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不许哭 · 十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十)

给我一夜的时间吧,让我穿越回九年前的拉萨。

让我重回拉萨河上的午夜。

那里的午夜不是黑夜,整个世界都是蓝色的。

天是清透的钴蓝,一伸手就能攥得。月光是淡蓝,浑朴而活泼,温柔又慈悲,不时被云遮住又不时展露真颜。每一片云都是冰蓝,清清楚楚地飘啊飘,移动的轨迹清晰可辨。

星星镶在蓝底的天幕上,不是一粒一粒的,是一坨一坨的,漂亮得吓人。

星空下是蓝波荡漾的拉萨河,河内是蓝瓦蓝墙的仙足岛,岛上住着我熟睡的家人和族人,住着当年午夜独坐的我。

我习惯在大家熟睡后一个人爬上房顶,抽抽烟、听听随身听,或者什么也不做只是仰着头看天。

蓝不只代表忧郁,漫天的蓝色自有其殊胜的加持力,覆在脸上、手上、心上、心性上,覆盖到哪里,哪里便一片清凉。

四下里静悄悄的,脚下房间里的呼噜声清晰可辨,这是二彬子的,这是赵雷的,那是妮可的……

我想喊叫出来。

声音一定会沿着拉萨河传得很远。

我想翻身爬起来踩着瓦片爬到屋顶最高处,用最大的声音喊啊,喊:我心里很高兴啊,我很喜欢你们啊!

管你们被吵醒后生不生气,反正我就是想喊啊。

我想着想着,然后就睡着了。

赵雷有首歌,叫《画》,他唱到: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

画上有你能用手触到的彩虹

画中有我决定不灭的星空

画上弯曲无际平坦的小路

尽头的人家梦已入

……

曾经有一个午夜,他和妮可一起,悄悄爬上屋顶,悄悄坐到我旁边。

他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三根皱皱巴巴的“兰州”,递给妮可一根,自己叼一根,给我点上一根。

烟气袅袅,星斗满天。

妮可伸出双臂,轻轻揽在我们的肩头。

没有人说话,不需要说话。

漫天神佛看着呢,漫天遍野的蓝里,忽明忽暗的几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