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血战帕兰诺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可惜,带队攻击刚铎的,并非是半兽人的酋长或是无知的盗匪。这黑暗消退的时机不对,远在他主人计划的时间之前,命运暂时阻止了他的进攻,整个世界都成了他的敌人。就在他伸出手准备摘下奖赏时,胜利的果实却从他的手中溜走,但他并没有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他依旧指挥着难以计数的部队,拥有极强大的力量,他是戒灵之王,还拥有许多武器。于是,他离开了城门,消失在黑暗中。

骠骑王希优顿,终于赶到了从大河通往正门的道路上。他掉转马头,朝向一哩之外的主城冲去。他让座骑的速度减缓一些,开始寻找脱队的敌人。他麾下的骑士将他包围在正中心,德海姆也挤在护卫的行列中。在靠近城墙的地方,艾海姆的部属全都在疯狂地砍杀,将那些攻城的装置彻底破坏,把原先意气风发的攻城部队驱赶入燃烧着烈焰的壕沟中。在几个小时内,大半的帕兰诺平原就被收复了,敌人的营帐陷入火海,半兽人像是被驱赶的猎物一般四处奔逃,想要跑回河边。洛汗的骠骑如入无人之境地斩杀敌兵,但他们并没有完全击溃敌方的攻势,也还没有夺回正门,许多敌人依旧占据着门前的区域,平原的另外一边,还是挤满了未受一丁点损伤的敌军。在道路的南方是哈拉德林人的主力部队,他们的骑兵集结在酋长的旗帜下,他仔细一看,在晨光中发现了骠骑王的家徽;希优顿那时距离主战场有一段距离,身边的护卫也十分薄弱。于是,哈拉德林的领袖爆吼一声,展开那面在腥红大地上飞舞着一只黑蛇的旗帜,并且立刻率领精锐的战士,冲向白马和绿地的王旗所在处。南方人拔出弯刀的景象,让战场上充满了如星辰般的刀光。

希优顿这才发现到他。骠骑王可不是坐以待毙的简单货色,他立刻大吼一声,命令雪鬃冲向前。两边的部队以雷霆万钧的气势互相冲撞,不过,北方战士的怒火更炽烈,而他们的马术和枪术也胜过南方人许多。虽然敌众我寡,但骠骑们像是无人能阻的雷电一样,在敌阵中来去自如。希优顿擎着长枪刺进敌将的身体,在长枪落地前,他手上的宝剑就将敌方的战旗和军官连旗带人砍成两半,黑色的大蛇落到地面。敌方的骑兵一见状况不对,立刻转身就跑。

正当骠骑王志得意满的时候,晨光却开始黯淡下来,天空微弱的光线再度被遮蔽,黑暗笼罩大地。马匹惊慌失措,人们从马背上被抛下来,哀号着摔落地面。

“集合!集合!”希优顿大喊着:“伊欧子嗣别退却!不需惧怕黑暗!”但恐惧的雪鬃却人立起来,前蹄在空中挥舞;接着,它惨嚎一声倒了下来,胸腹间中了一枚黑箭,骠骑王被压在它的身体下。

恐怖的黑影如云朵般地从天空降下,天哪!那是一只长着翅膀的妖兽:它看起来像是一只体型惊人的怪鸟,赤裸裸的身上没有任何羽毛,双翅是像蝙蝠一样的巨大肉翅,指尖还有利角。这或许是远古世界中诞生的妖物,它在被遗忘的山脉中苟延残喘,于冰冷的月光下诞生了这个纯粹邪恶的物种。黑暗魔君接纳了它,用腐败的肉类喂养它,直到它的体型超越了所有飞行的生物为止,然后,魔王再把这些妖兽赏赐给忠实的仆人。它以极快的速度朝地面俯冲,接着,它收拢翅膀,稳稳地降落下来,站在雪鬃上发出沙哑的鸣叫声,弯着光秃无毛的长颈环顾四周。

在它身上坐着一个黑暗、庞大,且杀气腾腾的身影。他戴着钢铁的皇冠,但应该是脑袋的地方却空荡荡的,只在双眼的位置冒出诡异的光芒──他是卷土重来的戒灵之王。在黑暗消褪的时候,他将座骑召来,这次重新从空中展开攻击。他的身影带来了绝望与恐惧,也摧毁了刚铎胜利的希望,他手中拿着一柄巨大的钉头锤。

希优顿并没有被众人所遗忘,虽然王室的禁卫军死伤枕藉,或是因为马匹失控而被带到远处,但在这一团混乱中,依然有一人站立着不动──那是年轻的德海姆,他的忠诚超越了恐惧,他的眼中盈满了泪水,因他敬爱骠骑王如父。梅里和他一起乘着温佛拉冲进敌阵,但骏马却因恐惧而抛下两人,在平原上狂奔。梅里像是野兽般趴在地上,极端的恐惧让他无视眼前的情景,觉得一阵恶心。

“你是骠骑王的臣民!骠骑王的臣民!”他在内心大喊着:“你必须要留在他身边,你自己说将会视他如父。”但他的脑中依旧一片混乱,身体止不住发抖,他不敢睁开眼或是抬起头。

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他似乎听见了德海姆说话的声音。在这情况下,那声音相当奇怪,让他联想到曾经见过的另一个人。

“离开,怨灵,腐尸之王!让死者安息!”

一个冰冷的声音回答:“不要阻挡戒灵对他的猎物动手!否则他将不会只杀死你而已,他会把你带往诅咒之地,让你的血肉全被吞食,灵魂在魔眼之前永恒受苦。”

锵的一声,德海姆拔出了宝剑。“随你怎么做,但我将尽力阻止你!”

“阻止我?愚蠢,天下的英雄好汉都无法阻止我!”

在这生死交关的一瞬间,梅里听见了最奇怪的声音。德海姆似乎笑了,那是如同钢铁敲击一般清脆的笑声。“我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你眼前的是名女子──我是伊欧玟,伊欧蒙德之女。你的对象是我王和我父,如果你并非永生不死,那就滚开吧!不管你是活人还是邪恶的幽灵,如果你敢碰他一根汗毛,我都会将你千刀万剐,永世不得超生!”

妖兽对她嘶吼,但戒灵却迟疑了,沉默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梅里对于这现况的惊讶盖过了恐惧,他张开眼,发现自己又看得见了。妖兽就在距离他只有几步的地方,戒灵之王的身影像是纯粹绝望的集合体一般骑在它之上。在它左边不远的地方则是自称为德海姆的伊欧玟。她除下了隐藏身分用的头盔,金色的秀发随风飞扬,她灰色的双眸毫不退让地看着前方,脸颊上挂着之前的泪水。她手中握着宝剑,另一只手则是举起盾牌,遮挡敌人可能的攻击。

她是伊欧玟,也是德海姆!梅里的心中闪过那张在登哈洛时的脸孔,看得出充满了生亦何欢、死又何惧的决心。他突然间觉得非常感动和惊讶,他种族特有的勇气也被唤醒了,他握紧双拳,不能让这么美丽、这么坚定的人死掉!至少,她不能在这种状况下孤身一人死去。

敌人的面孔并不是朝向他,但他依然不敢作出任何夸张的动作。他慢慢地、慢慢地爬向另一边,黑影将军则因眼前的女子而感到疑惑、担忧,只把他当作泥泞中的小虫一样不屑一顾。

突然间,妖兽拍打着丑恶的翅膀,吹起了阵阵腥臭的气流;它再度跃上空中,俯冲下来,尖叫着对准伊欧玟又啄又抓。

她依然毫无所惧,身为骠骑之女、王室成员,她虽美丽,却也同样的致命。她在电光石火间一剑挥出,准确地砍中敌人。她将妖兽伸长的脖子彻底砍断,让它丑陋的脑袋滚落到地面。当它发出轰然巨响落到地面时,她敏捷地往后一跳,冷静地看着那丑恶的生物重重砸落地面,它一死,那阴影就跟着消退了。伊欧玟周身笼罩在光明中,日出的金光照着她闪闪发亮的金发。

黑骑士从这一团模糊的血肉中走出来,高大的身躯散发出惊人杀气。戒灵的怒吼像是毒液一般,让所有旁观者都掩耳走避、头昏眼花;在同一瞬间,他毫不留情地对准伊欧玟挥出巨大的钉头锤。她的盾牌在此重击下立刻布满裂痕,持盾的手臂也因此骨折,更因为收不住势子而踉跄跪倒。黑骑士步步逼近,双眼冒着冰寒的光芒,准备再给她致命的一击。

但是,他突然发出痛苦的号叫,脚步不稳地仆倒向前,钉头锤偏离了目标,敲在地面上。梅里的宝剑从他身后刺来,穿透了黑色的斗篷,插进黑甲间的缝隙,割断了他膝盖的肌腱。

“伊欧玟!伊欧玟!”梅里大喊着。接着,她勉强支起身体,使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宝剑刺进皇冠和斗篷之间的位置。宝剑炸成碎片,皇冠匡当一声滚落地面。伊欧玟摔倒在敌人的尸体上……惊人的是,那斗篷和盔甲内竟然是空荡荡的!它们残破地散落四处,凄厉的惨号声直向天空,那薄弱的声音在微风吹拂下消散在空气中,自此消失在这个纪元。

霍比特人梅里雅达克站在尸堆中不停眨眼睛,就像不习惯光明的猫头鹰一样。他的视线完全被泪水给掩盖了,透过这层薄雾,他看着美丽的伊欧玟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还有那个在生命中最光辉灿烂的一刻猝死的骠骑王。雪鬃在之前的痛苦挣扎中已经滚了开来,但它却成了杀死主人的凶手。

梅里弯下身,准备亲吻他的手。但希优顿竟然张开眼睛,十分费力地开口说道:

“再会了,霍比特拉先生!”他说:“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要和祖先重聚了。即使在伟大的列祖列宗身边,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羞愧。我砍倒了黑蛇,黑暗的早晨却带来欢欣的一天,还会有灿烂的日落!”

梅里不停地啜泣,说不出话来。“王上,请原谅我,”他最后终于说:“我违背了您的命令,而且我除了站在您面前哭泣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年迈的国王笑了:“不要伤心!我早就原谅你了,勇气是不会被忽视的。愿你日后能过得幸福,当你快乐地抽着烟斗的时候,别忘了我!看来,我们是不可能坐在皇宫里面,听你解释那些药草的来源了。”他闭上眼,梅里深深一鞠躬。接着,他又开口说:“伊欧墨呢?我的世界已经开始变暗了,我希望在死前可以见他一面,他必须继承我的王位。我还有话要跟伊欧玟说,她不让我离开她,现在我也不能见她最后一面了,可惜哪!她对我来说比亲生女儿还要亲……”

“王上,王上,”梅里断断续续地说:“她就──”可是,就在那一刻,巨大的声响将他们包围,整个战场的号角似乎都响了。梅里看着四周,根本忘记自己身在战场这回事,自从希优顿王倒下后,彷佛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事实上,这只不过是短短的十几分钟而已。这时,他才意识到他们可能会被卷入新的战斗中。

敌人的增援从大河赶了过来,魔窟的部队从城墙下冲过来,哈拉德林的步兵则是和骑兵一起向战场上集结,在他们的队伍之后还有猛巨大的身影。伊欧墨将所有的骠骑再度集结冲锋,刚铎所有的战士全都一涌而出,多尔安罗斯的天鹅骑士一马当先,毫不留情地格杀正门前的敌军。

这时梅里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甘道夫呢?他不在吗?他能不能够救走骠骑王和伊欧玟?”就在这个时候,伊欧墨已经赶了过来,王室的禁卫军也重新压制住慌乱的座骑,跟着往此地集合。他们惊讶地看着妖兽的尸体,连马匹都不愿意靠近它。伊欧墨从马背上跳下来,悲愤莫名地站在骠骑王的身边。

一名骠骑从战死的掌旗官古斯拉夫手中拿下王旗,将它朝天高举。希优顿慢慢地睁开眼睛,示意将旗帜交给伊欧墨。

“万岁,骠骑王!”希优顿说:“迎向你的胜利!替我向伊欧玟道别!”直到他死前,都还不知道伊欧玟就在他身边。四周的将士们号啕大哭:“希优顿王!希优顿王!”

伊欧墨开口道:

不需过度伤悲!王者已逝,

这是命中注定。等他墓丘立起,

女人才会为他哭泣。吾等必须再度投入战场!

但他自己也是满脸泪痕。“禁卫军留下来,”他说:“让他光荣地离开战场,不要被人所践踏!对,还有此地所有奋战而死的骠骑王子民。”他检视着战死将士的尸体,回忆着他们的名字,然后,他走到妹妹伊欧玟的身边,认出了她的脸孔。满脸泪痕的他呆立当场,再度受到沉重的打击。他的脸色煞白,满腔怒火,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然后,他狂乱地大吼:

“伊欧玟,伊欧玟!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死亡,死亡,到处都是死亡!死亡夺走了我的一切!”

不等城内的友军到来,他就来到部队前方,吹着号角,大喊着全军突击的号令。他悲痛的声音在战场上回响着:“与其一死,不如一战!让我们奔向世界末日!”

骠骑们发动了攻击,但洛汗国的子民们不再歌唱,他们异口同声地呼喊着:“不如一战!”像是黑暗的洪水越过骠骑王战死之处,冲向南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