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乖,摸摸头 · 四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四)

唉,哪个男人年轻时没莽撞过?那时候几乎没什么惜命的意识,什么山都敢爬,什么路都敢蹚。夜路走多了难免撞鬼,后来到底还是出了几次事,断过两回肋骨残过几根手指,但好歹命贱,藏地的赞神和念神懒得收我。

左手拇指残在滇藏线上。

当时遇到山上滚石头,疾跑找掩体时一脚踩空,骨碌碌滚下山崖,幸亏小鸡鸡卡在石头缝里,才没滚进金沙江。

浑身摔得瘀青,但人无大碍,就是左手被石头豁开几寸长的口子,手筋被豁断了。

我打着绷带回济南,下了飞机直接跑去千佛山医院挂号。

大夫是我的观众,格外照顾我,他仔细检查了半天后,问我:大冰,你平时开车吗?

我说:您几个意思?

他很悲悯地看着我说:有车的话就卖了吧,你以后都开不成车了。

他唰唰唰地写病历,歪着头说:快下班了,你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来办一下住院手续,明天会诊,最迟后天开刀。

自己作出来的业自己扛,怎么能让爹妈跟着操心,我犹豫了一会儿,拨了杂草敏的电话。

这孩子抱着一床棉被,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冲到医院,一见面就骂人,当着医生的面杵我脑袋,又抱着棉被跑前跑后地办各种手续。

我讪讪地问:恩公,医院又不是没被子,你抱床棉被来干吗?

她懒得搭理我,一眼接一眼地白我。

到了住院部的骨科病房后,她把我摁在床上,强硬无比地下命令:你!给我好好睡觉休息!

医院的被子本来就不薄,她却非要把那床大棉被硬加在上面,然后各种掖被角。

掖完被角,双手抱肩,一屁股坐在床边,各种运气。

隔壁床的病人都吓得不敢讲话。

我自知理亏,被裹成了个大蚕蛹,热出一身白毛汗来也不敢乱动。

她就这么干坐了半个晚上,半夜的时候歪在我脚边轻轻打起了呼噜。她在睡梦中小声嘟囔:

哥,别死……

我坐起来,偷偷叼一根烟,静静地看着她。

清凉的来苏水味道里,这个小朋友在我脚边打着呼噜,毛茸茸的睡衣,白色的扣子,小草的图案,一株一株的小草。

会诊的时候,她又狠狠地哭了一鼻子。

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有两套:

A方案是在拇指和手腕上各切开一个口子,把已经缩到上臂的手筋和拇指上残留的筋扽到一起,在体内用进口物料缝合固定。

B方案是把筋扽到一起后,用金属丝穿过手指,在体外固定,据说还要上个螺丝。

治疗效果相同,B方案遭罪点儿,但比A方案省差不多一半的钱。

我想了想,说,那就B方案好了。

没办法,钱不够。

那一年有个兄弟借钱应急,我平常没什么大的开销,江湖救急本是应当,就把流动资金全借给了他。现在连工资卡的余额算在内,账户上只剩两三万块钱,刚好够B方案的开支。B方案就B方案,老爷们家家的皮糙肉厚,遭点儿小罪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夫说:确定B方案是吧?

我说:嗯哪。

杂草敏忽然插话道:A!

借钱的事她不是不清楚,银行卡什么的都在她那里保管,她不会不知道账户余额。

我说:B!

她大声说:A!

我说:一边去,你别闹。

她立马急了,眼泪汪汪地冲我喊:你才别闹!治病的钱能省吗?!

她一哭就爱拿手背捂眼睛,当着一屋子医生护士的面,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觉得太尴尬了,摔门要走。

医生拦住我打圆场:好了好了,你妹妹这是心疼你呢……

当着一屋子外人的面,我又脸红又尴尬,想去劝她别哭,又抹不下脸来,又气她又气自己,到底还是摔门走了。

一整个下午,杂草敏都没露面。

到了晚上,我饿得要命,跑到护士值班房蹭漂亮小护士的桃酥吃,正吃得高兴呢,杂草敏端着保温盒回来了。

她眼睛是肿的,脸貌似也哭胖了。

她把保温盒的盖子掀开,怯生生地擎到我面前说:哥哥,你别生气了,我给你下了面条。

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冒着热气,西红柿切得碎碎的,蛋花也碎碎的。

我蹲在走廊里,稀里呼噜吃面条,真的好吃,又香又烫,烫得我眼泪噼里啪啦往碗里掉。

从那一天起,只要吃面,我只吃西红柿鸡蛋面。

再没有吃到过那么好吃的西红柿鸡蛋面。

我吃完了面,认真地舔碗,杂草敏蹲在我旁边,小小声说:哥,我以后不凶你了,你也别凶我了,好不好?

我说:嗯嗯嗯,谁再凶你谁是狗。

我腾出一只手来,敲敲她的头,然后使劲把她的短头发揉乱。

她乖乖地伸着脑袋让我揉,眯着眼笑。

她小小声说:我看那个小护士蛮漂亮的。

我小声说:是呢是呢。

她小声说:那我帮你去要她的电话号码好不好?

我说:这个这个……

小护士从门里伸出脑袋来,也小小声地说:他刚才就要走了,连我QQ号都要了……还他妈吃了我半斤桃酥。

最后到底还是执行了A方案。

她知道我死要面子,不肯去讨债,也不肯找朋友借,更不愿向家里开口。

缺的钱她帮我垫了,她工作没几年,没什么钱,那个季度她没买新衣服。

手术后,感染化脓加上术后粘连,足足住了几个月的医院。

杂草敏那时候天天来陪床,工作再忙也跑过来送饭,缺勤加旷工,奖金基本给扣没了,但我一天三顿的饭从来没耽误过。

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难得当回大爷,人家住院都住瘦,我是噌噌地长肉,脸迅速圆了。

整个病房的人都爱她,我骗他们说这是我亲妹妹,有个小腿骨折的小老太太硬要认她当儿媳妇,很认真地跟我数道他们家有多少处房子、多少个铺面。

杂草敏和那帮小护士玩成了姐妹淘,你送我个口红我回赠个粉饼,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聊电视剧。

人家爱屋及乌,有两个小护士经常在饭点噔噔噔地跑过来,摸摸我脑袋,然后往我嘴里硬塞一个油焖大鸡腿。

她们跟着她一起喊我“哥”,但老摸我脑袋把我当小孩儿,搞得我怎么也不好意思开口要电话号码。

生病也不能耽误工作,台里催我回去录节目,整条胳膊打着石膏上台主持终归不妥,杂草敏给我搞来一条彩色布套子,套在石膏上时尚得一塌糊涂,像花臂文身一样漂亮。

录节目的间隙,她神经兮兮地擎着透明胶跑过来往布套子上摁。

我说你干吗?

她龇着牙笑,说:上面沾的全是白菜的狗毛,镜头一推特写特明显,我给你粘粘哈……

我揪着她耳朵让她老实交代这条布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干活。

……

我他妈胳膊上套着杂草敏的彩色长筒袜主持了一个季度的节目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