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内线消息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听着,小偷!我闻到了你,可以感觉到你的味道。我听见了你的呼吸。来吧!尽管拿,有很多可以随你拿!”

比尔博对恶龙的了解还没有浅薄到这个地步,如果史矛革希望用这种方法骗他下来,那么它只有失望了。“不,谢啦,大尾的史矛革先生!”他回答道:“我来这边不是拿礼物的,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证明一下你是否如同传说中的一样伟大,我实在不相信传说里面的描述。”

“那现在呢?”恶龙有些受宠若惊地说,但它也不会笨到相信对方说的任何话。

“喔,凶兽中最伟大最尊贵的史矛革大人,那些歌曲和传说根本不及真相的万分之一啊!”比尔博回答道。

“以一个小偷和骗子来说,你倒蛮有礼貌的!”恶龙说:“你似乎对我很熟悉,但我以前没有闻过你的味道,请容我询问你的来历和名号,可以吗?”

“你当然可以罗!我是从山下来的,我的道路穿过山脉,越过山丘。我还会在空中飞翔,我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人。”

“我相信,”史矛革说:“但这恐怕不是你平常用的名号吧!”

“我是调查者、切断蛛网的人、带有尖刺的苍蝇,我获选是为了凑足幸运数字。”

“这名字真可爱!”恶龙轻蔑地说:“但幸运数字不见得每次都管用。”

“我是将朋友活埋、丢进水里,又让他们从水中活生生离开的人;我是从袋子的底端来的,但从来没被袋子套上过。”

“这听起来不怎么样!”史矛革嘲讽道。

“我是熊之友、鹰之客,我是赢得戒指和持有好运的人,我也是骑桶的勇者。”比尔博觉得自己这种打哑谜的过程很好玩,因此继续说下去。

“这好多了!”史矛革说:“不过,别让你的想像力冲过头了!”

※       ※       ※

这就是恶龙说话的方式,一般来说,如果你不想要说出你真正的名字(这是聪明的作法),也不想要无礼地直接拒绝他们(这也非常的聪明),通常都必须这样子说话,没有任何的恶龙,可以拒绝打哑谜和浪费时间弄清楚内容的这种诱惑。史矛革对于比尔博所说的话有一大部分不明白(不过,由于你对于比尔博的冒险非常了解,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他指的是哪些历险过程),这次它认为自己已经了解得够多了,因此开始在内心窃笑。

“我昨晚就猜到了!”他窃笑着想:“这一定是湖上的人类,就是那些卖桶子的可怜家伙弄出来的计策,不然我就是条蜥蜴了!我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这情况应该很快就会改变!”

“好极了,骑桶的勇者!”它大声说:“或许桶子是你座骑的名字,或许不是,或许你来无影去无踪,但你绝对不可能徒步走过来。让我告诉你吧,我昨天晚上吃了六只小马,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吃掉。为了回报你提供给我这顿饱餐,我愿意给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和矮人打交道!”

“矮人!”比尔博假装十分惊讶地说。

“不要装了!”史矛革说:“我很清楚矮人的味道,没有人比我更在行。我如果吃了矮人骑过的小马,我就一定会知道的!如果你老是和这些家伙打交道,最后一定会很凄惨的。骑桶的小偷啊,我不介意你回去告诉他们,这是我说的。”不过,他并没有告诉比尔博其中有种味道是他从未体验过的──霍比特人的味道;这让他十分担忧,感到相当地惊惧不定。

“我想昨天晚上的那个金杯,让你赚了不少吧?”他继续道:“说嘛,是不是?哈,原来什么都没有!哼,这就是他们的风格。我想他们一定是在外面安全地躲着,由你来做那危险的工作,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东西偷拿走。这都是替他们卖命的,对吧?你会分到一大票?你还真的相信哪!你能够保住狗命就要偷笑了!”

比尔博现在开始觉得很不安了,每当史矛革的眼睛搜寻着阴影,或是扫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浑身发抖,有种难以想像的冲动会压过他的理智,让他想要冲出去,告诉史矛革真相。事实上,他已经陷入了被恶龙魔法攫住的危险边缘,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大声说道:“喔,伟大的史矛革,你并不知道真相,单是黄金,并不足以收买我们。”

“哈!哈!你承认了是‘我们’,”史矛革大笑着说:“幸运数字先生,为什么你不就堂堂正正地说‘我们十四个人’呢?我很高兴知道,你们除了打我黄金的主意之外还有其他的任务,这样子一来,或许你们不会让时间全都浪费掉。”

“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经想过,就算你可以花上一百多年,一点一点的偷走我的黄金,你也跑不了多远!躲在山边一点用也没有,躲在森林里面就行吗?哈哈哈!你难道从来没想过吗?我想大概要十四个人分吧,契约多半是这样写的,对吧?运送的成本呢?车辆费用呢?武装护卫和规费呢?”史矛革哈哈大笑。他十分工于心计,擅长玩弄人心,他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不过,他怀疑在背后操纵一切的是长湖边的人类,他们准备到时把一切的财宝,运送到在他年轻时被称作伊斯加的那个湖上聚落。

你可能很难相信,但可怜的比尔博真的被这些问题问得手忙脚乱。截至目前为止,他所有的心力全都集中在如何到达孤山,如何找到密门;他根本没有花过任何时间考虑怎么运走宝藏,当然更别提分给他的东西怎么运回小丘下的袋底洞了。

他的心中开始起了疑心:这些矮人是否也忘记了这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他们从头根本就计划好了?这就是恶龙的话语对于缺乏经验的人会有的影响力。比尔博的确是应该更小心一点,但史矛革的说服力强大得难以抗拒。

“我告诉你,”他试图继续相信自己的朋友,不让自己泄气:“黄金只是我们额外的收获而已。我们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是为了复仇。喔,拥有无比财富的史矛革啊,你一定已经意识到在你如此伟大的成就之下,树立了无数的敌人吧?”

史矛革发出真正的笑声,这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比尔博摔倒在地上,远处的矮人们吓得抱在一起,开始幻想霍比特人是否已经遭遇到不幸。

“复仇!”他哼了一声,眼中的红光将整个厅堂笼罩在血红色的光芒下。“复仇!山下国王已经死了那么久,他的后代有谁胆敢复仇?河谷镇的吉瑞安领主已经死了,我把他的子民当做点心来果腹,他的子子孙孙有哪一个人敢靠近我?我要杀就杀,要吃就吃,没有人敢阻挡我。我杀死了古代万夫莫敌的勇士,现在的战士和他们相比不过是软弱的老鼠。那时,我还年轻,心肠还很软;现在,我已经拥有无数年月的智慧,和无比强大的力量。阴影中的小偷!”他吹嘘道:“我的鳞甲如同十层重叠的钢盾,尖牙如同长剑,利爪如同枪戟,我的尾巴轻轻一挥,凡人就如遭雷击,我的翅膀稍稍一煽,天地间就飞沙走石,我的呼吸就足以带来死亡!”

“我从以前就知道,”比尔博害怕得声音发抖:“恶龙的肉体其实很柔软,特别是在那──呃──胸口的部分,不过,像是您这般刀枪不入的伟大生物,一定早已想到了这一点。”

恶龙突然停止了夸耀的喧哗。“你的情报早已过时了,”他恼怒地说:“我全身上下都是如钢铁般的鳞甲和宝石,没有任何刀刃可以伤到我。”

“我早就该猜到了,”比尔博说:“上天下地,都找不到能够和所向无敌的史矛革大王相比的敌手,您穿着的那件钻石短外套,可真是美丽啊!”

“是的,这的确是少见的宝物,”史矛革感到相当的自满,他并不知道霍比特人之前已经看过了他的前胸,这次他为了某种原因,想要再度确认一下。恶龙翻过身来。“你看!”他说:“你觉得怎么样?”

“真是无比的耀眼!太完美了!毫无缺点!让人瞠目结舌啊!”比尔博大声地说,但他心里其实想的是:“老蠢蛋!它的左胸上有块空隙,就像是壳破掉的蜗牛一样脆弱!”

在确认了这一切之后,巴金斯先生只想要赶快溜走。“好吧,我想我不能够再打搅大人您的休息了,”他说:“或是浪费您的时间。小马一定不好抓吧,飞贼也是一样!”他话一说完,就立刻跑回隧道中。

这最后的一句话可真是触怒了史矛革,它立刻吐出了高热的火焰,飞快地冲到洞口。虽然比尔博已经拔足狂奔,但他的速度还是无法彻底的摆脱史矛革。史矛革将大脑袋塞进洞口,幸好它的整个头和下巴无法完全挤进来,但它的鼻孔还是喷出了烈焰和高热的蒸气来攻击敌人。可怜的比尔博在黑暗中不要命地飞奔,差点就命丧在隧道里。他之前还对于自己的应对进退感到相当的满意,不过,最后的一句话让他险些命丧黄泉。

“你这个笨蛋,永远不要取笑活的恶龙!”他对自己说,这稍后成了他的口头禅,也变成了一句谚语。“你的冒险还没结束,”他说,这也的确没错。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