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椰子姑娘漂流记 · 三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三)

可笑妹妹和椰子姑娘情比金坚。

有哲人曾说过,一个女人最大的同性对手不是婆婆,而是闺密。

这句话在可笑妹妹和椰子姑娘面前貌似不成立。

很多的闺密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惦记着对方男朋友了,她俩三十岁的时候还手拉着手在街上走,像俩小姑娘一样,一点儿都不怕羞。

大部分的闺密都是从发小、同学、同事中发展而来的,偶尔也有对客户的逆袭,可笑和椰子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种。椰子是可笑从大街上捡的,拉萨是个福地,她俩在那里相识。

有个很奇妙的现象,旅行中结识的朋友,往往关系维系得最持久,远长于其他模式的友情。

我和椰子姑娘也相识在多年前的拉萨,当时我是拉萨“浮游吧”的掌柜,她是个自助旅行的过客。

第一面的印象很和谐,她给了我一瓶啤酒和狠狠的一巴掌。盗墓笔记小说

我那时刚刚经历完一场漫长旅途:某天深夜在酒吧唱歌时,唱哭了一个女孩,然后因为一句玩笑,陪着这个女孩一步一步走去珠峰。

出发时,我只背了一只手鼓,那个女孩身上只有一串钥匙、一本护照和一台卡片相机,我俩身上都没什么钱。

路费是边走边挣出来的。

风餐露宿、饥寒交迫,一路卖唱,从拉萨的北京东路浮游吧里走到了喜马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前。

珠峰下来后,女孩和我分别在定日县城,她道了声“再见”,孤身一人去了尼泊尔的方向,我沿着尚未修好的中尼公路一路卖唱回拉萨。

那个女孩不用手机,我没再见过她。

从拉萨出发时,我没关酒吧门,也没来得及和众人打招呼,导致民怨颇深,一回来就被揪斗了。

大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让我罚站,一边罚站一边坦白从宽。酒吧里那天还有两桌客人,面子丢到家了。

我把过程坦白了一遍后,发现捅了马蜂窝。

一堆人拍着桌子、拍着大腿开始指责我:那姑娘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万一饿死了怎么办?你一路卖唱把人家姑娘带到了珠峰,怎么就没能把人带回来?你怎么就能放心让她独自上路?

我说:唉,没事的没事的,真的没事的。

众人封住我的话头,继续数落我。

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心,但有些话我实在不愿挑明,还有些话实在懒得说出口……我有点儿烦了。

当时年轻,倔得很,我青着脸不再说话,推门出来,坐在台阶上抽烟。

一根烟没抽完,一支啤酒递到了我面前。

抬头一看……不认识,是个陌生人。

我接过啤酒,问:你谁啊?

陌生人操着一口川普说:兄弟伙,你往旁边坐坐,给我挪点儿地方噻。

陌生人坐下后,先是和我碰了一下杯,然后啪的一巴掌拍在我背上,大声说道:做得好!

我吓了一跳,问:你干吗?

陌生人不接话茬儿,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那个女孩子,她不会有事的……因为她已经不想死了。

然后又说:那个女孩子,需要独自去夯实一些东西。

我扭头盯着这陌生人看,好聪明的一双眼睛。

一屋子的人都把这个故事解读成了艳遇,只有这个陌生的客人敏锐地发现了一些东西。

那个女孩和过往的世界切断了一切联系,不用手机,她那夜来到我的酒吧时,身无分文。

随便一首老歌就引得她泪水决堤……她心中一定郁积了莫大的悲伤,很多的征兆指向同一个答案:那天晚上她已然打算放弃自己。

她心里应该全湿透了,只剩最后一丁点儿火苗。

她泪眼婆娑地开着玩笑,守着最后那一丁点儿火苗无力地反抗着自己,她站在悬崖边对我说:带我出去走走吧,去一个比拉萨再远一点儿的地方。

旁人听来不过一句玩笑,或许是她最后的一根稻草,换作是你,你会拒绝吗?然后是两个陌生人的一段漫长旅途。

漫长的旅途结束时,她站在珠峰大本营的玛尼堆上对我说:你把在拉萨时唱哭我的那首歌再唱一次吧,这次我不会再哭了。

……

是哦,珠峰的那一刻,当她话一出口,我便知道她不想死了。

我参与的不是一次旅行而是一场修行,女主角最终重新找回了内心强大的力量,自己拯救了自己。

在这个故事中,我不过是个配角,戏份既已杀青,又何必狗尾续貂?

接下来的故事,她不需要旁人的陪伴了,单身上路就好,就像这个陌生人说的那样:这个不用手机的女孩需要独自去夯实一些东西。

世界太大,难得遇到几个懂你的人,当浮一大白。

我坐在酒吧台阶上和那个陌生人喝掉了整一箱的拉萨啤酒,然后做了九年的朋友。

那个陌生人叫椰子姑娘。

八年后,我动笔把《不用手机的女孩》的故事记录下来,放在书稿中。我原原本本地描述了分别的过程,并援引了椰子姑娘当年说过的话:……那个女孩子,需要独自去夯实一些东西。

我把初稿发给椰子姑娘看,她是那篇文章的第一个读者。

出人意料的是,她在回复我的邮件中帮我删改了故事的结尾,去掉了我和不用手机的女孩最后的分别,以及她曾说过的那句话。

我不解,电她。

彼时,椰子姑娘坐在地球另一端的清晨里反问我:大B,你三十几了?

我说:33岁啊。

椰子姑娘说:如果今天的你重回当年,你依旧会选择分别吗?还是会选择继续陪着那个姑娘走下去?

我说:这个故事和爱情无关……

椰子姑娘说:不用解释给我听,去解释给自己听吧。

我说:我擦,当年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说:当年的我和当年的你,都远比今天年轻。

我说:闭嘴,杀死你。

我挂断电话,忆起珠峰脚下的岔路口,不用手机的女孩站在我面前,微笑着对我说:……就在这里分开吧。

我说:哦,那拜拜喽。

我独自走啊走啊走,面前一条尘土飞扬的路。

没有回头,没有走出百米后的转身相望,没有背景音乐蒙太奇长镜头。

没人告诉过我,很多人一辈子只能遇见一次,擦肩而过就是杳然一生。

2013年秋天,书稿面市,椰子姑娘删掉的结尾我没再加回去。

《不用手机的女孩》的故事,止于珠峰上的那一刻。

我说: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第一个抱着手鼓在这唱歌的流浪歌手,也不确定咱们算不算第一对一路卖唱来珠峰的神奇组合,我甚至不确定在这个高高的玛尼堆上应该献给你一首什么样的歌。

她说:你给我唱《流浪歌手的情人》吧,哎呀好开心呀,好难为情啊,赶紧唱吧赶紧唱吧……

她不是这样说的。

她站在猎猎风马旗下,微笑着对我说:再给我唱一次《冬季怎么过》吧。她孩子一样背着手,对我说:这次我不会再哭了。

……

你一直到现在都还不用手机吗?

我一直不知晓你的真实姓名。

中尼公路早就修好了,听说现在拉萨到珠峰只需要一天。这条路我后来不止一次地坐车经过,每过一个垭口,都迎风抛洒一把龙达……想起与你的同行,总觉得如同一场大梦。

我背着的那只手鼓早就已经丢了。

八年了,那个头花你现在还留着吗?

你知道的哦,我不爱你,真的咱俩真谈不上爱,连喜欢也算不上吧。

我想,你我之间的关系比陌生人多一点儿,比好朋友少一点儿,比擦肩而过复杂点儿,比萍水相逢简单点儿……

一种历久弥新的暧昧而已。

像秋天里两片落下的树叶,

在空中交错片刻,

然后一片落入水中随波逐流,一片飘在风里浪荡天涯。

我再没遇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儿。

我把新书邮寄了一本给椰子姑娘,在扉页上签了名,并很矫情地赠言:得之坦然,失之淡然,顺其自然,与大椰子同学共勉。

她把我的书翻到《不用手机的女孩》那一篇,拍照发了朋友圈,就一句话:八年前的故事,今天画上句号了。

好吧,椰子,我的故事画上句号了,你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