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五章 宰相与人皇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王城中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众多的人们蜂拥前来王城,因为这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刚铎,从明瑞蒙、皮那斯杰林和远方的海边,所有能够抽身前来王城的人都尽快的赶来。美丽的女子和小孩也戴着许多花朵,再度回到王城中;从多尔安罗斯来了全大陆琴技最好的竖琴手,还有从兰班宁来的六弦琴、横笛、长号的乐手,以及声音清朗的歌手。

最后一天傍晚,从城上可以看见城外的帐篷,一整夜城中都灯火通明,人们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当太阳从东方的山中升起时,该处的阴影不再;全城所有的钟声齐鸣,全部的旗帜都迎风招展,净白塔上的宰相旗帜在阳光下银白赛雪,庄严的升起了最后一次。

西方众将领着部队朝向城中进发,人们看见他们秩序井然的行进,盔甲在太阳下闪着银光。他们来到了城门前,在距离城墙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虽然所有的门全都敝开,但在城的入口设下了一道屏障,穿着银黑色制服,拿着出鞘长剑的守卫站在那里。在那之前站着摄政王法拉墨,还有钥匙的看管者胡林,以及刚铎的其他将领;洛汗的王女伊欧玟领着元帅艾海姆和许多名骠骑,在大门的两边挤满了穿着各式各样衣服,手持鲜美花朵的人们。

在米那斯提力斯城墙前的通道,挤满了刚铎和洛汗的骑士,旁边则是围观的群众。穿着银灰色衣服的登丹人从部队中走出,众人纷纷安静下来,亚拉冈紧跟在后。他穿着镶银的黑色盔甲,披着一件纯白的披风,领口则是用精光闪耀的绿色宝石别上,但他的头上没有头盔,只有一枚用银练别在前额的宝石。他身边的是洛汗的伊欧墨、印拉希尔王、穿着白袍的甘道夫,以及让许多人大吃一惊的四名矮小身影。大主宰小说

“不,表妹!他们不是小孩,”攸瑞丝对从乡下赶来的亲戚说:“他们是派里亚纳,是从远方的半身人国度来的,据说他们是那里威名远播的王子。我早就该知道了,我曾经在医院照顾过一名,他们个子虽小,但都很勇敢。对啦,我跟你说喔,其中还有一名半身人,只带着随从就这么长驱直入那黑暗的国度,靠着自己的力量打败了黑暗魔君,烧掉了他的高塔,这真是难以相信哪!城里面都是这么说的。我猜应该就是那位和我们的精灵宝石走在一起的人,我听说他们是非常好的朋友。精灵宝石大人也真是个奇人,不过他说话可是不怎么留情的,但他有颗好心肠,而且他还有一双能医治人的手。‘王之手就是医者之手!’我说,他们是这样才发现的。还有米斯兰达,他对我说:‘攸瑞丝,人们将不会忘记你所说的话,’然后──”

但攸瑞丝并没有机会把她的话说完,因为那时号角声响起,人们再度静默下来。法拉墨和胡林从城门中走了出来,身后只有四名穿着要塞制服的男子,他们拿着一个巨大的拉比西隆树所打造的箱子,黑色的箱子镶着银边。

法拉墨走到亚拉冈面前,跪了下来。“刚铎的最后一任宰相,请您接收他的职权!”他递出一柄白色的权杖,亚拉冈收下权杖,又将它退了回来,说道:“你的任务还没结束,它将永远是你的,并且会由你的子孙继承,只要我的皇朝还存在一天,就会是如此!请收下你的权杖!”

法拉墨站直身,用清朗的声音宣布道:“刚铎的人们哪,请听这个国家的宰相宣布!注意!终于,我国的人皇归来了。这位是亚拉松之子亚拉冈、亚尔诺的登丹人首领、西方部队的总帅、北方之星的主人、重铸圣剑的持有者,他凯旋归来,双手医治人们的伤痛。他是精灵宝石,埃西铎之子瓦兰迪尔的直系后裔伊力萨,努曼诺尔之伊兰迪尔的血脉。他应该成为人皇,居住在王城中吗?”

所有的群众异口同声的大喊:好!

攸瑞丝对亲戚说了:“这只是我们的传统啦,因为他之前已经进来过了,他对我说───”她又被打断了,因为法拉墨再度开口:

“刚铎的人们,根据传统,人皇应该在他父亲死前从他的手中接过皇冠;但如果坚持如此,他必须要单身进入祖先的陵墓,从他的墓穴中取出皇冠。但是,既然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以宰相的职权从拉斯迪南拿出了最后一任人皇伊亚诺的皇冠,他是许多许多年前统治刚铎的皇室血脉。”

守卫们走向前,法拉墨打开箱子,拿出一顶古老的皇冠。那形状看起来和要塞守卫的头盔形状类似,只是它更华丽,是纯白色的,两边的翅膀是由白银和珍珠所镶成,模仿海鸟的翅膀,因为这是渡海而来的皇族象征,冠冕上镶着七枚钻石,在正中央则是一枚散发着火焰一般光芒的宝石。

亚拉冈收下皇冠,高举着它大喊道:

Et Erello Endorenna ut lien. Sinome maruvan ar Hildinyar tenn Ambar-metta!

这是当伊兰迪尔乘着风越过大海来到此地时所说的话:“我越过大海,来到了中土大陆,我和我的子嗣将居住此地,直到世界末日。”

让众人讶异的是,亚拉冈并没有将皇冠戴上,他反而将它递给法拉墨,并且说:“我是在许多人的努力和牺牲下才能重获这王位,为了感谢大家,我希望魔戒持有者能将皇冠递上,让米斯兰达替我戴上;希望他愿意这么做,因为他是在背后推动一切的功臣,这是他的胜利!”

佛罗多走向前,从法拉墨手中接过皇冠,并将它交给甘道夫;亚拉冈跪了下来,甘道夫将皇冠替亚拉冈戴上,并且大喊:“人皇统治的日子又再回来了,愿主神祝福你们!”

当亚拉冈再度起身时,人们都张口结舌的瞪着,因为,这似乎是他第一次现出真面目。他和远古的帝王一样高大,压过附近的所有人们,他看起来历尽风霜,但却正值壮年,脸上有着睿智,手中有着力量和医治人们的能力,他周身散放着光芒。法拉墨大喊着:“人皇驾到!”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号角齐鸣,伊力萨王走到门前,胡林将屏障推开;在悦耳的音乐声中,人皇穿越了遍地鲜花的街道,来到了要塞,直接走了进去。要塞顶端的肩塔展开了圣树和星辰的旗帜,人皇伊力萨的统治就此展开,将会有许多歌曲歌颂这伟大的一刻。

在他统治的期间,这座城市变得更为美丽,甚至超越了刚兴建时的雄伟;城中遍植树木和喷泉,大门是由秘银和钢铁铸造,街道上铺着白色的大理石。山中的子民努力工作,森林的子民欢欣鼓舞地来到这里,一切的创伤都被医治。屋子里充满了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笑语;不再有闲置的房屋和空旷的建筑,在第三纪元结束的年代里,这里保留了过去的记忆和荣光。

※       ※       ※

在人皇加冕之后的日子中,他在大殿中宣布了许多政令。使节从各地赶来,他们来自东方、南方,以及幽暗密林和西方的登兰德。人皇饶恕了那些投降的东方人,并且让他们自由离开,他和哈拉德的居民签订和约,魔多的奴隶也被释放,将内陆海诺南附近的土地赏赐给他们屯垦;许多人来到他面前接受表扬和战功的赏赐,最后,卫戍部队的队长,带着贝瑞贡前来接受审判。

人皇对贝瑞贡说:“贝瑞贡,在你的剑下,皇家的禁地洒上鲜血,而且,你也在未经准许的状况下离开了自己的岗位。在过去,这些罪名足以让你送命,因此,我必须宣布你的命运。”

“由于你在战争中的英勇,我饶恕你的一切罪名,更因为你是因敬爱法拉墨大人才会这样做。不过,你还是必须离开要塞的卫戍部队,离开米那斯提力斯。”

贝瑞贡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他受到重重一击,不禁低下头。但人皇又说了:

“因为,你将加入圣白部队,伊西立安王法拉墨的禁卫军,你将担任这部队的队长,并且居住在艾明亚南,终身效忠这位你牺牲生命拯救的君王!”

贝瑞贡在接受了人皇的大赦和判决之后觉得十分高兴,立刻跪下来亲吻他的手,心满意足地离开。亚拉冈将伊西立安赐给法拉墨,成为他的封地,请他居住在艾明亚南,在王城的视线范围中。

“因为,”他说:“魔窟谷的米那斯伊西尔应该彻底摧毁,虽然日后它将会恢复旧观,但人们会有许多年无法居住在该处。”

最后,亚拉冈和洛汗的伊欧墨互相拥抱,亚拉冈说:“我们之间没办法用那俗气的赏赐和给予来论断,因为我们是好兄弟。年少的伊欧从北方前来的正是时候,从来没有任何的联盟是这样受祝福的,也没有任何一方曾让另一方失望,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我们已经将留名青史的希优顿,暂时停灵在我们皇朝的陵墓中,如果你愿意,他会永远和我朝的统治者一起安息;或者,如果你觉得不妥,我们也可以送回洛汗,让他和子民们团聚。”

伊欧墨回答:“从我们在草原上相遇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十分的尊敬你,这敬爱将永不褪色。但是,我必须先回到自己的国度,有许多我必须重建、必须规划的。至于先王,当我们都准备好的时候,我们会回来迎接他的,就让他先在这里休息一阵吧。”

伊欧玟对法拉墨说:“我必须先回到我的国家,再看看它,并且协助我哥哥重建一切。等到我敬爱如父的那位回到国内之后,我会回到你身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