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不在家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只是蝙蝠打翻了火把,没什么!”他回答了他们的疑问。虽然他们松了一口气,但这一场虚惊也让他们满腹牢骚。如果他当时就告诉矮人们家传宝钻的事情,他们究竟会有什么反应呢?我也不知道。当他们点着火把前进时,附近金光闪闪的景象又再度唤醒了矮人心中的火焰。而当矮人的心思集中在黄金和珠宝上的时候,即使是最温文有礼的矮人也会变得胆大包天,甚至是相当凶狠。

矮人们的确不再需要任何的鼓励,每个人现在都想要把握机会仔细地看清楚这里,也都愿意相信史矛革暂时不在家中。每个人都抓起一支火把,开始左顾右盼,慢慢的,他们忘记了恐惧和小心为何物。他们大声说话,互相嚷嚷,并且把古代的宝物举起来小心玩赏,让火光照亮眼前的所有景物。

菲力和奇力高兴得快发疯了,他们发现这里到处都是以银线为弦的黄金竖琴,于是迫不及待拿起来拨弄它们,由于它们本身附有魔法(也没有被恶龙破坏,因为他对音乐一点兴趣也没有)因此音调都还很准,黑暗的洞穴中立刻充斥着早已消失数百年的美丽音符。不过,大部分的矮人都比较实际,他们四处捡起宝石,将口袋塞得满满的,叹着气把带不走的东西重新放回去。索林虽然也有着同样的欲望,但他所找寻的东西却始终未出现,那就是家传宝钻,只是他不愿意告诉其他人。

然后,矮人们从墙壁上取下盔甲和武器,将自己武装起来。索林穿上镶金的锁子甲,腰间插着镶着红宝石的斧头,看起来果然很有王家的气派。

“巴金斯先生!”他大喊着:“这是你的第一份报酬!脱掉旧衣服,穿上这个!”

话没说完,他就将一件锁子甲套在比尔博身上,那是多年前替一位年轻的精灵王子打造的。这是银钢所铸造的,也就是精灵所称呼的秘银,搭配成套的还有珍珠与水晶打造的腰带。霍比特人的头上则戴着一顶皮制的轻型头盔,底下有铁板护身,边缘还镶着白色的宝石。

“我觉得棒极了!”他想:“但我看起来可能有点好笑吧。如果这在家乡,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嘲笑我!我真希望现在这边能有穿衣镜让我瞧瞧!”

不过,面对这些宝物的诱惑,巴金斯先生依旧比矮人们要冷静。在矮人们觉得厌倦之前,他早就坐了下来,开始担心最后会怎么样结束。“我宁愿用这些金杯,”他想:“从比翁的杯碗里面,换取那些饮料和食物!”

“索林!”他大声喊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已经全副武装了,但是,面对恐怖的史矛革,这些武器有什么用?我们还没有抢回这些宝物。我们现在的目标绝不是这些黄金,而是要找路出去,我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在黄金上了!”

“你说的对!”索林这才恢复了平常的镇定。“我们走吧!我来带路。就算过了几千年,我也不会忘记这里面的道路。”然后,他下令其他人聚集在一起,高举着火把走出大门,许多人还是依依不舍地回望着背后的洞穴。

他们用破旧的斗篷盖住了闪亮的盔甲,褪色的帽子遮住光亮的头盔。他们一个一个地跟在索林后面。在黑暗中,他们的脚步时常嘎然止住,担心恶龙是否会突然出现。

虽然这里旧日的装饰大多已被摧毁,在怪物的来去之间饱经摧残,但索林还是知道每一个转角和每一条巷道。他们攀爬过很长的阶梯,沿着曲折的隧道前进,然后又开始踏着阶梯往上走。这些阶梯十分地平滑,经过工工整整的切割安排,矮人们一直不停地往上,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任何的生物,唯一的例外是有些鬼祟的黑影,在火把的光芒前窜逃。

这些阶梯并不是为了霍比特人的小腿所建造的,正当比尔博觉得已经撑不下去的时候,洞顶突然变得一片开阔,离开了火光的范围。他们可以看见顶上的开口中射进白色的光芒,空气也变得更加甜美了些,微弱的光线穿过残破、烧焦的大门往内照耀。

“这就是索尔的厅堂,”索林说:“这是聚会和欢宴的地方,那边不远的地方就是正门。”

他们走过这已成废墟的大厅。桌椅都破烂不堪,残存的家具东倒西歪,有些焦黑,有些腐烂,地面的餐具之间散落着骨骸,一层厚厚的灰烬是尸骨安息的唯一凭藉。他们一踏出远方的门外,就听见了水声淙淙,灰色的光芒也变得更加明亮。

“这就是奔流河的源头,”索林说:“它从这里流向大门,我们跟着它走吧!”

从岩壁上的开口冒出了十分湍急的水流,它沿着狭窄的河道往外奔驰,这河道是古代的工匠巧夺天工的成果。在渠道旁则是一个铺了鹅卵石的道路,宽阔得足以让许多人类比肩而行。他们飞快地沿着这条路往外跑,绕过了一个转弯!哗!刺眼的日光就出现在他们眼前。在他们的面前是一道高大的拱门,上面依然有着古代独门的技术所留下的雕刻,不过,这些在恶龙的摧残之下都变得焦黑、残破。被迷雾所包围的太阳从山脉中升起,金色的光芒遍洒在步道上。

被火把所惊醒的蝙蝠蜂拥飞出,当一行人往前走时,地面上因为恶龙往来而磨平的地砖让他们险险摔倒。汹涌的流水从他们眼前流过,一路奔流向河谷。他们将火把丢到地上,用眩晖的双眼看着外面的景色,众人已经来到了大门,正俯瞰着河谷。

“好吧!”比尔博说:“我从没想过自己可以从这门往外看,我也没预料到重新看见阳光、感受微风吹拂是这么愉快的事。哇!这风还真冷!”

的确,东方吹来的冰冷寒风暗示了冬季即将到来。它沿着山脉打转,最后吹进了山谷中,在岩石边叹息着。在他们于恶龙肆虐的洞穴中,躲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即使有阳光的照耀,还是让他们忍不住微微颤抖。

突然间,比尔博意识到自己不只很累,而且也饿得不得了。“看来应该还是上午,”他说:“我想应该是吃早餐的时间了──如果我们有早餐的话。不过,我并不觉得史矛革的大门口会是安全吃早餐的地方,让我们找个可以安静坐一会儿的地方吧!”

“说得很对!”巴林说:“我想我知道该去哪里,我们应该去山脉西南方的一座了望塔。”

“那有多远?”霍比特人问道。

“我记得应该要走五小时,路不会很好走,从大门沿着左边山脊的道路似乎全都毁了。你们看看那边!河流在城镇的废墟之前转了个弯。那边以前有座桥,通往一条陡峭的阶梯,一路延伸向右岸,也就是我们之前看过的乌丘,那里曾经有一条道路通往了望塔。即使阶梯还完好如初,爬起来也会很费力气。”

“天哪!”霍比特人嘟哝道:“要爬更多山,还没有早餐吃!不知道我在那个黑暗的洞穴里面到底错过了多少餐?”

事实上,自从恶龙打碎了密门之后,他们在里面度过了一天两夜(中间也不是都没吃东西)。但比尔博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对他来说,那有可能是一晚,也有可能是一整个星期。

“来吧,来吧!”索林笑着说。他的精神已经再度振奋起来,说话的同时还摇晃着口袋中的珍贵珠宝。“不要把我的地方叫作黑暗的洞穴!等你看看它弄干净、重新装潢之后,就知道它有多漂亮了!”

“除非史矛革死掉,否则没有那么快吧!”比尔博闷闷不乐地说:“我们现在连它跑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我愿意拿一顿早餐来换取这情报,希望它不会躲在山中窥伺我们的动静!”

这个想法让矮人们觉得相当担心,他们很快就同意巴林和比尔博说的没错。

“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朵力说:“我总觉得它还一直在监视我。”

“这是个又冷又无聊的地方,”庞伯说:“这里或许有东西喝,但我看不出来能吃什么,恶龙在这一带应该永远都吃不饱。”

“来吧!来吧!”其他人大喊道:“我们赶快跟巴林走吧!”

※       ※       ※

沿着山壁往右边走是条死路,因此,他们只能沿着河左岸的石块溯溪而下。死气沉沉的环境又很快地让大伙觉得意志消沉,即使是索林也不例外。巴林所提到的桥梁已经断落水中,原先的桥墩现在都化成湍急溪水中的几堆石块。不过,他们还是轻易地渡过河水,顺利找到阶梯,爬到比较高的那边去。走了一段路之后,他们踏上古代留下的道路,不久就来到了岩石之间的一处凹陷。他们在这里休息了一阵子,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充当早餐,主要是人类制作的干粮和河水。(如果你想要知道干粮是什么东西,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不知道它的确实作法,但它吃起来像饼干,可以保存很长的时间,应该让人很容易有饱足感。事实上,除了让嘴巴可以一直动之外,它可说是一点味道也没有,这是长湖边的人类制作来供长时间旅行时果腹用的。)

在那之后,他们又继续向前,道路往西偏转,离开了河边。山的南方支脉也跟着越来越靠近,到了最后,他们终于抵达了小丘上的道路。那条小径陡峭地往上延伸,他们一个接一个缓步往上爬,最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山脊的顶端,正好赶上看到太阳疲惫地落向西方。

他们在这边找到了一块平地,这里三面都没有任何的遮蔽,只有北边的山壁有看来像是大门的一个开口。从那门口可以俯瞰东方、西方和南方。

“就是这里,”巴林说:“以前我们都会在这边安排守望员,后面的门则会通往一个从岩石里面开凿出来的房间,那是守卫所居住的地方,在这附近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地点。不过,当我们繁荣兴盛的时候,大家似乎都不太需要这些守望员,或许,这些守望员也跟着松懈了,不然,我们可以更早获得恶龙入侵的警报,或许一切都会跟着不同。算啦,现在我们在这边躲一阵子,同时观察外面的情形,不需要担心被人发现。”

“如果我们过来时就被人看见了,躲在这里也没多大用处,”朵力一路上都不停地看着山头,他似乎认为史矛革会像小鸟一样栖息在那边。

“我们得赌一赌,”索林说,“我们今天不能再走了。”

“万岁,万岁!”比尔博大喊着躺了下来。

那座石室可以容纳数百人,里面还有一个更小的房间,外界的寒风被阻挡在外。这里毫无人迹,在史矛革占领这里的日子里,似乎连飞禽走兽都不愿意靠近这个地方。他们把背包卸了下来,有些人立刻倒在地上睡觉,其他人则是坐在门口,讨论着未来的计划。不管他们谈论什么样的话题,最后都会回到同一个疑问上:史矛革呢?他们看向毫无动静的西方,东方也是万籁俱寂,南方依然没有恶龙的踪迹,不过,却有许多飞鸟不寻常的聚集。他们看着那景象,感到十分好奇,但是,直到星辰蹦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是无法参透这其中的奥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