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 六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六)

大树独行丽江赴约后的几年间,我曾数次路过西安,每次都会去那是丽江探望他。

那是丽江坐落于西安书院门旁的巷子里,招牌是倒着挂的,兜兜走后,大树悉心打理着那里的一切。

两个人的丽江,如今是他一个人的西楼。

古人说: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古人说: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说的都是黯然销魂的离愁。

我却并未从大树脸上看到半分颓唐,有的只是坦然的思念。

大树本名叫严良树,新加坡人。

他留在了西安,守着那家店,直到今天,或者永远。

大树履行着诺言,好好地活着。

兜兜天上有知,一定始终在含笑看着他。

兜兜生前主动签署了遗体捐献书,陕西省自愿遗体捐赠第一人。

她在日记里说:我有癌症,身上可用的器官只有眼角膜。但我的身体可以捐赠给医学机构做研究。这样自己可以发挥点儿作用,比让人一把烧光更有意义。兜兜毕业于西北大学新闻系,逝于2010年10月22日。

她真名叫路琳婕。

命运对她不公,她却始终用她的方式善待着身边的世界。

兜兜当年用录音笔录制的那首《乌兰巴托的夜》,我收录进了自己的民谣专辑CD中,一刀未动,一帧未剪。第4分22秒,大树碰倒了一支空酒瓶,叮咚一声轻响。

我偶尔也会在小屋唱起那首《乌兰巴托的夜》。

不论旁人如何不解,唱这首歌时我一定坚持要求关掉灯,全场保持安静,谁说话立马撵出去。

我傲娇,怕惊扰了老朋友的聆听。

兜兜,我知道你曾路过小屋,只不过阴阳两隔,我肉眼凡胎看不见,但你应该听得到我在唱歌吧。再路过小屋时进来坐坐吧,如果人多的话呢,咱们就挤一挤,这样暖和。咱们和当年一样,围起烛火弹老吉他,大军啊、路平啊、菜刀啊、靳松啊,咱们轮流唱歌。

大军生了两个孩子了,他还是每天坚持着用自己卖唱挣来的钱给老婆买一条花裙子,他和以前一样,天天晚上都会去小屋坐一坐。菜刀还是穿着那件海魂衫,宁蒗的彝族小学之后,他又组织援建了德格的藏族小学,他现在是支教老师里唱歌唱得最好的。

我还是老样子,没出家,没去成布宜诺斯艾利斯,秉性没改,脾气没改,讨厌我的人和喜欢我的人和以前一样多。若非要说变化的话,只有一个:不知为何,最近两年越来越喜欢回味往事,哈,是快变老了吗?

当年你曾给过我一个拥抱,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脑勺,喊过我一声:弟弟。

你说:多好的小屋哦,要一直开下去哦。

这句话我一直记得。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说丽江变了,更商业了,小屋也变了,也开始收酒钱了。

我懒得解释也不想解释。

不管在游人眼中,当下的丽江有多么虚华浮躁,人心有多么复杂,房租有多么天价……你我心里的丽江都从未改变过。

其实你我眷恋的真的是丽江吗?或许只是一个叫作丽江的丽江而已吧。

世间美好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责任恪尽本分去护持好它。

我懂的,我懂的,我会尽力留住这间小屋子的。

六道殊途,不管你如今浮沉在哪一方世界,这算是咱们之间的一个承诺吧。

兜兜、大树,大树、兜兜。我一边想着你们的模样,一边写下这些文字,一边不自觉地哼唱起来了呢。

……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你远在天边却近在我眼前

……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

好吧。

好的。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竟然写的那么好的文章,谢谢你

  2. 爱读书的黑夜说道:

    这些字留给我的是感动之后的思索,谢谢冰哥

  3. 匿名说道:

    作者感情非常丰富,笔下的人物鲜明,读大冰这几篇令人身临其境。一股沧桑厚重空旷孤独流浪以及空虚寂寞感扑面而来。人,为什么活着?是爱情,感情还是亲情或是自由呢?

  4. 华影说道:

    看别人的故事,品自己的人生!其实,看他人的故事时,何尝不是在看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