同时他忍不住想着,高塔中究竟有多少夏格拉的人马?哥巴葛又有多少兵力?他们到底在争执什么?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格拉的队伍大概有四十人,但哥巴葛的人数几乎有两倍之多,不过,夏格拉的巡逻队只是他管辖部队的一部分,他们多半是为了佛罗多和战利品而争吵。山姆停下了脚步,他突然间想通了,里面的景象清楚地浮现在他眼前:秘银锁子甲!一定是这样!佛罗多穿着它,绝对会被他们发现的。从山姆所听到的片段来看,哥巴葛一定会想要将它据为己有。魔多的命令可说是佛罗多唯一的护身符,如果他们决定不管上级的命令,佛罗多随时都可能被杀。侯卫东官场笔记

“快点啊,你这个慢吞吞的家伙!”山姆自言自语道:“快跑啊!”他拔出刺针,冲向敝开的大门,但是,正当他准备要闯进门内时,突然觉得一阵战栗,彷佛他撞上了尸罗的蛛网,只不过这是隐形的;他看不见是什么阻挡了去路,只知道某种坚韧到让他无法突破的力量挡在前面。他打量着四周,在门旁的阴影中看见了两名监视者。

他们看起来像是两个坐在宝座上的雕像,每个雕像都有三个头颅,一颗脑袋看着外面、一颗脑袋看着对面,一颗脑袋看着门内。雕像的头颅看起来像兀鹰一样,膝盖上则是像鸟爪一样的双手,他们似乎是用一整块巨大的岩石雕刻而成,不会移动,但却有着意识,彷佛是某种邪恶的妖灵注入了他们体内。他们能够分辨敌我,不管是否隐形,都没有敌人可以走进这门内,这两座雕像会阻挡他进入或是离开。

山姆硬着头皮又闯了一次,这次他似乎在胸口和脑袋上都挨了一拳,踉跄地连退数步。最后,别无选择的他灵机一动,拿出了凯兰崔尔赐的玻璃瓶。它的白光迅疾增强,黑暗门廊中的阴影立刻逃之夭夭,丑恶的监视者动也不动地坐在那边,显露出他们僵硬的原形。山姆看见他们的石眼中露出恶狠狠的光芒,让他不禁退了几步;不过,他可以感觉到这两具雕像的意志动摇了,被恐惧所取代。

他立刻冲了进去,当他将玻璃瓶收进口袋中的刹那,立刻可以感觉到身后似乎有扇大门用力地关了起来,他们又再度清醒过来,从那些邪恶的头颅中冒出凄厉的喊声,在高墙间回响。从极高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钟声,宛如在回应这警告。

“完蛋了!”山姆说:“我刚按了门铃!好吧,来吧!”他大喊着:“告诉夏格拉,那个强悍的精灵战士带着精灵宝剑来了!”

没有任何回应,山姆大步走向前,他手中的刺针闪动着蓝芒,整个广场都笼罩在阴影中,但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地面上都是尸体。他脚旁就有两名半兽人弓箭手,背上都插着小刀,在那之后还有更多惨不忍睹的尸体。有些是被砍死、有些是被射死,有些临死前还紧抓着对方不放,有些则是互咬、互抓而死的,整个广场的地面沾满了黑色的血液。

山姆注意到有两种制服,一种上面绣着血红眼,另一个则是有着骷髅面孔的月亮,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更仔细察看。在广场的另一边,高塔最底端的门半开着,里面透出红光,一名高大的半兽人就死在门边。山姆跳过那具尸体,走了进去,不知所措地看着四周。

一条宽广的走廊从门口通向山内。两旁的墙上所插着的火把提供了微弱的照明。走廊两边有许多扇门,但除了地上的几具尸体之外,一切都是空荡荡的。从两名队长之间的交谈,山姆推测,不管佛罗多是死是活,都会被关在塔顶最高的房间里面,只是,光要找到通往上面的路,可能就得花上一整天。

“我猜应该会在靠近后面的地方,”山姆喃喃地说:“整个高塔似乎是往后倾斜,反正我就先沿着这些火光走走看!”

他沿着走廊缓缓往前,每一步都变得更沉重,他又开始感觉到恐惧。除了他的脚步声之外,四周一片死寂;不只如此,这脚步声似乎越变越大声,到了最后甚至有点像是巨人鼓掌的声音。满地的尸体、空旷的走廊、潮湿得好像沾满了鲜血的墙壁,在在都让他疑神疑鬼,担心敌人会突然从旁冲出,将他杀死。除了眼前的威胁之外,门口那两个恐怖雕像,一直是他心中挥不去的阴影。这几乎已经超过了他容忍的极限,他宁愿和敌人面对面(当然,对方的数量不可以太多),也不想要继续忍受这种提心吊胆的折磨。他强迫自己想着佛罗多、想着他被紧紧绑住,仆倒在某个黑暗角落的样子。

他走过了火光照耀的地方,来到了走廊尽头的一扇拱门前,这就是之前那个地底通道的另一边,他的确没猜错。这时,头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被扼住的惨叫,他立刻停下脚步,然后听见了脚步声不断逼近,有个家伙从上面拼命往下跑。

山姆的意志管不住自己的手,他拉出项练、握紧魔戒,但山姆并没有戴上它,因为,正当那只手把魔戒捧在胸口时,一名半兽人出现了。他从右边的一扇门跳出来,朝向山姆冲来,等到他距离山姆不过几步的时候,他才抬起头看见了对方;山姆可以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和他满布血丝的双眼。他猛地煞住脚步,因为,在他眼中,前方并不是一个浑身发抖的小霍比特人,他看见的是一个沉默的身影,躲在灰色的阴影中,背后摇曳的光线让那人显得无比高大……敌人的右手拿着一柄剑,剑所发出的光芒让他难以忍受,而另一只手放在胸前,则是握着某种恐怖的力量,足以将他一击杀死。

半兽人呆了片刻,接着惨叫一声,转头就跑。就像看见敌人转头奔逃,山姆意气风发地如猎犬一样追了上去,他大喊着:

“没错!精灵战士来啦!”他扯开喉咙大吼大叫:“我来了!带我上去,不然我会把你的皮剥掉!”

不过,半兽人虽然非常害怕,但他至少吃饱喝足,对这里极为熟悉;山姆则是个又渴又饿的陌生人,楼梯很高、很陡,山姆很快就开始拼命喘气。半兽人很快逃离了他的视线,山姆只能勉强听见他从高处传来的脚步声,有时他会发出毫无意义的吼叫声,让这声音在楼梯间回汤,但是,那声音渐渐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