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椰子姑娘漂流记 · 九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九)

书终于写完了,两年,两本。真金白银的东西自有方家识货,迅速地签约出版社,迅速地出版了。

新书上市前,恰逢他生日前夕,椰子姑娘拎着一瓶白兰地来祝贺他,两个人盘腿坐在木地板上推杯换盏。

喝了一会儿,椰子姑娘起身去冰箱处拿下酒菜,她随口问:你想吃点儿什么?芝士片还是火腿片儿?

他笑着说:华强北的比萨。

厚厚的冰箱门挡着椰子姑娘的脸,她一边在冰箱里翻翻拣拣,一边随口说:拉倒吧,你吃不到了,那家店上个月已经关门大吉了。

说完这句话,人忽然定住了,眼泪像珠子一样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隔着厚厚的冰箱门,椰子姑娘捂住了眼泪,却捂不住嘴边冒出的一句话。

她说:妈的,眨眼我们都不年轻了。

他起身,慢慢地走过来。乖 摸摸头

椰子姑娘说:我没事儿,我没事儿,你别过来……不要说话,求求你了什么都不要说。

两人隔着半个房间的距离静静地站着。

良久,椰子姑娘憋回了眼泪,调整好了呼吸。她拽他坐下,眼睛不看他,自顾自地说话。

她说:你走了三年,隐居了两年,是时候该回来了……你不应该被这个世界埋没,也不应该和这个世界脱节,听我的,你需要平衡好接下来的生活。

他点头,微笑地看着她,问:……然后呢?

椰子姑娘一时语塞,转瞬抬眼瞪他,脸上是他熟悉的那一副凶巴巴的表情。

她说:然后……你当务之急是重新找到一份平衡,明天起重新融入这个现实世界,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的酒杯搁在地板上,他的端在手中。

他把酒杯伸过来,轻碰一下杯,叮的一声脆响。

他用答应她下楼去逛逛菜市场买棵白菜的口气,轻松地说:听你的,你说了算。

真正牛B的人,无论在哪个领域,都能施展自己的天赋,并将天赋全然绽放。他在建筑设计圈几乎消失了五年,重返业界后,却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震惊了众人。

三年的游历、两年的思辨,赋予他一套独特的审美体系以及神秘而强大的气场,折射在图样上,体现在工作中,所有人都惊叹于他思维的睿智、行事的缜密成熟。一直以来,人们习惯于将自我世界和现实世界对立看待,并或多或少地把前者赋予一点儿原罪,仿佛你若太自我,必是偏执和极端的。

五年前,大多数人把他认知为一个自我的人,说他太内向,太自娱,缺乏生活智慧。

总之,太年轻。

五年过去了,如今没人否认他是个自我的人,但人人都承认他是个把自我世界和现实世界协调得恰到好处的人。他迅速地迎来了事业上的盛夏,职业半径辐射出深圳,从珠三角地区一直跨越到长三角。

椰子姑娘不再每天一个电话,也没有再像他写书时那样去嘘寒问暖,他们恢复了之前的模式,每过一两个星期才见上一面。

这是他和椰子姑娘相识的第十二年,故事爬得依旧像蜗牛一样缓慢。

这看起来很让人着急。

作为为数不多知晓椰子姑娘故事的朋友,可笑妹妹和那个优秀的大冰同学曾经有过一番辩论争执。

大冰同学很文艺,但不是文青,而是文氓,流氓的氓。

他十分不解这两个人为什么拖了十二年还没滚过床单?到底是太被动、太含蓄,还是压根儿就爱得不够深,不敢把生米煮成熟饭?

可笑妹妹也很文艺,她从一个文艺女青年进化到一个文艺少妇,进化出一套独特的爱情观。

她说:每个人对爱的理解各不相同,所具备的爱的能力也不同。或许,椰子姑娘所理解和能够给予的爱,是在最大程度上成就对方,支持以及帮助他达到生命所能企及的最高处。

大冰同学说,这也太老派了吧,这两个人是对古董吗?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很多东西能抓住多少就要赶紧抓住多少哦,莫等花谢空折枝懂不懂?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弃临门一脚,拖着拖着,整场比赛结束了怎么办?

可笑妹妹说:是的,很多人把爱情当作战场、卖场或赛场,但也有很多人的爱情是块慢慢栽种的田……

她又说:再者,你怎知晚开的花儿就不好看?

大冰同学说:切!

可笑妹妹和大冰同学谁也没能说服谁,旁人的解读终归是旁人的旁白。椰子姑娘的故事始终缓慢,不咸不淡,不增不减,谁都不知道何日方是花开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