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 七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七)

香蕉丰收,整车整车地被拉走,经过一个多月的忙碌,采摘告一段落。

一天晚上,农场主来到工棚给阿明结算工钱。

农场主赖皮,轻车熟路地浇下一盆凉水,他理直气壮地说出了一些以前从未提及的苛刻条款。

譬如,生长期因虫害死去的香蕉树要赔偿,挂果期被大风刮倒的香蕉树要赔偿,所有人力不可抗拒的损失都要由阿明来赔偿……七算八算,工钱比阿明预期中的少了几乎一半,而且还要到下一季香蕉成熟时才能一起结清。

阿明不满,想要离开,却又受缚于之前签订的合同,受制于农场主张嘴闭嘴打官司的威胁,他没的选,只能吞下委屈,继续当雇工留在香蕉园。

他长到20多岁一直在中国边陲的底层世界讨生活,没人教他如何维权。

他能做的只有祈祷来年不要再有这么多天灾人祸,期待农场主能发点儿善心,不再刁难。

农场主象征性地留下了一些钱,拍拍屁股扬长而去,没有丝毫良心不安。盗墓笔记小说

临走时,他指着屋角的吉他,对阿明说:你还挺有闲情逸致……阿明使劲咬紧后槽牙,听得见咯吱咯吱的响声。

香蕉在生长过程中会从根部长出很多再生苗,采摘完香蕉后,需要砍掉主株,只留下长势最好的那株再生苗,这样就不用再从幼苗开始种植,省去了一些麻烦。阿明憋着火在香蕉林里砍主株时,正逢缅甸政府军和果敢特区彭家声部开战。彭家声曾是当年金三角地区有名的“战神”,但那时已临耄耋之年,久未用兵,将庸兵懒,没几天,他的部队便被缅甸政府军打散,其本人也不知所终。

缅甸政府军搂草打兔子,顺势将兵力部署到了左近的佤邦地区,坦克开到了阿明当年修建军校的那个小镇。

佤邦军队和缅甸政府军在小镇对峙了好些时日,听说后来经过好多次谈判才使局势不再紧张。

阿明念起小镇上的集市、录像室,暗自庆幸自己已离开了那里。

战争开始后,难民仓皇逃到了中国边境,中国政府搭建了简易帐篷,把他们安置在指定区域,妇女绝望的眼神,小孩哭闹的声音,让人感到阵阵凄凉。

阿明辗转得到一个消息:那个卖给他磁带和吉他的湖南人,已死于流弹。

湖南人当年赠他的那本《民谣吉他入门教程》他一直留着,扉页已翻烂,用透明胶勉强固定着。

那个耳机他也还留着,捡来的宝贝随身听早用坏了,耳机没地方插。

听说那个湖南人也曾是个弹唱歌手,在他的家乡一度小有名气,中年后不知何故沦落缅甸佤邦,靠卖磁带、卖琴维生。客死异国的人尸骨难还乡,应该已被草草掩埋在某一片罂粟田畔了吧。

阿明买来元宝、香烛,在香蕉园里祭奠那位湖南人,香蕉盛在盘子里,红棉吉他摆在一边。

那几句浓重的湖南腔他还记得呢:鸟你妈妈个×,你不知道吉他需要按和弦吗?……要么别练,要练就好好练,吃得苦,霸得蛮,将来你才能靠它吃饭。

……

阿明第二天离开了孟定的香蕉园,临走时没去讨要工钱。

除了背上那把红棉吉他,他身无长物。

阿明没回家乡,他一路向北流浪,边走边唱,一唱就是许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