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血战帕兰诺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霍比特人梅里雅达克依旧楞楞地站在那边眨眼睛,没有人理他,甚至根本没人发现他。他擦去眼泪,弯下身捡起伊欧玟送给他的绿色盾牌,将它扛在背上。然后,他开始寻找刺中敌人的宝剑。当他一剑刺出之后,连持剑的那只手都跟着麻痹了,现在他只能使用左手来工作。他的武器就在前面,但剑刃的部分却像是被插进炉火中的枯枝一样不停地冒烟,金属的部分就在他面前缓缓消融,化成一缕青烟。

古墓岗的宝剑、西方皇族的宝物就这么毁了。这柄宝剑历史悠久,是在登丹人全盛时期,他们的敌人还是那安格马巫王时一锤一锤铸造出来的。不过,如果他知道,即使是当年最厉害的战士,也没有办法像他一样给予敌人这么沉重的一击,或许他会觉得很欣慰吧!

人们抬起骠骑王,将斗篷绑在长枪柄上充作担架,准备把他抬回去。其他人轻轻地抬起伊欧玟,跟着骠骑王的尸体前进,但是,在这个时刻,他们无法把所有骠骑王子民的尸体都运走。禁卫军的七名骑士在此阵亡,队长迪欧温也赫然在其中。众人先将这些尸体搬离敌人和那妖兽的身边,并且在四周插上长枪。稍后,等一切都结束时,人们回到此地,一把火将妖兽的尸体烧掉。至于雪鬃,他们替它挖了个墓穴,在上面安置一块墓碑,上面以刚铎和骠骑的语言刻着:

忠实的仆人,却是主人的末日,

轻蹄的子嗣,来去如风的雪鬃。

雪鬃的墓窖上长满了绿而长的青草,但焚烧妖兽尸体的地方则永远是焦黑一片。

伤心的梅里缓缓跟着运送尸体的人走回去,不再关切战况。他又累又伤心,四肢像是受了风寒般不停颤抖。大海的方向吹来一阵暴雨,万物彷佛都在为希优顿和伊欧玟哭泣,灰色的泪水也浇熄了城中熊熊的火焰。在这滂陀大雨中,刚铎的先锋冲了过来,多尔安罗斯王印拉希尔在他们面前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洛汗的人们,你们扛着什么样的重担?”他问道。

“是希优顿王,”他们回答:“他过世了。伊欧墨王现在率军作战,他和那白色的旗帜又再度投入战场。”

印拉希尔下了马,热泪盈眶地跪在担架旁边,向骠骑王的丰功伟业致敬。他站起身,看见伊欧玟,吃了一惊。“这是女子吗?”他说:“为了援助我们,难道连洛汗的女子都来了吗?”

“不!只有她而已,”他们回答:“她是王女伊欧玟,伊欧墨的妹妹。直到不久之前,我们才知道她也跟着一起到这里来,也为此懊悔不已!”

印拉希尔注意到她美丽的容颜,禁不住弯下身欣赏她苍白冰冷的面孔,同时碰了碰她的手。“洛汗的男子啊!”他大喊道:“难道你们之中都没有大夫吗?她的确受了重伤,但我想她还有可能活下来。”他将自己雪亮的肩甲靠近她的鼻前。天哪!上面竟然蒙上十分微薄的雾气。

“你们必须要尽快找人来!”他立刻派麾下的一名骑士回城里找帮手,他在向阵亡者深深一鞠躬之后,立刻上马骑向战场。

※       ※       ※

帕兰诺平原上的战斗,从之前一面倒的奇袭成了一场血战;各种刀刃撞击的声音震耳欲聋,其中夹杂着人们的呼喊和马匹的嘶鸣声。号角和喇叭不停发出刺耳的音乐,猛被驱赶上战场时也发出低沉的吼声。在主城南边的城墙下,刚铎的战士正和固守该处不退的魔窟部队陷入激战,城中的骑兵则是赶往西方支援伊欧墨:高大的胡林、罗萨那奇爵士、绿丘的贺路恩,印拉希尔王和全部的天鹅骑士都在这支部队中。

他们正好解救了洛汗国的骠骑,因为伊欧墨正陷入苦战,愤怒让他作出错误的抉择。他狂暴的冲锋彻底击垮了敌人的前锋,大批的骠骑杀气腾腾地冲入敌阵中,让这些南方骑士落马、步兵则四散奔逃;只要猛一出现,马儿就不愿前进,开始人立后退,因此,这些猛根本没有遭到任何攻击,哈拉德林人利用它们当作重新集结的阵地。一开始骠骑们大约只是处在一比三的劣势中,但稍后的状况变得更恶劣,因为奥斯吉力亚斯的方向来了新的生力军。这些部队原先在该处整编的目的是等待将军的命令,在城破之后大肆烧杀,洗劫米那斯提力斯。将军虽然被杀,但魔窟的副将葛斯摩接管指挥的工作,将这些预备队派上战场。这些是拿着斧头的东方人,侃德的维瑞亚人、红衣红甲的南方人,以及从远哈拉德来的黑皮肤野人,他们长得像是食人妖和人类的混血一样恐怖。有些人已经绕到骠骑的后方,有些则是往西布阵,准备阻止刚铎的部队和他们会合。

就在这天色渐亮、刚铎信心动摇的时刻,城中传来了另一声呼喊。这才不过是上午的时光,一阵强风吹来,大雨转向北方,太阳露出脸来。在这清朗的天空下,城墙上的了望员看见了新的恐怖景象,最后一丝希望也跟着烟消云散。

从安都因大河位于哈龙德转弯的地方,城中的人们可以一路看出去,视力好的人可以发现任何靠近的船只。一看之下,他们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在波光粼粼的大河上,航来了一座黑色的舰队,这些庞大的巨舰拥有数量惊人的船桨,黑色的帆桅迎风鼓动。

“这是昂巴的海盗!”人们大喊着:“昂巴的海盗船!你们看!昂巴的海盗来了!贝尔法拉斯已经被攻占了,伊瑟和兰班宁一定都沦陷了。现在海盗准备对我们展开攻击了!这真是末日的最后一个警讯啊!”

由于城内根本无人指挥,慌乱的人们四处逃窜,有些人拉响警钟,有些人发出撤退的号令。“回到城内!”他们大喊着:“回到城内!在被包围之前赶快回到城内!”但那让黑色巨舰飞快航行的强风,将这警告声全都吹散了。

骠骑们根本不需要这些警告,他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些黑帆。伊欧莫距离哈龙德不过一哩远,他们前方是之前遭遇的敌人,后方则是港口,敌方刚出现的援军将他和印拉希尔王的部队隔了开来。他看着大河,心中的希望开始消退,原先受他祝福的强风现在被他视为诅咒的恶风。魔多的部队反而士气大振,纷纷展开更强大的攻势。

伊欧墨终于冷静下来,这才能仔细思考眼前的处境。他下令吹响号角,把所有的部队集合到他的帅旗下。因为这时他暗自决定,准备将所有的兵力聚拢,在平原上筑成盾墙,奋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即使再也无人记得骠骑王的名号也不在乎。因此,他骑向一座绿色的小丘,将帅旗插上,白马的徽记在风中飘扬。

从怀疑、黑暗中一路血战至天亮,

我在青天下歌唱,挥舞宝剑。

我浴血奋战,杀敌无数:

这是最后一战,宁让鲜血染红大地!

他含笑念出这些诗句。再一次,他胸中的火焰又被点燃了。而且他毫发无伤,他还年轻力壮,他还是骠骑王:一群即将灭绝的人民的君王。他哈哈大笑地看向那些黑色巨舰,高举宝剑,准备抵挡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