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内线消息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时,矮人完全忘记了不久之前的吹嘘和自信,纷纷害怕地趴在地上。史矛革依旧是个不可小看的对手,如果你住在恶龙附近,忘记把它估算在计划内,会是个致命的危机。恶龙们或许不太需要宝藏,但是它们连一分一毫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如果这些宝藏已在他管辖下很多年后更是如此,史矛革也不例外。它刚刚做了个噩梦(梦里有个身材矮小的战士,虽然不起眼,却有把宝剑和满腔的勇气,这让它觉得十分不悦),这让它陷入半梦半醒之间,随即又醒了过来。空气中有股怪味,会不会是从那个小洞飘过来的呢?虽然那个洞很小,但它以前一直不太喜欢那个洞穴,为什么以前一直忘记把这个洞堵起来?近来,它经常觉得自己从那个小洞中听到什么敲打的声音。它伸长脖子,准备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然后,他发现金杯不见了!

小偷!失火了!杀人啦!自从它来到这座山脉之后,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它的怒火超乎想像,就像是某个拥有无比财富的有钱人,突然间发现少了一样宝物,即使那样东西对它来说毫无用处。它开始吐出高温的火焰,整个大厅冒出浓烟,山脉也为之动摇。它徒劳无功地想把脑袋挤进那洞穴中,然后它将身体卷曲起来,在地底发出如雷般的暴吼。它从幽深的地洞沿着庞大的隧道钻了出来,离开山中的宫殿,朝向大门而去。

这时恶龙脑中唯一的念头只有翻遍整座山,把这个该死的小贼找出来!它从大门冲出,流水瞬间全都化成了蒸气,它振翅跃上空中,在云端间盘旋,用鲜红和翠绿的致命火焰吞没了半边山坡。矮人们听见它鼓翼的声音,立刻躲进山坳中的岩石下,希望能够闪过巨龙愤怒的眼神。

如果不是因为比尔博再度出马,他们可能全都被烧死在那边。“快!快!”他大喊着。“进门!往隧道走!在这边没用。”

听见比尔博的叫声,他们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钻进隧道中。这时,毕佛又惊呼一声道:“我的表亲们!庞伯和波佛,我们都忘记他们了,他们还在山谷里!”

“他们和我们的小马、补给品都会被烧光的,”其他的人哀嚎道:“我们什么也不能做!”

“胡说八道!”索林终于恢复了尊严:“我们不能抛弃他们,巴金斯先生和巴林先进去,还有奇力和菲力──不能让恶龙把我们一次全杀光。其他人,绳子到哪里去了?动作快!”

这短短的几分钟,可能是他们所遭遇过最惨的状况,史矛革愤怒的吼声在山谷中回响,它随时都有可能吐着烈焰冲下来,或是在天空中发现他们攀着绳子,挂在山脊上。波佛爬了上来,大家还没遇到什么危险;庞伯气喘吁吁地往上爬,绳子发出喀吱喀吱的怪响,恶龙还是没发现他们。接着,他们又运上了一些工具和行李,危险此刻朝着他们直扑而来。

他们听见了急促的风声,一道红光照射在岩石上──恶龙来了。

当史矛革一路用烈焰烧灼着山壁,从北边飞过来的时候,他们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拖着所有的行李冲进洞穴中。热风烤焦了门前的草地,穿透了密门留下的缝隙,让里面的人也都觉得灼热不堪。当它飞过上空的时候,黑暗笼罩了众人,小马恐惧地嘶鸣,挣脱了绳索四下乱跑;恶龙俯冲而下追猎它们,后者就这么消失了。

“我们可怜的小马完蛋了!”索林说:“只要一被史矛革发现,什么都逃不掉。除非有人想要冒险在史矛革的监视下走回去,否则我们就必须继续躲在这边!”

这让人光想到就害怕!他们又更往隧道里面躲,虽然里面相当的温暖,但很多人还是不由自主地打颤;最后,苍白的曙光从裂缝中照了进来。他们时时刻刻都可以听见恶龙的吼声渐渐靠近,又渐渐远去的声音,史矛革很明显正绕着孤山猎捕小偷。

它从那些小马和扎营的痕迹中推测,这些人是沿河而上爬到了小马驻足的地方,但它的眼睛还是找不到密门的所在,山坳也依旧没有受到它烈火的攻击。它白费力气地搜寻了很久,在怒气渐息之后,略带疲倦地回到洞穴中睡觉,恢复力气。它绝不会原谅偷窃的行为,即使数千年过去,自己变成石头,它也不会轻饶对方;但是,它可以等。它慢慢地、悄悄地爬回洞中,半闭上眼睛。

在晨光降临之后,矮人们的恐惧渐渐消失,他们这会儿明白,要对付这样的守卫,类似的危险是不可避免的,就算现在放弃也没有多大用处。索林指出,他们现在也逃不出去,他们的小马不是逃掉,就是被杀掉了。在史矛革放松戒心之前,他们得要等上好久才能小心地走路回去;幸好,他们还抢救出了一些食粮,可以再多挨一阵子。

有关于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们争论了很久,却完全想不出要怎么样除掉史矛革。比尔博忍不住指出,这自始至终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大盲点。由于他们已经陷入完全的绝望,因此矮人的天性让他们开始对比尔博抱怨,当初他们十分赞许那偷取金杯的行为,现在却成了十恶不赦的罪行。

“不然你们以为飞贼能干什么?”比尔博生气地反问:“杀死恶龙是战士的工作,我的责任只是偷走宝物,这算是个好的开始。难道你们以为,我可以背着索尔的所有宝物就这么走回来?如果有人要抱怨,也比不上我有资格。你们应该带来五百个飞贼,而不是只有我一个!我知道你对于祖父的宝藏很骄傲,但你从来没试着对我解释过那究竟有多少,就算我长大五十倍、而且史矛革跟小兔子一样和蔼可亲,我也得花上一百年才搬得完。”

在那之后,矮人们拉下脸来请求他原谅。“巴金斯先生,那你建议我们该怎么做?”索林礼貌周到地问道。

“如果你是指运走宝物,我现在还不太确定,这很明显的必须要靠我们的好运,同时还必须除掉史矛革。我这辈子完全没有除掉恶龙的经验,但我可以想想办法。以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这一点希望也没有,倒宁愿我们人在家里。”

“别管那么多了!今天,现在我们该做什么?”

“好吧,如果你们真心想听我的建议,我认为我们应该什么也不做,就待在这里。白天的时候,我们应该可以安全地偷溜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派一两个人冒险到河边补充食粮。不过,在这段时间中,我建议大家晚上最好都乖乖地待在洞穴里面。我不妨再给大家一个提议:今天中午我会戴上戒指,下去看看,如果史矛革还在打盹,那么我会想办法看看它准备怎么做,或许我们可以知道些什么。我老爹常说,‘每只虫都有弱点,’,不过,我很确定这不是他的亲身体验。”

很自然的,矮人们高兴的接受了比尔博的提议,他们已经开始尊敬起这个小比尔博了,他现在已经真正成为这次冒险的领队,开始有了自己的点子和计划。到了中午,他准备好再度进入山中,当然,他并不喜欢这种冒险,不过,在他已经确定眼前有些什么之后,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必须面对未知的恐惧。如果他对恶龙的智慧和狡猾程度够了解的话,他可能就不会这么放心,天真地以为史矛革会不设防睡觉。

当他出发的时候,外面的太阳依旧灿烂,隧道中却黑暗的如同深夜一般。他走不了多远,外界的一线阳光就完全消失了。他的行动无声无息,几乎连在风中飘汤的烟雾都无法相提并论,当他越来越靠近另一个出口的时候,他也禁不住对自己感到自豪,下面只有非常微弱的光芒。

“老史矛革一定很累,睡着了,”他想:“它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比尔博,打起精神来!”他已经忘记了故事里描述恶龙也有十分敏锐的嗅觉,事实上,当它们起疑心的时候,甚至可以半闭着眼睛睡觉。

当比尔博从入口往内瞧的时候,史矛革看起来的确像是睡死了,它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鼾声,鼻孔间也只有极为稀薄的烟雾。当他正准备踏出去的时候,他突然间注意到史矛革左眼的眼皮下透露出一丝红光──它在装睡!它在注意着洞穴的入口!比尔博急急忙忙地退了回来,感谢戒指带来的好运。然后,史矛革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