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普通朋友 · 三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三)

共事了一年半时,有一天,大鹏差一点儿死在我面前。

那场节目的舞美道具出了问题,被威亚吊起的巨大的铁架子从天而降,正好砸向他。

万幸,老天爷开眼,铁架子中间有个小空间,正好套住他。

再往后10厘米,他必死无疑。

所有人都傻了,巨大的回声久久不散。

我扔了话筒跳下舞台要去打人,他僵在台上,颤着嗓子冲我喊:别别别……没出事。

他脸煞白,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我眼睛一下子就酸了……唉,谁说艺人好当的。

那次风波后,我请他喝酒压惊,他给我看他刚刚出生的小女儿的照片,小小的一个小人儿睡在他的手机屏幕里,闭着眼,张着小嘴。

他说:……既然有了孩子,就要让孩子过上好日子。

他摘了眼镜,孩子气的一张四方脸,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个已经当了爸爸的人。

每个硬着骨头敢拼敢搏的人都有个柔软的理由,他的那个理由是这只小姑娘。

从那次事件到今天也有好几年过去了,他的小女儿应该快上小学了吧,听说胖嘟嘟的,蛮乖。

女儿哦,香香软软的女儿哦,真羡慕人。

乖,长大了好好对你爸爸,他当年为了给你挣奶粉钱,差点儿被砸死在山东台1200平方米大的演播厅的舞台上。

这件事他一直没敢告诉你妈妈。

我见证了大鹏黎明前的一小段黑夜,然后天亮了。

我和大鹏结束合作时,他已经在数家电视台兼职了好几份主持人的工作,那是他最拼的一段时光。

我想,我知道他拼命努力的原因是什么。

天道酬勤,几年后他博出了一份企盼已久的温饱体面。拍电影、拍短剧、上春晚、出书……获得了苦尽甘来的掌声。

上亿人把他喊作“屌丝男士”。

按照世俗的界定,他终于成功了。

人红是非多,他却很奇怪地罕有负面消息。

有时候遇到共同认识的圈中人士,不论习气多么重,都没有在背后说他不好,普遍的论调是:他不是一般的努力,是个会做事也会做人的人。

每个人都是多面体,我和大鹏的交集不深,不了解他其他的几面,但仅就能涉及的那些面而言,确是无可厚非。他是个好人。

不是因为大鹏现在红了,所以才要写他,也不是因为我和他是多么情比金坚的挚友。

我和他的交情并没有好到两肋插刀的境地。

从同事到熟人,当下我们是普通朋友,如果这个圈子有朋友的话。

之所以写他,只是觉得,一个如此这般的普通朋友,得之我幸。

这是个扯淡的世界,一个男人,在庸常的生活模式中打拼,靠吃开口饭谋衣食,上能对得起父母师长,下能对得起朋友妻儿,且基本能做到有节有度,实在已是万分难得。

这样的人我遇见得不多,大鹏算一个。

能和这样的人做做普通朋友,不是挺好的嘛。

这两年和大鹏遇见的机会屈指可数,工作上早没了交集,但奇怪的是,关系却并未疏远。

他出书了,我去买上一本,再买一本,每遇到一家书店就买一本。我出书了开发布会,他请假跑来帮忙,事毕饭都不吃,匆匆返程赶场忙通告。

我没谢他,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谢谢”不用说出口。

我有另外一个普通朋友隐居在大理,名字叫听夏。

听夏曾说:普通朋友难当。今天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符合了他的观念,或者对他有利,他就喜欢你,觉得你好。明天你不符合他的观念了,或者做了什么影响他的事情,他就不喜欢你了,觉得你坏……世事大多如此,人们只是爱着自己的幻觉,并四处投射、破灭、又收回。

结合听夏的话看看周遭,叹口气,世事确是如此。

但好像和大鹏之间还未曾出现过这样的问题。

一年中偶尔能坐下来喝杯酒时,和之前一样,话不多。

没什么大的变化,除了大家都老了一点儿了。

我不勉励他的成功,他也不劝诫我的散淡,彼此之间都明白,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地活着,都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不就足够了吗?

废那么多话干吗?喝酒喝酒,把桌子上的菜吃光才是正事。

普通朋友嘛,不评论不干涉不客套不矫情,已是最好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