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不许哭 · 四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四)

我那个时候晚上开酒吧,白天在街头卖唱,卖唱的收入往往好于酒吧的盈利,往往是拿下午卖唱挣来的钱去进酒,晚上酒吧里再赔出去,日日如此,不亦乐乎。

拉萨不流行硬币,琴盒里一堆一堆的毛票,拉萨把毛票叫作“毛子”,我们把街头卖唱叫作“挣毛子的干活”。

那时候,大昭寺附近好多磕长头的人,路人经过他们的身旁都习惯递上一张毛子,以示供养、以敬佛法。藏民族乐善好施,布施二字是人家时时刻刻都会秉行的传统价值观,受其影响,混迹在拉萨的拉漂们也都随身常备毛子。

朝圣者一般不主动伸手要毛子,主动伸手的是常年混迹在大昭寺周围的一帮小豆丁,这帮孩子算不上是职业的小乞丐,抱大腿不给钱就不走的事是不会做的,他们一般小木头桩子一样栽到你跟前,伸出小爪子用一种很正义的口吻说上一句:古奇古奇,古奇古奇。

古奇古奇,是“求求你给一点儿吧”的意思。<a href=”http://www.szbzgl.com”>朝霞网</a>

你不搭理他,他就一直说一直说,直到你直截了当地来上一句:毛子敏度。

口气和口吻很重要,这帮孩子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惹恼了他们的话当真骂你。他们骂人只一句:鸡鸡敏度!

一般人骂人是指着鼻子,他们是指着裤裆开骂,骂得你虎躯一震菊花一紧。

敏度,在藏语里是没有的意思。

我是属于打死也不受胁迫的天蝎座,当年被“敏度”了不知多少回,时间久了那帮小祖宗一见到我,远远地就高喊“鸡鸡敏度”,搞得我和弦按错、鼓点敲乱,搞得身旁刚到拉萨的漂亮妹子一度以为那是我的藏语名字。

高原的空气干燥,街头开工时,水如果喝得少,几首歌就能把嗓子唱干。

妮可妹妹心肠很好,每天晚上都会跑来给我送水。每次她都抱着瓶子,笑眯眯地坐在我身后,顺便帮我们收收卖唱的钱。

她最喜欢听赵雷唱歌。

雷子那时是拉萨的街头明星。每天他一开唱,成堆的阿佳(拉萨藏语,姐姐)和普木(拉萨藏语,姑娘)脸蛋红扑扑地冲上来围着他听。他脾气倔,刺猬一只,只肯唱自己想唱的歌,谁点歌都不好使。

妮可例外,点什么他唱什么,妮可怕他太费嗓子,每天只肯点一首,点一首他唱三首,谁拦都不好使。

雷子喊她“姐”,在妮可面前他乖得很。

雷子另外有个姐姐嫁到了国外,那个姐姐对他很好,他曾给姐姐写过一首歌:姐姐若能看到我这边的月亮该多好我就住在月亮笑容下面的小街道……姐姐我这边的一切总的来说还算如意你应该很了解我就是孩子脾气

最近我失去了爱情生活一下子变得冷清可是姐姐你不必为我担心

姐姐你那边的天空是不是总有太阳高照老外们总是笑着接吻拥抱看上去很友好你已经是两个小伙子心中最美丽的母亲在家庭的纷争中你是先让步的贤妻姐姐如果感到疲惫的时候去海边静一静我也特别希望有天你能回来定居在北京我知道有一些烦恼你不愿在电话里和我讲起你会说Don’t worry傻傻一笑说一切会好一切会好

一切会好

……

雷子打小苦出身,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养活自己,高兴了没人分享,委屈了自己消化。

北京城太大,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人人都是自了汉,坑他的人多、疼他的人少,故而,他把对他好的人都放在心尖上,以及琴弦最深处。

雷子歌中的那个姐姐应该对他很好吧。

我没见过雷子歌中的那个姐姐,我只记得他在拉萨街头放声高歌时,一侧身,露出了半截脱了线的秋衣,妮可坐在他身后,盯着衣角看上一会儿,偷偷侧过身去,悄悄揩揩眼角的泪花。

她和那个远在异国他乡的姐姐一样,都蛮心疼他。

会心疼人的姑娘都是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