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九章 灰港岸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春天的成果超乎他的想像,他的树开始蓬勃生长,彷佛时光快速的流逝,想要把一年当二十年来用。在宴会场的那块空地上,一株美丽的小树冒出头来:它拥有银色的树皮,在春天绽放出金黄的花朵,这真的是梅隆树,它也成为邻近一带的奇景。在之后的日子里,它越长越美丽,四面八方的人们都不远千里而来欣赏它:这是山脉以西、大海以东唯一的一株梅隆树,而且也是生长得最好的一株。

整体来说,一四二○年对夏尔是丰收的一年,不只风调雨顺,还有更棒的:一种丰饶、生长的气氛,一种超越平常夏日的美丽光辉。那年出生了很多的小孩,而且每个都英俊、美丽而强壮,大多数都拥有丰美的金色头发,这之前在霍比特人之间相当的少见。水果产量极丰,那年的小孩几乎都沐浴在草莓和乳酪之中,他们会坐在李子树下狂吃,堆叠出石头金字塔,然后他们会继续往下一棵树前进。没有人生病,每个人都快快乐乐,只有要割草的人有些抱怨而已。

在南区的烟叶田又重新开始耕种,而所产的烟叶也醇厚得让人惊讶,收割时,到处盛产的玉米几乎把谷仓给塞爆了。北区的酿酒业也成果丰硕,一四二○年份酿造的酒,甚至成了人们评估好酒的基准。事实上,十年之后,如果有人来到此地的酒吧,经常会看见辛勤工作之后的老爹们畅饮一大杯的麦酒,然后豪气的说:“啊!这可真是二○年的好酒啊!”

山姆一开始和佛罗多停留在卡顿家,但当新边路盖好之后,他和老爹一起搬了过去,除了其他繁琐的工作之外,他还负责清洁和修复袋底洞;不过,他也经常离开夏尔,去野外执行植树的工作。因此,三月初的那天他并不在家,也不知道佛罗多觉得身体不舒服。那个月的十三号,农夫卡顿发现佛罗多躺在床上,他紧抓着胸前的一个白色宝石,似乎在半梦半醒之间。

“它永远消逝了,”他说:“一切都只剩下黑暗和空无。”

但那症状很快就过去了,当山姆在二十五号回来时,佛罗多已经恢复正常,不愿意多谈。在此同时,袋底洞已经安置妥当,梅里和皮聘从溪谷地把所有的旧家具都搬了回来,这里很快就恢复了旧观。

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佛罗多问道:“山姆,你什么时候要和我一起搬进去?”

山姆看起来有点尴尬。

“如果你不想的话,暂时也不急,”佛罗多说:“但你知道老爹就在附近,寡妇伦波会好好照顾他的。”

“不是因为那个,佛罗多先生,”山姆说,他的脸胀得非常红。

“那到底是什么?”

“是小玫。小玫·卡顿。”山姆说:“她似乎不太喜欢我东奔西跑,但由于我没开口,她也没说什么。我没开口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有工作要做,但是,我不久前开了口,她说:‘好啦,你都浪费一年了,干嘛再等呢?’‘浪费?’我说:‘我可不这么觉得。’不过,我还是懂她的意思,我觉得很为难哪!”

“我明白了,”佛罗多说:“你想要结婚,但是你又想要和我一起住在袋底洞?亲爱的山姆哪,这很简单呀!赶快结婚,和小玫一起搬进来,你生多少孩子袋底洞都装得下。”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山姆·詹吉和小玫·卡顿在一四二○年的春天结婚了(这年也因婚礼超多而著名),他们一起搬进了袋底洞。山姆认为自己很幸运,但佛罗多觉得自己更幸运,因为整个夏尔没有人比他受到更周详的照顾。当一切的复原工作都安排妥当、开始进行之后,他开始静静的写文章,整理一大堆的笔记。他在夏至时的嘉年华请辞了副市长的职务,可爱的小脚市长又继续主持了七年的宴会。

梅里和皮聘一起在溪谷地住了一段时间,雄鹿地和袋底洞之间的往来变得相当频繁。这两名年轻的冒险家在夏尔因他们的歌声、故事、华丽的服装以及丰盛的宴会而大受欢迎。人们会说他们很气派,光是看着他们穿着盔甲和精光闪耀的盾牌骑马、唱着远方的歌谣,众人就会觉得十分的感动。虽然他们现在看起来又高大、又威严,但其实作风并没有改变,只是他们话说得更好听、比以前变得更愉快。

佛罗多和山姆则是恢复了原来的作息,只是,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披起长长的灰斗篷,领间别着美丽的领针。佛罗多先生总是会在脖子上挂着一枚白宝石,他经常会无意识的拨弄着它。

一切都十分上轨道了,人们只觉得世局会越来越好,山姆依然不停的忙碌,满心欢喜,过着对霍比特人来说再好不过的生活。对他来说,这一年完美无缺,只有主人的一些不安让他有些担心。佛罗多几乎已经退出了夏尔的一切公开活动,山姆很难过的发现,他的主人在这个国度中是如此的默默无闻。没有多少人了解、或是想要知道他的冒险和成就;他们的崇拜和尊敬,几乎全献给了梅里雅达克先生和皮瑞格林先生以及(如果山姆知道的话)他自己。在这个秋天,又有一些过去回忆中的阴影再度浮现。

“佛罗多先生,怎么搞的?”山姆问。

“我受过伤,”他回答:“这伤口永远不会真正痊愈。”

他站起身,这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第二天他又恢复了正常。稍后,山姆才想起来那是十月六日,两年前在风云顶遇上黑暗魔爪的日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