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医院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梅里终于靠近米那斯提力斯已成废墟的城门时,他的双眼已经因为疲倦和泪水而变得迷蒙一片,他对四周残破的一切和杀戮的景象毫不在意。空气中充满了火场的气味,许多攻城的装置都被烧毁或是被推入着火的壕沟中,许多尸体也被用同样的方式处理。战场上到处都是南方巨兽的尸体,它们有些被烧死、有些被巨石砸死、有些则是被摩颂的精锐弓箭手射穿眼珠而死。大雨已经停了好一阵子,太阳开始露出脸来,但整个下城依旧笼罩在恶臭的烟雾中。

人们开始设法在残骸中清出一条道路来,几个人扛着担架从正门走出。他们小心将伊欧玟放在柔软的枕头上,用金色的布盖住国王的尸体;他们还拿着几支火把,火焰在阳光下显得相形失色,却被风吹得左右摇动。

希优顿和伊欧玟就这么进入刚铎的主城,所有遇见他们的人都脱帽敬礼;一行人穿越了焦黑的第一城,继续在石板路上前进。对梅里来说,他们彷佛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在走路,这是在噩梦中一场永无止尽的跋涉,人们不停地走着,最后只能面对晦暗的结局。

眼前的火把闪动一下,接着就熄灭了,他开始被黑暗包围。他想着:“这是通往墓穴的隧道,我们要永远待在这边了。”但是,在他的梦幻中突然闯进一个活生生的声音。朝霞

“哇,梅里!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抬起头,眼前的迷雾消失了一部分。那是皮聘!他们正面对面地站在一条小巷子里,除了两人之外没有别人。他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骠骑王呢?”他问:“还有伊欧玟呢?”话没说完,他就踉跄地坐倒在路旁的门廊上,开始号啕大哭。

“他们已经到要塞里面了,”皮聘说:“我想你一定是走到睡着,最后转错弯了。当我们发现你没跟着一起过来时,甘道夫派我来找你。可怜的梅里啊!我看到你真高兴!你看起来累坏了,我就先不吵你。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有没有受伤?或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梅里说:“好吧!我想应该没有。可是,皮聘,在我刺了他一剑之后,我就不能用我的右手了,我的宝剑好像冰块一样融化了。”

皮聘露出紧张的表情。“看来你最好赶快跟我来,”他说:“真希望我抱得动你,你不应该再走路了,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让你走过来,不过你也必须原谅他们。这里发生了那么多悲惨的事情,梅里,一名刚离开战场的霍比特人很容易就会被忽略。”

“被忽略不见得不好,”梅里说:“我不久前就被那──啊,唉,我不想说了。皮聘,扶我一把!我觉得眼前又变暗了,我的手臂好冷哪!”

“梅里小子,靠着我!”皮聘说:“来吧!一步一步,不远了。”

“你会厚葬我吗?”梅里问。

“不,当然不会!”皮聘试着强颜欢笑,但他的内心却十分担心。“不,我们要去医院。”

他们离开了那条在第四城的狭窄巷道,重新走回通往要塞的大路。他们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梅里摇摇晃晃,嘴里喃喃自语,似乎在梦游。

“我这样没办法把他带过去,”皮聘想着:“难道没人可以帮我了吗?我不能把他丢在这边。”就在此时,一名男孩跑了过来,他发现对方正是贝瑞贡的儿子伯几尔。

“嗨,伯几尔!”他大喊着:“你要去哪里?真高兴看你还活蹦乱跳的!”

“我替医生跑腿,”伯几尔说:“没时间聊天。”

“我不是找你聊天!”皮聘说:“请你通知上面,我身边有个霍比特人,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派里安。他刚从战场回来,我想他走不动了。如果米斯兰达在那边,他听到这消息会很高兴的。”伯几尔拔腿就跑。

“我最好在这边等,”皮聘自言自语道。他让梅里躺在阳光下,自己坐在旁边,把梅里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他温柔地按摩着梅里的四肢,紧握着朋友的手,梅里的右手相当冰冷。

不久后,甘道夫就亲自来找他们。他弯身察看梅里的情况,揉着他的眉心,然后小心地将他抱起。“他应该接受最隆重的礼节被送进城内,”他说:“他果然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如果爱隆不接受我的建议,你们两个都不会跟着远征队出发,今天的状况可能就不会如此了。”他叹了一口气说:“不过,这也算是我的责任,而这场战争也还没结束。”

最后,法拉墨、伊欧玟和梅里雅达克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众人十分细心地照顾他们。虽然在这个时候,古代的知识大都已经失传,但刚铎的医术依旧足以让他们感到自豪。刚铎的医生擅于治疗伤口和疼痛,以及海以东的人类会感染的所有疾病。除了年老之外,他们都治得好。他们找不到长寿的方法,事实上,他们的平均寿命大幅衰减,已经跟一般的人类没有多大差异;除了拥有纯粹血统的家族之外,能够超过一百岁依然硬朗的人已经很少了。此时,他们的医术正受到最严苛的挑战,有许多拥有同样症状的病患是他们医不好的,他们称这为黑影病,因为这种病源来自于戒灵。染上这种病的人会陷入深沉的睡梦中,然后全身冰冷,接着就药石罔效了。对于此地的医生来说,这名半身人和洛汗之女的病况已经属于棘手的后期。今天早上,他们两人在梦中发出呓语,众人仔细地听着,希望能从中找出他们受伤的原因。很快的,他们就陷入沉沉的睡梦中。当太阳西沉时,他们的面孔盖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法拉墨的高烧则是一直不退。

甘道夫关切地看着每一个人,众人听到每一句呓语都会跟他报告。随着外面战况的演变,人们的心情跟着浮动,但甘道夫依旧观察着三个人,不准备离开此地。最后,天空被夕阳染得一片血红,夕照从窗户外射进窗内,落在病人的脸上。周围的人以为自己看见他们的脸庞终于恢复了血色,然而这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最后,院中最年长的老妇人攸瑞丝看着法拉墨的脸孔,忍不住啜泣起来,她就像城里所有人一样敬爱法拉墨。她说:“唉!如果他死了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刚铎像古代一样由人皇治理就好了!古老的传说曾经记载:王之手乃医者之手。这样人们才能分辨谁是货真价实的统治者。”

站在旁边的甘道夫说话了:“攸瑞丝,人们不会忘记你说的话!因为你的话语带来了希望。或许人皇真的已经回到了刚铎,你没听说外面的情形吗?”

“我在这边根本忙到没空搭理那些吼叫声,”她回道:“我只希望这些杀人的恶鬼,不要来医院打扰这些病人!”

甘道夫急忙跑出去,天空的红光已经开始消退,彩霞也渐渐黯淡下来,暮色开始笼罩大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