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最后的争论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战后的第一天迎接众人的是一个美丽、晴朗的清晨,连风向似乎都改朝西方。勒苟拉斯和金雳很早起来,他们向守卫要求入城,因为他们急着想要见到梅里和皮聘。

“真高兴知道他们还活着!”金雳说:“因为这两个家伙,害我们在洛汗国的草原上追得死去活来,如果我们的努力全白费就太可惜了。”

精灵和矮人并肩走进米那斯提力斯,看见他们的人们都十分惊讶。勒苟拉斯俊美得超乎常人,他用清脆的声音吟唱着精灵美丽的歌谣;但金雳只是沉默地走在他身边,抚摸着胡子,打量着一切。

“这里的工匠真不错,”他看着墙壁说:“但也有一些缺憾,这些街道应该铺得更好一点。等到亚拉冈继承一切之后,我会自告奋勇的提供山中的石匠,我们会让这里成为居民自豪的地方。”

“他们需要更多的花园,”勒苟拉斯说:“这些屋子都死气沉沉,这里活生生的植物太少了,难怪大家心情这么沉重。如果亚拉冈继承这里,森林之民将会送来婉转的鸟儿,以及不会枯死的树木。”

最后,他们来到了印拉希尔王面前。勒苟拉斯打量了他片刻,深深一鞠躬,因为他看出来眼前的统治者确实拥有精灵血统。“大人!”他说:“宁若戴尔的居民已经极少离开罗瑞安的森林,不过,人们还是可以发现并非每个精灵都离开了安罗斯的港岸。”

“我家乡的传说也是这么说的,”印拉希尔说:“但我们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美丽的种族。在这战乱之中,我很惊讶竟然有荣幸见到你们。你有什么事情吗?”严歌苓芳华小说

“我是和米斯兰达一起离开伊姆拉崔的九人之一,”勒苟拉斯说:“这位矮人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同伴,我们是和亚拉冈大人一起来的。不过,现在我们想要见见老友梅里雅达克和皮瑞格林,据说他们就在这边。”

“他们就在医院,请容我带领两位过去,”印拉希尔说。

“大人,你只要派人带领我们过去就好了,”勒苟拉斯说:“因为亚拉冈也请我们送了这个消息给你──他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再度进城,但是各军的将领必须立刻召开会议,所以,他希望您和洛汗的伊欧墨能够尽快前往他的营帐,米斯兰达已经过去了。”

“我们会去的,”印拉希尔说,双方就这么告别了。

“他真是名不错的统治者和将领!”勒苟拉斯说:“如果刚铎在这日暮西山的时候,依旧还有这种人才,那它全盛时期的辉煌灿烂就不难想像了。”

“毫无疑问,那些做工比较精良的建筑都是最先建造的,”金雳说:“人类都是这样:他们在春天会遇到霜降,或在夏天遇到干旱,因此就没有办法发挥他们本来具备的潜力。”

“不过,他们却极少就此灭绝,”勒苟拉斯说:“他们的血脉往往会在废墟中消失,等待明年春天又从别的地方冒出新芽来,人类的成就会超越我们的,金雳。”

“不过,这一切都有可能因不久后的世局而化为乌有,”矮人回答。

“精灵们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勒苟拉斯说。

※       ※       ※

这时,王子的仆人正好前来带领两人前往医院,他们在那边的花园里见到了朋友,久别重逢自然是很令人高兴的事。他们边走边聊,把握这难得的安祥片刻,享受园内的美景和微风。当梅里觉得有些疲倦时,他们全都在城墙上坐了下来,背后则是医院翠绿的园圃;他们的南方是艳阳下波光粼粼的安都因大河,在勒苟拉斯的眼中,他甚至可以看见兰班宁和南伊西立安的风景。

其他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勒苟拉斯沉默下来,逆着光看着前方,注视那些沿大河飞近内陆的海鸟。

“你们看!”他大喊着:“是海鸥!没想到它们会飞到这么远的内陆来,这真是个奇景,但也让我内心有些不安。我这辈子从来没看过它们,在我们前往佩拉格之前;在那里,当我们准备登船作战时,我听到它们在空中鸣叫的声音。我当场呆立,完全忘记了中土世界的战争,因为它们的鸣叫声述说着大海的景象。大海!唉!我还没机会看看它,不过,每个精灵的心中都对大海有种向往,一被挑动起来就不可遏抑。啊!我希望自己没有看到那些海鸥,将来,光只躺在树下休息而已,将不能够满足我了。”

金雳说:“千万不要这么想!中土世界还有无数东西等你亲眼目睹,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如果所有美丽的人儿都上船出海,对那些留在人世间的生灵来说,这个世界就无聊多了。”

“不只无聊,而且还很乏味哪!”梅里说:“勒苟拉斯,你千万不能够出海,这世界上永远都会有大人或是小人,甚至是像金雳这么睿智的矮人需要你的,至少我希望这样。不过,我有种感觉,这场战争最糟糕的部分似乎还没到来。我真希望一切都赶快结束,能够有个好结局!”

“不要这么阴沉嘛!”皮聘大喊道:“阳光正灿烂,我们至少可以相聚个一两天,我想要听听你们的故事。说嘛,金雳!你和勒苟拉斯今天早上提起那场和神行客同行的旅程都快十几次了,但是你们啥也没说。”

“阳光或许依旧灿烂,”金雳说:“但旅程中有些经验是我不想再提的黑暗回忆。当时若我能知道未来会遭遇到什么,我很怀疑会有什么样的友谊能让我踏上亡者之道。”

皮聘说:“亡者之道?我听亚拉冈说过,不知这是什么?你可以再告诉我多一些吗?”

“我可不大愿意,”金雳说:“因为我在那条路上觉得非常羞愧。我,金雳,一向认为自己比人类更强悍、在地底比任何精灵更耐劳,但这次我两边都落空了。多亏亚拉冈的意志力,我才能继续走在那条路上。”

“也包括了对他的友谊吧,”勒苟拉斯说:“每个认识他的人,都会以自己的方法来敬爱他,即使是那骠骑国冷冰冰的美女也是一样。梅里,在你来到这里的那天一早,我们离开了登哈洛,那里的居民害怕到不敢目送我们离开,只有伊欧玟例外,她现在则是在医院里面调养身体。那场分离真让人难过,连我看到都觉得很不忍心。”

“唉!我当时只想到自己,”金雳说:“不!我不想再提那场旅程了。”

他沉默下来,但皮聘和梅里依旧吵着要听,最后勒苟拉斯拗不过两人,只好说道:“我可以安抚你们的好奇心,因为我并不觉得害怕。人类的亡灵对我来说十分的无力、脆弱,我没什么好怕的!”

很快的,他描述了在山下那段鬼魂肆虐的道路,以及在伊瑞奇的那场黑暗的聚会,以及在那之后两百七十九哩的绝命狂奔,这才抵达了安都因河上的佩拉格。“离开那黑石之后,我们头也不回地骑了四昼夜,直到第五天才终于抵达,”他说:“看哪!在魔多制造的黑暗中,我的希望之火反而越来越旺盛,因为在这一片幽暗中,亡灵大军的力量似乎越变越强,也越来越恐怖。有些人骑着马,有些人奔跑着,但同样都用惊人的高速移动。他们十分沉默,但眼中闪动着可怕的光芒,在拉密顿的高地上,他们追过了我们,将我们团团围住,如果不是亚拉冈下令,他们可能直接摆脱我们,扬长而去。”

“他一声令下,他们都退了回去。‘连人类的亡灵都服从他的命令,’我想:‘他们恐怕还会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我们日夜不分的奔驰,迎接我们的是没有曙光的清晨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们越过了西瑞尔河、瑞龙河,第三天我们来到了吉瑞尔河口的林何。拉密顿的战士们在该处和沿河上行的昂巴海盗以及哈拉德林人搏斗,不过,当我们大喊着亡者之王降临时,攻守双方全都四散奔逃,只有拉密顿的统治者安格柏有胆量迎接我们;亚拉冈请他集合部队,如果他们有胆量的话,会跟在我们后面前进。”

“‘在佩拉格,埃西铎的继承人会需要你的协助!’他说。”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吉瑞尔河,一路追赶魔多的盟军,然后,我们休息了片刻。不过,不久之后亚拉冈就站了起来,大声说:‘糟了!米那斯提力斯已经遭到攻击了,我担心它会在我们抵达之前陷落。’因此,我们天还没亮就立刻上马,催促马匹在兰班宁平原上全力奔驰。”

勒苟拉斯暂停下来,轻叹一口气,把目光转向南方,轻声唱道:

赛洛斯河、依鲁依河上银光闪耀

在那兰班宁的翠绿大地上!

绿草茂盛,在海风吹拂下

白色的百合摇晃,

锦葵和小金花的金钟在风中摇曳

在那兰班宁的翠绿大地上,

在海风吹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