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内线消息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他踉跄地从洞穴中走出来,倒在草地上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傍晚了。矮人们立刻弄醒他,医治他身上的烫伤;他后脑和脚上的毛发都被烧焦了,过了很久才长出来。在这段时间中,他的朋友尽力试图鼓舞他,他们还急着想要从他口中知道这段故事,特别是有关恶龙为什么会发出那么巨大的声音,以及比尔博是怎么逃出来的过程。

可是,霍比特人觉得相当担心和不安,他们也很难从他口中套出任何东西来。仔细地思考过之后,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对恶龙透露那么多的事情,因此也实在不太愿意旧话重提。那只黑鸟依旧栖息在旁边的岩石上,侧着脑袋倾听着他们所有的对话内容。比尔博的心情实在很糟,他甚至对着黑鸟丢出石头,只是,对方躲开之后又飞了回来。

“该死的鸟!”比尔博生气地说:“我认为它在偷听,我不喜欢它的长相。”

“别管它了!”索林说。“这种黑鸟是相当友好和善良的鸟,这也是只非常年长的黑鸟,它可能是居住在这边的长寿的魔法鸟类最后子嗣了。那些黑鸟曾经被我的祖父和父亲所驯养,这只可能就是当年的其中一只,搞不好都已经活了几百岁了。河谷镇的人类以前曾听得懂它们的语言,利用它们来和长湖边的人类传递讯息。”

“好吧,如果这是它的工作,那它就会有消息可以带回长湖镇了,”比尔博说:“不过,到时可能不会有任何活人能听黑鸟的鸣叫了!”朝霞

“到底怎么一回事?”矮人着急地问:“快点说啦!”

比尔博就把所有还记得的部分都告诉了矮人了,他承认自己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认为恶龙从他的谜语和小马以及营地中,已经推测出太多线索。“我想它一定已经猜出来我们是从长湖

镇来的,那边有人协助过我们。我很担心,它接下来一步会是去扫荡那边。我真希望当时没有提到什么骑桶者,在这一带连只兔子都会猜到这和人类有关。”

“好吧,算了吧!过去的就算了吧,和恶龙交谈很难不说漏嘴的,”巴林急着想要安慰他:“如果你问我,我觉得你做得非常好。你至少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情报,而且还活着回来了,和史矛革谈过话的人恐怕没有多少人有这种经验。至少,我们知道了这只老龙的钻石背心上有一个缺口。”

众人的话题也跟着改变,他们全都开始研讨传说、历史记载中的屠龙方法,以及各种各样的突刺、穿刺和横砍的效果,曾经开发出来过的技巧、装置和计策。一般来说,众人都认为要趁着熟睡时偷袭恶龙并没有那么简单,可能还比光明正大的展开攻击更容易遭到不测。

※       ※       ※

在此同时,那只黑鸟都一直专注地听着,直到天上星辰开始展露光芒,它才无声无息地振翅飞走。他们不停的谈着,比尔博也变得越来越担心,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深。

最后,他打断了众人的对话:“我们在这边非常不安全,”他说:“最好不要继续留在这里。恶龙已经把所有的绿地都给烧焦了,晚上气温也比较低,不应该待在外面;我有种感觉,这里一定会再受到攻击。史矛革知道我是从哪里进入他的洞穴,它也猜得到出口会在什么地方,如果有必要的话,它会把这一带全都炸平来阻止我们。如果我们被碎石给埋在里面,它也不觉得丝毫可惜的。”

“巴金斯先生,你太悲观了啦!”索林说:“如果它这么想要把我们关在外面,那为什么它还没封闭那边的出口?如果它真的这样做了,我们早就该听到声音了。”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可能它只是想要先把我们骗出来,或者准备等到今晚狩猎后再来,也有可能它不想要弄坏卧室的布置。我都不确定,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和我争辩了。史矛革随时都可能会来,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躲进隧道里面,把门关起来!”

他非常地坚持,最后矮人还是照做了,只是,他们认为不该那么快把门关起来,因为,这风险太大了,没有人知道从里面到底还能不能够把门打开。况且,被困在一个只通往龙穴出口的隧道中,实在不是个让人很放心的状况,除此之外,外面的一切看来都非常平静。因此,他们就坐在离门不远的地方,看着半开的门,继续随口聊天。

他们聊到了恶龙所说的挑拨离间的话。比尔博真希望自己从来没听过这些话,或者可以相信矮人这回的说法。他们声称,真的也完全没有想到夺回宝藏之后要怎么办。“我们知道这是场非常大的赌注,”索林说:“我们现在还是这么想。我依旧认为,等我们拿到宝藏之后,就会有时间考虑该怎么运走的问题。至于你的部分,巴金斯先生,我对你保证,由于我们对你的感激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因此我们会让你自己选择属于你的那一份。如果运送那部分让你感到困扰,我向你致歉。我知道到时一定会遇到很大的困难,我们走过的地方事实上只会变得更危险。不过,我答应你,一定会尽全力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替你分摊运送的费用的!相不相信随便你!”

接着,大伙又聊到了那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以及索林和巴林对于它的记忆。替伟大的国王布拉多辛(早就过世许久了)的部队所打造的长枪,每柄长枪都拥有三次锻造的枪尖,柄上则是镶着精雕细琢的黄金,但这些武器来不及运出去,也没有收到对方的付费。还有替早已亡故的战士打造的盾牌、索尔双手持用的巨大金杯,上面经过巧匠雕琢,虫鱼鸟兽的眼睛都镶着宝石、工匠苦心锻造的锁子甲,镀上纯银,刀枪不入……河谷镇之王吉瑞安的项练,是用五百颗如同青草一般翠绿的翡翠所接合的;他用这项练换取了替他的长子量身打造的锁子甲,那是由纯银打造,每一个环都是由手工接合,更经过矮人的特殊处理,让它拥有三层钢铁同样的硬度。不过,在这其中最美丽的,则是一枚巨大的白色宝石,这是矮人在山脉底下所挖掘到的,这是山之心,又被称作索恩的家传宝钻。

“家传宝钻!家传宝钻!”索林在黑暗中支着下巴,像梦呓般地呢喃道:“那像是一颗拥有千万个面相的圆球,在火光下发出银色的光芒,如同反射阳光的湖水一般,好似星辰底下的积雪或是月光下的雨滴!”

不过,比尔博已经对那堆积如山的宝物免疫了。在他们的交谈中,比尔博的心思已经飞到别的地方去,他的一半心思花在倾听门外的任何异响,另一半则是用来监听门内除了矮人话声之外的任何骚动。

黑暗变得越来越浓重,他越来越不安。“关上门!”他恳求着大家:“我已经怕死了恶龙,这种沉寂比昨天晚上的喧闹还要可怕。快关上门,不然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声音中的恐惧让矮人也有了同样不安的感觉,索林缓缓地摆脱对财宝的幻想,站起来踢开了挡住门的石头,然后他们用力一推,门就喀达一声关上了。门内没有任何钥匙孔的痕迹,他们被困在山里面了!

他们的运气相当不错,他们没走多远,山脉的这一边,就彷佛被巨人的大锤用力击中一般;岩石不停地晃动,山壁龟裂,洞顶落下许多的碎石。如果门没有关起来会是什么样子,我可不敢想。他们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朝着隧道更里面奔跑,同时还可以听见门外传来史矛革愤怒的吼声。它将岩石击碎成为粉末,用巨大的龙尾扫荡这座山壁和整个悬崖。到了最后,那个山坳、狭窄的山脊、爬满了蜗牛的山壁,全都在恶龙的愤怒下化成碎屑,巨大的山崩也跟着掩埋了底下的山谷。

史矛革之前一声不响地离开了洞穴,悄悄飞上夜空,像是乌鸦一般盘旋在天上,乘着风滑翔向山脉的西边,希望能够藉着奇袭抓住这些家伙,同时也看看小偷们到底用的是什么路径。刚刚的天摇地动,就是因为它来到了可疑的出口,却失望地什么都没发现,一气之下发泄的怒气。

在那之后,它觉得既然已经宣泄胸中的怒气,就不要再浪费时间在这边,它还有别的复仇计划要进行。“骑桶勇者!”他轻蔑地说:“毫无疑问的,你的足迹是从河边一路过来的。我没闻过你的味道,但就算你不是湖边人类的一份子,他们也曾经帮助过你。现在,他们该看看我的真身,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山下之王!”

它从烈焰中飞起,往南朝向奔流河飞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