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众人别离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来吧,金雳!”勒苟拉斯说:“在法贡开恩之下,我们可以去拜访树人森林的深处,看看中土世界绝无仅有的美丽树木。你应该要遵守诺言和我一起来,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回到我们在幽暗密林和那之后的故乡。”金雳同意了,不过看来他并不是很情愿。

“魔戒远征队终于要真正解散了!”亚拉冈说:“我希望不久以后,你们会带着所承诺的人力回来协助我啊!”

“只要我们的王上同意,我们一定会来的,”金雳说:“再会了,我的好霍比特人!你们应该可以安全的回家,我就不须要成天为了你们的安危担心了。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想办法和你们联络,或许将来还有机会见面呢!但是,我想,这是我们全部人最后一次相聚了。”

树胡一个接着一个的向他们道别,他十分尊敬地对着凯勒鹏和凯兰崔尔鞠了三个躬。“我们真的很久很久没见过面了,A vanimar, vanim lion nostari!”他说:“真遗憾我们会在这样的结局下见面,世界再改变,我可以从大地、河水和空气的流动中感觉出来,我想我们应该不会有机会再见了。”朝霞阅读

凯勒鹏说:“我不知道,最年长的前辈!”凯兰崔尔却说:“不会在中土世界,就算沧海变桑田我们也不会再相见。但是,或许我们有天能够在塔沙瑞楠这是中土世界中最长寿的树木,它在精灵诞生之前就已出现,也将持续到永久。在这个纪元和以后的纪元中,人类称呼它们为柳树。的春日柳树林中相见。再会了!”

最后是梅里和皮聘和老树人道别的时候了,他看见两人显然觉得很高兴。“好啦,两位快乐的小朋友,”他说:“在你们离开之前,愿意再和我喝一杯吗?”

“当然愿意,”他们说。树胡将两人带到一株树下,两人看见此地已经安置好了一个巨大的石瓶,树胡装满了三碗,他们三人准备一饮而尽。但他那双奇异的眼睛,从碗边打量着两位小朋友,边说道:“小心点!小心点!”他说:“我看你们已经长大了不少啊!”三人笑着将碗里的饮料喝得一滴不剩。

“好啦,再见了!”他说:“但是,如果你听说了任何有关树妻的消息,一定要通知我们。”最后,他向所有的人挥手,走进树林中。

※       ※       ※

众人们用更快的速度奔驰,朝向洛汗隘口前进。就在皮聘好奇偷看了欧萨克晶石的地方,亚拉冈终于必须和他们分开。霍比特人觉得依依不舍,亚拉冈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大家曾经一起渡过了千山万水的旅程。

“我真希望我们可以弄到个晶石,好随时能看看朋友们,”皮聘说:“甚至还可以和他们聊天!”

“能用的晶石不多了,”亚拉冈回答道:“你们应该不会喜欢米那斯提力斯晶石的影像,而欧散克塔的晶石会在我手上保管,用来观看整个国度内发生的事情,以及他的部下在做些什么。皮瑞格林·图克,你可别忘记自己还是刚铎的骑士,我并没有命令你退休哪!你现在只是暂时停职,或许有一天我会再找你回来的。夏尔亲爱的朋友们,也不要忘记,我的国度也包括了北方,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接着,亚拉冈和凯勒鹏以及凯兰崔尔道别,女皇对他说:“精灵宝石,你经历了这么多的黑暗,终于能如愿以偿,好好把握这些日子吧!”

凯勒鹏说:“好兄弟,再会了!希望你的结局与我不同,你的珍宝能永远留在身边!”

众人就这样分别了,那时正好是落日,过了一阵子,当众人回头看着他们的时候,西方人皇骑着骏马,四周被他的骑士所包围。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让所有的盔甲反射着金红色的光芒,亚拉冈白色的披风也化成了火焰。最后,亚拉冈高举着绿色的宝石向众人道别,一道绿色的火焰从他的手中直冲天际。

※       ※       ※

很快的,人数逐渐减少的这支队伍,就沿着艾辛河往西通过了隘口,进入之后的荒地,然后他们往北走,越过登兰德的边境。登兰德人纷纷走避,因为他们很害怕精灵,虽然精灵们极少来到这个国度。一行人对他们的反应并不在意,因为这时队伍的人数依旧众多,不须要害怕任何的威胁。因此,他们随兴的走着,在方便的地方安置帐篷。

在他们和人皇分别的第六天时,他们穿越了一座森林,右手边就是那迷雾山脉。当他们再度来到平原时,在落日的光芒中遇见了一名拿着拐杖的老人,他穿着破烂的灰色衣物,看不太出来以前是否曾经是白色的。在他脚边则是另一个弯腰驼背、不停呻吟的乞丐。

“好个萨鲁曼!”甘道夫说:“你要去哪里?”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回答。“你还要指使我吗?还是我的堕落对你来说不够?”

“你知道答案的──”甘道夫说:“不想,不是。但是,我的努力都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重担已经由人皇接手。如果你在欧散克塔等他,他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作‘睿智’和‘宽宏大量’。”

“那我更应该赶快离开,”萨鲁曼说:“因为我根本不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东西。事实上,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正想办法离开他的国度。”

“这次你又走错方向了!”甘道夫说:“这样你是走不出去的。你还要拒绝我们的帮助吗?我们很乐意协助你。”

“我?”萨鲁曼说:“不,千万不要对我露出微笑!我宁愿你们对我皱眉。至于这位女皇,我不信任她,她一直痛恨我,和你们计划了我的末日。我想她一定是故意带你们经过这里,准备来好好嘲笑我的沦落。如果我早知道你们在后面,我绝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

“萨鲁曼,”凯兰崔尔说:“我们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任务,不须要浪费时间去找你。你应该认为自己运气还不错,因为你还有最后一次的机会。”

“如果这真的是最后一次的机会,我会觉得很高兴,”萨鲁曼说:“这样我以后就不用一直拒绝下去了。我的希望都已经消失了,但我宁愿这样,也不从你们身上分享,就算你们真的有,我也不在乎。”

他的眼中突然闪烁着光芒。“走吧!”他说:“我花了那么多时间研究史料并不是白费的,你们已经替自己画下了句点,你们自己也很清楚。当你们毁灭了我的居所时,同时也破坏了自己的家园;在我流浪的时候,光是想起这一点就让我心情好多了。这一回,会有什么船只可以载运你们通过那么宽的海洋?”他嘲笑道:“那将会是一船载满了鬼魂的灰船。”他哈哈大笑,但那声音沙哑而猥琐,让人感到作恶。

“起来吧,你这个白痴!”他对另外一名坐在地上的乞丐大喊着,并且用手杖痛打他。“转身!如果这些好人要走这方向,那我们就往另外一边走。快点,不然你今天晚餐就没有菜渣可以吃了!”

乞丐弯腰走过去,嘴里喃喃自语道:“可怜的葛力马!可怜的葛力马!老是被打,老是被骂。我好恨他!我好希望可以离开他!”

“那就走啊!”甘道夫说。

巧言只是用浑浊的双眼,恐惧地看了甘道夫一眼,然后就惊恐地躲到萨鲁曼身后。这两个潦倒的家伙慢慢走到霍比特人身边,萨鲁曼停下脚步,看着他们;但他们以同情的眼光回望着他。

“你们这些小朋友也是来嘲笑我的,对吧?”他说:“你们会关心乞丐缺少什么吗?你们吃饱喝足,穿着保暖的衣服,烟斗里面还有最棒的烟草。喔,我想到了!我知道那是从哪里来的。好心的诸位愿不愿意给乞丐一点烟草?”

“如果我有的话就好了,”佛罗多说。

“你可以拿我剩下的,”梅里说:“不过你得等一下。”他弯下腰检查鞍袋里面的东西。然后他递给萨鲁曼一个小皮囊。“收下吧,”他说:“这是从艾辛格的废墟里找到的,你尽管拿吧!”

“我的,我的,啊,这都是花大钱买来的!”萨鲁曼抓着皮囊大喊道:“这只是象征性的补偿,你们拿走了更多,我会记住的。不过,即使小偷只还给他一点点,乞丐还是必须心怀感激。哼哼,等你们回家,发现南区状况不多的时候就知道了,你们的故乡可能很久都不会有上等烟叶了!”

“谢谢你啊!”梅里说:“既然这样,那我就要把皮囊拿来回。那不是你的,又跟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你可以把烟叶用你自己的破布包起来。”

“你偷我的,我偷你的。”萨鲁曼转身背对梅里,踢了巧言一脚,走向森林。

“哼,是啊!”皮聘说:“这家伙果然天生是个小偷!你绑架我们、弄伤我们、派半兽人拖着我们穿越整个洛汗又怎么说?”

“啊!”山姆说:“他还说花大钱买怎么买到的?我不喜欢他说到南区时的口气。我们真的该回家了!”

“我也同意,”佛罗多说:“不过,如果我们要见比尔博,我们就不能再快了。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先去瑞文戴尔。”

“是啊,我想你最好先这么做,”甘道夫说:“萨鲁曼真是可惜啊!我想他可能没救了,他已经坏到骨子里了。不过,我还是不确定树胡是不是对的,我想,他还是可以玩些小把戏,做些坏勾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