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 七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七)

马鞍山的午夜,街边的大排档,我和毛毛喝酒,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一箱酒没了,又一箱酒没了。

我说:毛毛,你卖什么关子啊?你要是懒得讲、不方便讲,你和我说一声就好,我他妈不问了还不行吗?!

毛毛嗤笑,他指着我,对木头说:你看你看,没结过婚的就是沉不住气……我要掀桌子,他劲儿大,把桌子摁得死死的,他说你别闹,我说我说。

毛毛说:2007那年,我和木头是怎么认识的,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我还不能告诉你,因为时候未到,现在就说……太早。

他说:我快进到2009年说起……我说:为什么?

他瞪着眼说:因为2009年更有意义!

毛毛捏着木头的手,对我说:2009年……五年了吧……五年前的一天,我陪她逛街,我鞋带松了,她发现了,自自然然地蹲下来帮我系上……我吓了一跳,扭头看看四周,此时此刻这个世界没有人在关注我们,我们不过是两个最普通的男人和女人……我对自己说:就是她了,娶她娶她!

木头哎哟一声轻喊,她嘟着嘴说:毛毛你捏痛我了。

毛毛不撒手,他已经喝得有点儿多,他眉开眼笑地指着木头对我说:我老婆!我的!

我说:你的你的,没人和你抢。

他眼睛立马瞪起来了,大着舌头,左右睃着眼睛喊:谁敢抢我砸死谁!

我说:砸砸砸砸砸……

毛毛摇晃着脑袋问我:你说……人生是场旅行吧?

我说:是是是,你说是就是。

他问:那旅行的意义是什么?是遇见、发现,还是经历?

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傻笑着,噘着嘴去亲了木头一口。

亲完后他又傻笑了一会儿,然后一脑袋栽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木头怜惜地胡噜着毛毛的脑袋,一下一下地,蛮温柔,像在抚慰一个孩子。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等等。

我到底不知道你们2007年相识时,究竟发生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