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不许哭 · 八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八)

需要想念的人有好多。

月无常满时,世事亦有阴晴圆缺。

2008年3月14日。

我的家人纷落天涯,我的族人四散。

我慌着一颗心从济南赶往拉萨,横穿了半个中国却止步于成都,无法再往前行。

很多人撤到了成都,妮可也在其中。

她站在宽巷子的路口,抓住我的胳膊,指甲尖尖的,死死地抠在我胳膊上,她哭:哥!家没了。

我说:你他妈哭个屁!不许哭!

我说:人在哪儿,家就在哪儿。<a href=”http://www.szbzgl.com”>朝霞</a>

一个月后,新家在成都落成,位置在东门大桥的一座“回”形商住楼里,名为“天涯往事”,隔壁是“蜂后”。

我帮妮可在墙壁上画画,画了她的卡通像,又画了自己的,然后忽然不知道该再画谁的了,我回头,妮可站在吧台里擦杯子,葛莎雀吉的吟唱回荡在偌大的loft(宽广开放的自由空间)里,空旷的屋子里,只剩我们两个人。

我站到门口抽烟,行人慵懒地踱过,“胖妈烂火锅”的味道飘过,满目林立的店铺,闻不到煨桑的烟气,望不到我的拉萨河。

“天涯往事”开业的第二天,我返程回北方。

临行前,妮可给我做饭吃,炒了牛肉,炖了牛肉,一桌子的肉,没人和我抢。

她送我到楼梯口,忽然停下脚步。

她问:哥,我们什么时候回拉萨?

我站在楼梯末端,转身,伸手指着她,只说了一句:不许哭。

她使劲憋气、使劲憋气,好歹没哭出来。

她站在楼上往下喊:哥,常来成都看看我。

我没能在成都再看到她。

一个月后,“5?12”大地震。

新开业的“天涯往事”没能撑到震后重建的时期,迅速地变为往事,与许多往事一起,被隔离在了过去。

震后,妮可背着空空的行囊回了广东,她在NEC(日本电气)找到一份日文商务翻译的工作,跻身朝九晚五的白领行业。

之后的数年间,她到济南探望过我,我去广东看望过她。

2008、2009、2010、2011、2012、2013、2014.

除了妮可、二彬子和赵雷等寥寥数人,当年同一屋檐下的家人如今大多杳无音信了。

二彬子也来济南看过我一次,他回北京后结婚生子,挺起了啤酒肚,俨然已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样。我和他提起小二胡,他借酒遮面打哈哈。

和赵雷见的次数算多的。

有时在簋街午夜的粥铺里,有时在南城他的小录音棚里,他一直没放下那副刺猬脾气,也一直没放下吉他,巡演时路过济南,听说也曾路过拉萨。

这个世界奔跑得太快,妮可一直没能再遇见他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