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医院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觉得这只不过是首老太太记忆中的童谣罢了,如果它真的有什么含意,您应该可以判断。不过,还有些老人把这些药草泡水当做头痛药。”

“以王之名哪,你赶快去给我找那些少一些见闻、却多一些智慧的老人,希望他们家里有这东西!”甘道夫受不了,大喊起来。

亚拉冈跪在法拉墨旁边,一只手依旧放在他的额前,旁观者都可以感觉到他正陷入一场激战中。亚拉冈的脸色因为疲倦而泛灰,同时他也不停地呢喃着法拉墨的名字,但每次的声音都变得越来越小,彷佛亚拉冈正越走越远,在遥远的异国呼唤一名迷途的旅人。

最后,伯几尔跑了进来,手中的布包里面装着六片叶子,“大人,这是王之剑!”他说:“但这不够新鲜,我怀疑至少是两周以前摘下来的。希望这能派上用场,大人?”看着法拉墨的样子,他不禁开始啜泣。

亚拉冈却笑了。“这能帮上忙的!”他说:“最糟糕的已经结束了,留下来看着!”他接下两片叶子,将它们放在手上,吹了一口气。然后他将它捣烂,一种清新的感觉立刻弥漫四周,彷佛空气苏醒了过来,让大家觉得浑身充满活力。然后,他将叶子丢进冒着热气的滚水中,大家立刻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香气让人想起晴朗清晨和美丽阳光普照大地的情景。亚拉冈站了起来,他的眼中露出笑意,同时将那碗捧到法拉墨出神的面孔前。

“好了!谁会相信呢?”攸瑞丝对身边的女子说:“这种杂草竟然有这么好的效果。这让我想起年轻时看过的美丽玫瑰,我想连国王也不能多要求什么吧!”

法拉墨的身体抽动了一下,他睁开眼,看着弯身的亚拉冈,眼中立刻露出熟悉、敬爱的神情。“大人,是您呼唤我,我来了……王上有什么吩咐?”最好金龟换酒

“不要待在幽影的世界中,醒过来!”亚拉冈说:“你很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等我回来再说。”

“我会的,大人,”法拉墨说:“吾皇回归,谁愿呆坐终日!”

“先暂别了!”亚拉冈说:“还有其他人需要我。”他和甘道夫以及印拉希尔一起离开房间,贝瑞贡和儿子难掩喜色地留下来照顾他。在皮聘跟着甘道夫走出来,关上门之后,他听见攸瑞丝大呼小叫的声音:“吾皇回归!你听见了吗?我刚刚不是就这么说的吗?那是医者之手啊!”很快的,消息就从医院传了出去:人皇归来,他在大战后医好受伤的宰相!这消息很快就传遍全城。

此时,亚拉冈来到伊欧玟身边,他说:“她受的伤最严重,她骨折的手臂已经被固定住了,假以时日,如果她还有活下去的力量,应该是会复原的。持盾的那只手没有大碍,让人担心的是使剑的那只手,虽然表面没有伤口,但那只手几乎已完全失去了生机。”

“唉!她所对付的敌人,远超过她的意志和体力所能承受的范围。没被对方的威势吓倒,还能够用武器对付这敌人的战士,必定拥有钢铁般的意志,这是戒灵的厄运才会让她出现在他面前。她是个美丽尊贵的女子,是皇后家族中最美丽的女子。我却不知道该如何适切形容她,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不快乐。在我的眼中,我看见一朵直挺自傲的白花,如同百合一样美丽,却坚强得像精灵以钢铁打造的工艺品一般。或许,是一场寒冷的霜冻把它包围在透明的坚冰中,虽然看起来依旧美丽,但死亡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她的症状并非自今日开始的,对吧,伊欧墨?”

“大人,我没想到你竟然会问我,”他回答:“因为这件事情都是你造成的;我妹妹伊欧玟在第一次见到你之前,从来没有遇到什么样的冰霜。在巧言正受宠的时候,随侍在侧的她既担忧又恐惧,会把心中的忧愁和我分享,但这并不足以让她变成这样!”

“吾友,”甘道夫说:“你有骏马、有部队,还有广大的原野让你驰骋。她虽是女儿身,却拥有足以和你匹敌的勇气和坚强意志。可是,她却必须日日夜夜浪费青春,照顾一名她敬爱如父的老人,看着他日渐堕落,落入弄臣的掌控中。而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更让她觉得羞愧不已,丝毫帮不上忙。”

“你以为巧言只是玩弄希优顿而已吗?[‘混帐!伊欧皇族算什么东西?他们不过是一群骑马强盗,住在稻草屋里,喝着肮脏的水,孩童和畜生斯混在一起!’你之前不是应该听过这说法吗?这是巧言的老师萨鲁曼所说的话。不过,我想巧言必定用更高明的方法来包装这种话。大人,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妹妹爱你,不是因为她继续任劳任怨、紧闭双唇,你可能就会从她口中听见这种说法。但是,谁知道她在夜阑人静之处,孤单的时候,她会怎么样看待自己一无是处的人生?一切似乎都在不断钳紧、不断压抑她那自由奔放的意志!]

伊欧墨沉默片刻,看着妹妹,彷佛在重新思考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亚拉冈说:“伊欧墨,你所发现的我都有看到。当一名男子遇到这么美丽、尊贵的女子时,有幸受到她的青睐,却又不能回应她的厚爱,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让人惋惜的事情了!自从我离开登哈洛,骑向亡者之道时,哀伤和遗憾无时无刻不在我脑中盘旋,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会怎样对待自己。但是,伊欧墨,我认为,她对你的爱比对我的还要深;因为,她爱的是你的人;但对我,她所爱的只是一种象征、一种思绪,能够开创丰功伟业的希望,以及洛汗以外的遥远异国。”

“我或许有能力治好她的身体,将她从黑暗的深谷中唤回,但是,我不知道她醒来的时候会怎么样。是希望、原谅,还是绝望?如果是绝望,那么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她会死!唉!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她成为足以名留青史的女子了!”

“伊欧蒙德之女伊欧玟,醒来吧!你的敌人已经被你消灭了!”

她没有什么反应,呼吸变得更和缓,胸脯在白色床单下稳定起伏。亚拉冈再一次揉碎两片阿夕拉斯,丢入滚水中。接着,亚拉冈用这水按摩她的前额,和她冰冷、无法动弹的右手。

接着,不知是亚拉冈身上所隐藏的西方皇族力量,还是他对伊欧玟所说的话产生了影响;当药草甜美的香气充斥整个房间之后,众人似乎感觉到有一阵无比清新的微风从窗户吹进,似乎这是从雪山中飘出,从来没有被其他人呼吸过的新鲜空气。

“醒来,伊欧玟,洛汗的王女!”亚拉冈握住她的右手,感觉她的手逐渐变暖,似乎慢慢有了生气。“醒来!黑影已经离去,所有的黑暗都被冲走了!”然后,他将她的手放在伊欧墨手中,退了开来。“呼唤她!”他说,接着就无声无息地离开。

“伊欧玟!伊欧玟!”伊欧墨泪流满面地喊着,她真的醒过来了。

“伊欧墨!我真是太高兴了!他们还说你被杀了。不,那应该只是我脑中的声音。我昏迷了多久?”

“不久,妹妹,”伊欧墨说:“不要再多想了!”

“我好累喔!”她说:“我必须休息一下。告诉我,骠骑王最后怎么了?唉!别告诉我那是梦,我知道那是真实的。就像他预知的一样,他战死在沙场上。”

“他的确去世了,”伊欧墨说:“但是临死前,他交代我向比女儿还亲的伊欧玟告别,他现在被以最尊贵的礼节供奉在刚铎的要塞中。”

“这实在令人悲痛!”她说:“但是,在这乱世中,这也比我希望的结局要好上很多倍。当时,我还以为伊欧王族真的会沦落到在山野间牧羊。那名骠骑王的随从半身人呢?伊欧墨,你应该册封他为骠骑的成员,他真的好勇敢!”

“他就在附近,我会去找他的,”甘道夫说:“伊欧墨应该先留在这里。不过,在你恢复健康之前,不要再谈什么战争和悲伤的事情。看见你恢复体力、充满希望,真让人高兴!你真是个勇敢的女人!”

“恢复体力?”伊欧玟说:“或许吧!至少在骠骑中还有座骑可以让我骑乘,能让我四处征战的时候是这样。但充满希望?我就不知道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