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热情的欢迎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木筏出现的时候,镇内就划出了许多的小船,来人向划木筏的人们打招呼。然后,他们抛出绳索,努力划桨,把木筏拉离水流,停靠在长湖镇的小港湾中。它就停靠在距离大桥不远的地方,很快的,南方的人们将会过来取回这些桶子,并且将其中装满了运来的货物,并且再送回到木精灵的家乡去;同时,桶子就会留在那边,让划船的人和精灵前往镇中饮酒作乐。

如果他们知道在黑夜降临之后,岸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一定会感到相当的惊讶。比尔博割开了一个桶子,并且将它推上岸来。桶子打开之后,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看来十分凄惨的矮人。他的胡间挂着稻草,不只如此,他浑身酸痛、满是瘀青,差点连走到岸边躺下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看起来又累又饿,好像是一星期没人喂的丧家犬一样。这位是索林,但你只能从他的黄金项练、满是乌迹的天蓝色兜帽和破烂的银流苏中猜出来。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勉强用比较礼貌的态度对待霍比特人。

“你究竟是死是活?”比尔博相当不客气地问。他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至少比矮人们多吃了一顿,而且还有机会活动四肢和自由的呼吸空气。“你是不是已经逃出监狱了?如果你想要吃东西,如果你想要继续你那个愚蠢的冒险──请容我提醒你,那是你的冒险,可不是我的!那么就赶快活动一下手臂、按摩你的双腿,帮忙我把其他人放出来!”魔戒小说

索林当然明白,因此,在多哀嚎了几声之后,他爬了起来,尽可能地帮忙霍比特人。在这一团黑暗的及膝湖水中,要找到正确的桶子相当的困难。他们又敲又打的,最后只找到了六名还有力气回应的矮人。当他们被救出来之后,也都是一样怨天尤人地坐在岸边哀嚎,一时间很难体会重获自由的喜悦,当然更别提对比尔博的感谢了。

德瓦林和巴林是两个状况最糟糕的家伙,请他们帮忙一点用也没有;毕佛和波佛状况好一点,但他们躺在地上耍赖不愿意动手;至于奇力和菲力,他们年纪比较轻,又被塞在比较小、稻草比较多的桶子里面,因此脸上还或多或少的挂着笑容,瘀青也没那么多,酸麻的四肢也很快恢复了。

“希望我永远不要再闻到苹果了!”菲力说:“我的桶子里面全是那股味道,而且,同时你还无法动弹,肚子饿得发慌。现在不管是什么东西,我都可以连吃好几个小时,就是苹果例外!”

在菲力和奇力的帮助之下,索林和比尔博终于找到了所有的同伴,并且将他们救了出来。可怜的胖庞伯不是睡着了,就是昏了过去。朵力、诺力、欧立、欧音和葛罗音都喝了不少的水,看起来半死不活。他们是被一个接一个地抱到岸上,浑身无力横躺在那边休息。

“哇!终于到了!”索林说:“我想我们该感谢巴金斯先生和天上星星的保佑。我想这是他所应得的,只是我私底下希望他能够安排更舒服一点的旅程。即使如此,巴金斯先生,我们又再度欠你人情了。在我们吃饱喝足之后,相信我们会更感激你的。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建议去长湖镇,”比尔博说:“不然还能怎么办?”

的确,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因此,索林、菲力、奇力和比尔博就沿着河岸走到大桥边。桥头有安排守卫,但他们其实相当的松懈,因为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机会让他们施展身手。除了偶尔有关运输费的争议之外,他们和木精灵其实算是盟友。其他的人类都居住在很远的地方,镇上有些年轻人根本不相信山中有恶龙,甚至会嘲笑那些声称年轻时看过恶龙飞翔的老家伙。难怪守卫们会忙着在小屋内烤火喝酒,根本没听见矮人上岸和四人靠近的声音。当他们发现索林·橡木盾走进门内来的时候,守卫们更是露出惊骇莫名的表情。

“你们是谁,想要什么?”他们立刻跳了起来,伸手去拿武器。

“我是索尔之子、索恩之子索林,山下之王!”矮人大声地说。虽然他衣着破烂,但他的气势依旧让人信服。他的腰间和脖子上都挂着闪耀的黄金,双眼幽黑深邃。“我回来了。我希望能见见你们的镇长!”

一时间众人都变得非常兴奋,有些比较笨的家伙立刻跑出屋外,似乎以为山中马上会流出黄金、湖泊会立刻化为金色。守卫的队长走了过来。

“这几位是?”他指着菲力、奇力和比尔博问道。

“是我的外甥们,”索林回答:“菲力和奇力是杜灵的子民,巴金斯先生是和我们一起从西方来的伙伴。”

“如果你们是为了和平的目的而来,请放下武器!”队长说。

“我们根本没有武器,”索林回答。这也是真的,他们的小刀都被木精灵收走了。连那把兽咬剑也不例外。比尔博的短剑则是像平常一样藏在袖子里面,他也不准备多说什么。“如同预言一般,来拜访你们的人是不需要武器的,我们也没办法和这么多人为敌。带我们去见你们的首领!”

“他正在用餐,”队长说。

“那你们就更该带我们去找他了!”菲力对于这一切已经觉得不耐烦了。“我们在经历了许多磨难之后已经又饿又累,伙伴也有受伤的。赶快带我们过去,不要再浪费时间说话了,否则你们的首领追究起来,你就要负全责。”

“那就跟我来吧,”队长带着六名部下,护送着他们走过大桥和镇门,来到市集所在的地方。这是圈被城镇所包围的宁静水面,附近建造着许多高大的屋子,还有许多阶梯通往中间的水面。其中一栋大屋内传来喧闹的声音和温暖的火光。他们通过大门,眨着眼睛,看着里面挤满人群的景象。

“我是索尔之子索恩之子索林,山下之王!我回来了!”在队长来得及开口之前,索林扯开嗓门大喊道。

全部的人都跳了起来。镇长甚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但是,最惊讶的还是划着木筏过来的精灵们。他们挤到镇长的桌边,急迫地说道:

“这些是从我们国王手中逃出来的犯人。四处骚扰我们同胞、在森林里面鬼鬼祟祟的矮人逃犯,不会有什么好意的!”

“这是真的吗?”镇长问道。事实上,镇长自己也觉得这个说法比较真实。就算真的有什么山下国王,眼前的人也让他很难联想在一起。

“在我们回到故乡之前,我们的确是被精灵王国莫名其妙囚禁起来,”索林回答:“但是,没有任何的牢房或是禁锢能够阻止预言的实现。况且,这座城镇也不是在木精灵的势力范围内。我要见的是长湖镇的人类镇长,而不是精灵国王管辖下的船夫。”

镇长迟疑了,不安地打量着这两派人。精灵王在这一带拥有相当的势力,镇长不想贸然触怒他;由于他是以精打细算、锱铢必较才爬上这个位置的,因此他也不太在乎什么古代的传说,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因此,这件事很快就定案了。消息如同野火一般地传遍了整个城镇,人们在大屋内和屋外兴奋地大喊,到处都是慌张忙乱的脚步声。有些人开始唱起了山下国王回归的歌曲,是索尔的曾孙而非索尔本人出现的事实,对他们一点也不构成困扰;其他人则是着唱了起来,歌词在湖面上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