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众人别离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宴会结束之后,要离开的人们纷纷向伊欧墨王告别。亚拉冈和骑士们,以及罗瑞安和瑞文戴尔的子民都准备离开;但法拉墨和印拉希尔预备停留在伊多拉斯,亚玟也留了下来,她在此和兄弟们道别。他们两人在亚玟上次与父亲见面时都没看到他,因为他们两人走到山内,密谈了许久。三人这次一别,再也不曾见面。

最后,当大部分的客人都离开后,伊欧墨和伊欧玟来到梅里面前,他们说:“再会了,夏尔的梅里雅达克先生,骠骑的英雄!愿你迎向好运,我们随时都欢迎你回来!”

伊欧墨继续道:“单只是为了你在蒙登堡的英勇表现,古代的君王就会赏赐你满满一车的宝物,但是,你说你什么都不要,只要那赐给你的武器和盔甲。我勉强可以同意,因为我的确没有礼物可以配得上你的表现和勇气。但是,我妹妹请你收下这个,当作德海姆对你的纪念,让你可以听听骠骑国晨光降临时的号角声。”

伊欧玟送给梅里一个古老的号角,这号角体积虽然小,但却挂着美丽的绿色缎带,上面还刻画着策马奔驰的骑士,整个画面绕着号角一路来到尖端,同时也雕了许多拥有强大力量的符文。

“这是我们家族的传家宝,”伊欧玟说:“这是矮人打造的,从那巨龙史卡沙的宝库中找到的,年少伊欧将它从北方带来。任何在危机中吹响它的人,都可以让朋友心中充满喜悦、让敌人感到恐惧,所有听见的人都将来到他身边。”

梅里收下了这礼物,因为他无法拒绝对方的好意,他亲吻着伊欧玟的手,他们拥抱着他,三人暂时分别了。

宾客们准备妥当,上马前又饮了一杯美酒,在众人的欢送和友谊的祝福之下离开,不久之后来到了圣盔谷,他们在这里休息了两天。勒苟拉斯实践承诺,和金雳一同进入那闪耀的洞穴,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他沉默不语,他说只有金雳能够找到形容它们的话语。“在此之前,矮人从来无法在言语上取胜于精灵,”他说:“到时我们一定要去法贡森林好好逛逛,让我扳回一城!”

他们从深谷骑向艾辛格,发现树人正忙碌着,所有的岩石都被搬走了,里面的空地则被改造成一个满是兰花和树木的花园,一条小溪流穿其中。在正中央是一个清澈小湖,毫发无伤的欧散克塔依旧矗立其中,池水映照着它黑暗的表面。

旅人们在艾辛格曾经是城门的地方坐了一下,那边栽了两株像是卫兵一样的高大树木,也是通往欧散克的林荫大道起点。众人惊讶地看着眼前庞大的工程,但附近却都找不到任何的生物。接着,他们听见了呼姆,呼姆的声音,树胡大刺刺地走过来欢迎他们,快枝就在他身边。

“欢迎来到欧散克的树园!”他说:“我知道你们要来了,但我之前还在山谷里面工作,那边有好多事情要忙哪。我听说你们在南方和东方也没闲着,我听说的都是好消息,非常好的消息!”树胡赞美着他们的成就,似乎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注意,最后,他停了下来,仔细地看着甘道夫。

“呼,哇,”他说:“最后还是你最厉害,一切的努力都有了成果。你现在要去哪里?你又为什么来这里呢?”

“吾友,我是来看看你的工作进展如何,”甘道夫说:“并且感谢你们一切的付出。”

“呼姆,好啦,这样的确是很公平的,”树胡说:“树人的确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只是对付那个呼姆,住在这里的砍树人。那些布拉鲁,那些眼睛邪恶手黑腿弯心坏手爪肚臭嗜血的家伙,morimaite-sincahonda 呼姆,好啦,既然你们都是比较急躁的人,要说完他们的名字可能会令你们都受不了了;总之,就是这些该死的半兽人。他们越过大河,从北方过来,包围了整个罗瑞林多瑞安森林,但他们还是进不去,这都要感谢这边的两位伟大的朋友──”他向罗瑞安的两位统治者行礼。

“这些该死的家伙,却没想到我们会在沃德这边出现,因为他们之前没有听说过我们,以后也不会有多少半兽人会记得我们,因为我们也没放过多少,大河则是冲走了其中的大部分。不过,你们运气很不错,如果半兽人不是遇见我们,那草原之王就无法赶那么远,就算他赶到了,也可能变得无家可归。”

“我们都知道,”亚拉冈说:“伊多拉斯或是米那斯提力斯,都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即使对我来说,永远都是太久的一个字眼,”树胡说:“你的意思应该是说,只要你的王国还存在,就不会忘记我们。不过,我相信你的王国的确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连我们树人都会认为那是很久。”

“新的纪元开始了,”甘道夫说:“这个纪元中,人类这个种族或许会比你们要持久哪,法贡吾友。对了,说到这个,我交给你们的任务如何?萨鲁曼呢?他还没厌倦欧散克吗?我想他应该不会感谢你们替他整修了这庭园。”

树胡打量了甘道夫一阵子,梅里觉得几乎可以从他眼中看见他的机灵。“啊!”他说:“我想你会提到这个的。厌倦了欧散克?他最后真的非常厌倦了,但其实他厌倦的是我的声音,而不是那座高塔。呼姆!我好好的说了很长一段故事,至少,对你们的语言来说算是很长。”

“那他为什么会留下来听?你进入了欧散克吗?”甘道夫问道。

“呼姆,不,没有进去欧散克!”树胡说:“但他曾走到窗边聆听,因为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知道外面的消息。虽然他痛恨这状况的演变,但他还是非常想要听,我也知道他全都听进去了。而且,我也加了很多让他可以好好想的事情,他后来变得非常疲倦。他总是急急忙忙,这就是他的大缺点。”

“亲爱的法贡,我注意到,”甘道夫说:“你的说法都是在说过去,现在呢?他死了吗?”

“不,就我所知,他还没死,”树胡说:“但他已经离开了。是的,他离开七天了,是我让他走了,当他爬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成人形了;至于那个仆人,更是和野兽差不到哪里去。甘道夫,不要说教,我知道我答应过你要好好看管他,但那时状况不一样了,我一直看管着他,直到他不能为恶为止。你应该知道我最痛恨囚禁生灵,如果没有绝对的必要,我连这样的家伙都不愿意囚禁,没有毒牙的蛇,应该可以自由来去。”

“你或许说的没错,”甘道夫说:“但这毒蛇还剩一颗牙,那就是他的甜言蜜语。我想,在他知道你心中的弱点之后,他连你──树胡都说服了。好吧,他已经走了,没什么好说的!欧散克塔现在得回到人皇手中,虽然他或许不再需要这里。”

“这我们以后才会知道,”亚拉冈说:“但我会把这山谷赐给树人,随他们处置,只要他们愿意看守欧散克,不让人们未经同意而进入。”

“它锁上了,”树胡说:“我让萨鲁曼锁上它,并把钥匙交给我,现在钥匙在快枝身上。”

快枝像是遭遇强风吹拂的老树,一样弯下腰递给亚拉冈两把精雕细琢的黑色钥匙,中间由一个钢环固定住。

“我再度向两位道谢,”亚拉冈说:“我必须向两位道别了,愿你们的森林可以安祥的茁壮。当这座山谷变得拥挤时,山的西边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利用,你们以前也曾经在那边行走过。”

树胡的表情变得十分哀伤,“森林或许会茁壮,”他说:“树木或许能繁衍,但树人不会,我们没有小树人。”

“或许你们还是可以找到目标,”亚拉冈说:“许久以前就被封闭的东方,现在已经可以让你们自由来去了。”

树胡摇摇头:“太远了。这个年代那里已经有太多人类了。啊,我都忘记礼数了!或许你愿意在这边休息一下?有人想要通过法贡森林,抄近路回家吗?”他看着塞勒鹏和凯兰崔尔。

除了勒苟拉斯之外,每个人都说他们必须告辞,往南或是往西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