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不在家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此同时,矮人们坐在黑暗中,不敢随便出声。他们吃得少,说话也少,他们根本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也不敢随便乱动,因为他们的声音会在隧道中造成恐怖的回音;就算他们打了个瞌睡,醒来时隧道中依旧一片死寂,伸手不见五指。他们似乎等待了好几天,最后开始觉得再也无法忍受,需要新鲜的空气和光线,众人甚至开始期待恶龙回来所会发出的声响。在沉默中,他们开始担心这一切是否都是个陷阱,但又不能一辈子都坐在这里。

索林开口了:“我们试试看,是否能把门打开吧!”他说:“我如果再不吹吹风,可能就要闷死了。我宁愿在外面被史矛革打死,也不愿意在这边憋死!”几名矮人站了起来,摸索着出口本来的位置。糟糕的是,他们发现隧道的上半部已经坍了,塞满了落石,不管是魔法或是钥匙,都无法再将这个门打开了。

“我们被困住了!”他们哀嚎道:“这下完蛋了。我们全都会死在这里的。”

正当矮人们陷入绝望的时候,比尔博突然觉得心上的压力减轻许多,彷佛胸口有块大石被移除了。

“来吧,来吧!”他说:“‘只要还有命在,就还有希望!’我老爹常说,而且也别忘了‘事不过三’。我准备再一次进入洞穴,在我知道那边有恶龙的时候,我已经去了两次,这次我准备在不确定的状况下再去一次;反正,我们也只能往下走,我认为这次你们最好跟我一起来。”

绝望的众人别无选择,只好同意;索林打头阵,一马当先地走在比尔博身边。

“小心点!”霍比特人低语道:“尽量不要出声!或许史矛革不在,但它也有可能还躲在那边,千万别冒不必要的风险!”

他们往下走。当然,在静默无声的移动方面,矮人们比不上霍比特人,他们喘气、抱怨的声音在隧道里面造成了不小的回声。虽然比尔博经常因为担心,而忍不住警告大家停下脚步,但

底下还是没有任何的声响。到了靠近出口的地方,比尔博戴上戒指,走了过去。但是,他其实不需要那戒指:那里黑的十分彻底,不管有没有带戒指,其实大家都是隐形的。事实上,由于底下实在太黑了,比尔博竟然猝不及踏了空,从洞口一骨碌滚了出去!

他就这么脸朝下地趴在地上,不敢站起来,连大声呼吸都不敢,但此地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里没有任何的光芒,唯一的例外是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洞顶似乎有一点点微弱的光线,让人放心的是,那绝对不会是恶龙的火焰。即使如此,整个空间中还是充满了恶龙的臭味,嘴里几乎还可以尝到它所吐出的蒸气。

到了最后,巴金斯先生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史矛革,你这只臭毛虫!”他大声地咒骂道:“不要再玩捉迷藏了!快弄亮这边,来抓我啊!”

他的咒骂声不停在大厅中回汤,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比尔博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弄不清楚东南西北。

“不知道史矛革在玩什么把戏,不过我想它今天不在家(或是今晚,谁知道呢)。如果欧音和葛罗音没有弄丢火绒盒,或许我们可以弄出一点光线,趁着运气好的时候赶快四处看看。”他大喊着:“来点光吧!有人可以弄出点光来吗?”

※       ※       ※

当比尔博意外跌出洞口的时候,矮人们的确都十分地害怕,一时间他们只能瑟缩在靠近出口的地方,不知如何是好。

“嘘!嘘!”当他们听见比尔博的声音时,只能这样做。虽然这的确帮忙霍比特人确认了他们的位置,但过了好一阵子,他们还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撑到最后,当比尔博拼命跺脚,扯开喉咙大喊着“来点光!”的时候,索林终于忍不住了。欧音和葛罗音立刻被派回去隧道另一边的行李中找东西。

过了好一阵子之后,一阵微光伴随着他们的脚步而回来,欧音手中拿着一柄点燃的松针火把,葛罗音腋下挟着另外一堆火把。比尔博立刻跑进来,拿走火把,但他一时之间还是无法说服其他矮人拿着火把加入他的行列。索林小心翼翼地说明:巴金斯先生依旧是队伍中专业的飞贼和调查员,如果他判断要冒险点火,那是他的工作,其他人则是要在隧道里面等待他的回报。因此,矮人们就坐在门口小心翼翼地观望。

他们看见霍比特人的黑色身影拿着小火把四处探索着,有的时候,比尔博会不小心踢到地上的东西,好几次差点摔倒。他越走越远,光线也越来越微弱,稍后,这微光开始照亮了整个洞穴。比尔博正在攀爬这一堆金银珠宝,很快的,他就爬上了顶端。矮人们看着他停下来,弯腰检查了片刻,但他们都猜不出他这样做的原因。

那是因为山之心,索尔的家传宝钻。比尔博从索林的描述中猜测到它的外型;不过,即使在这么多的宝藏中,不,甚至是全世界,都不可能有两枚酷似的宝石。他不停地往上爬,不变的白色光芒一直吸引他往上走,慢慢的,那光芒化成了一球纯净的白光;当他越来越靠近的时候,宝石的边缘发出了七彩的虹晖,将火把的红光折射成五颜六色的幻影。最后,当他走到宝石旁的时候,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在他脚前的宝石里面有着自己的光影;许多年前,将它从山底下挖出来的矮人精雕细琢,把这里面的光芒切割成数千个平面,幻化成无数道彩虹投射出去。

比尔博的手不听话地伸了出去,将它拿起来,他的小手甚至没办法将它完全握住,但还是勉强可以把它捧起来。他闭上眼,将宝石放到他最深的口袋里面。

“我现在可真是个货真价实的飞贼了!”他想:“等下我应该找个时间跟矮人们说,他们的确说过我可以挑选自己的那一份,就让他们拿走其余的宝物吧,我只要这一份!”在此同时,他其实也觉得对方所说的自行挑选,恐怕不包括这颗宝石,或许会为此惹上很多的麻烦。

接着,他继续往前走。他沿着宝山往另外一边走,火把的光芒也从矮人的眼前消失了。不过,很快的,他们又看到火光出现在更远的地方,比尔博正在横越这个洞穴。

他继续往前走,最后来到了远方的一扇大门前,扑面而来的新鲜空气让他觉得神清气爽,但也差点将他的火把吹熄。他小心地往外观看,依稀看见外面有相当雄伟的走廊,更有连续的阶梯往上延伸。而且,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没有听见或是看见史矛革的行踪。他正准备回去时,一个黑暗的形体突然间扑向他,掠过他的面孔。他惊声尖叫,往后一滑摔到地上。火把头朝地落了下去,立刻熄灭了!

“我希望只是只蝙蝠!”他不悦的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哪里是东南西北啊?”

“索林!巴林!欧音!葛罗音!菲力!奇力!”他扯开喉咙,死命地大喊,在这一团黑暗中,似乎徒劳无功。“火把熄了,谁来救救我!”他的勇气似乎在瞬间全消失了。矮人们可以依稀听见他的呼救声,不过,他们只听得见模糊的“救救我!”

“现在到底又怎么样了?”索林说:“应该不是恶龙,否则他不会有办法一直这样叫。”他们等了一两分钟,外面依旧没有任何的声音,事实上,除了比尔博的嘶吼声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声音。“去,随便一个人,带火把过去!”索林命令道:“看来我们得对飞贼伸出援手了。”

“也该是我们帮忙的时候了,”巴林说:“我愿意去。反正我也觉得现在应该蛮安全的。”

葛罗音点亮了几支火把,然后他们全都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出去,沿着墙壁尽可能地快速狂奔。过不了多久,他们就遇到正往回走的比尔博;当他一看见火光时,很快就恢复了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