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椰子姑娘漂流记 · 六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六)

小区里绿树成荫,椰子姑娘深入虎穴。

打开门,惊着了。

这哪里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家,单身男人会有这么整洁有序的家?

每一扇玻璃都是透净的,每一寸地板都是反光的,黑色的巴塞罗那椅,白色的窗纱和白色的墙壁。书房里的书直通天花板,每一层都静谧,每一层都整齐。植物呢?

椰子姑娘找植物。找来找去找来找去……窗台上有两个塞满腐殖土的花盆,半片叶子都没有,植物呢?

椰子姑娘找到厨房,饮水机是满的,明显是新换的,灶台擦得一滴油花儿也看不见,白底蓝花的围裙叠成方块儿搭在旁边,女式的。

冰箱里倒是有植物:芥蓝、苹果、番茄和卷心菜。

冰箱里还冰着啤酒,她最爱喝的那个牌子。

椰子姑娘一头雾水地坐到餐桌旁,手旁有张裁成正方形的卡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她拈起来念。

他写给她的,抬头用很正式的措辞写道:椰子台启……台启?她乐了一下,接着往下读。

他提到了植物。他写道:红色花盆里埋着满天星的种子,黑色的花盆是三叶草,喜欢哪种就往哪个花盆里浇水吧。

……

他写道:衣柜已经为她腾出了一半的空间,新的牙具放在新杯子里,白色窗帘如果不喜欢,抽屉里有黄色的窗帘,都是新洗的,碟片的类型和位置已摆好在电视柜暗格中,遥控器换好了电池,也放在里面……

这是一张类似酒店注意事项的东西,手写的。按照顺序,他逐条写下她在使用中可能会碰到的问题和解决办法,由门锁、炉灶、热水器的使用到网络密码、开关位置……以及各种维修人员的联系方式。

可以看得出来,为了让她能够看清楚,他尽量在改正以往字迹过于潦草的习惯,20厘米见方的纸片上整整齐齐地布满了方块,他居然用铅笔在纸上浅浅地打了格子。

卡片末尾处有几句话。

“我能力有限,能为你做的事也有限,安心住下,不要拒绝,听话。”

听话?这语气这口吻……这两个字好似锥子,飞快地挑开了一层薄膜。

椰子姑娘的心怦怦跳起来。

相识六年,她以为他们只能做普通朋友,万万没想到他竟对她如此怜惜,比一个爱人还要体贴。

椰子姑娘捂着心口问自己:他一直在喜欢我?

怎么可能,他那么内向我这么疯癫,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如果他是喜欢我的,为何这么多年来从未听他说起过……

椰子姑娘努力回忆,怎么也觅不到端倪,除了最初的那一句“你好看”,六年来他老老实实地做朋友,并无半分逾越。

她心说,哈哈,是我自己想多了吧,椰子啊椰子,这个世界上幸运的姑娘那么多,哪里轮得到你这个走霉运的家伙来当偶像剧女主角?

她站起身来满屋子里溜达,手拤在腰上,自嘲地哈哈大笑,一颗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她忽然发现自己对他始终是有好感的。

……怎么可能没有好感,一开始就有好感好不好,不然当年干吗拿走他的两块比萨,不然后来干吗老是见面聊天、喝茶吃饭?在他面前永远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每次只要是他来接机,总会有种隐隐的心安。

可六年来习惯了朋友式的相伴,这份隐隐的好感并未有机会明确成喜欢……纸片上“听话”那两个字戳着她,他从未用这么温柔的口吻对她说过话,她拿不准这到底算什么。

心跳得厉害,她开冰箱取苹果,边啃边溜达到卧室门口,门是半掩着的,她随手推开。

椰子姑娘在2007年的夏日午后发出一声尖叫。

她扔掉手中的苹果,一个虎扑,把自己拍在了卧室的床上。

她喊:公主床!我的公主床!

她把自己伸成一个“大”字,努力抱住整张床,她喊:……你不是丢给搬家公司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是个魔法师吗?这简直是个奇迹。

椰子姑娘久久地趴在公主床上,这座城市是个战场,一直以来她习惯了孤军奋战,未曾察觉背后有双眼睛一直在默默陪伴。

这种感觉奇怪又新鲜,芥末一样猛地轰上脑门,顶得人头皮发麻、鼻子发酸。眼泪不知不觉地来了,好委屈啊……

椰子姑娘的脑子不够用了,真没出息,怎么会这么委屈?为何发觉自己是被人心疼着时,竟会委屈成这样?

她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独自摔倒的孩子不会哭喊,往往是家人在身边时才哭花了脸。

在此之前,椰子姑娘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砸肿了脚指头自己用创可贴缠,现在忽然冒出来一片树荫,一转身就是一份触手可及的安全感。

椰子姑娘虽是条汉子,但很多事情在不经意间慢慢发生改变,接下来的一整年,她惊恐地发现自己耐受打击的能力仿佛忽然变弱。

是因为察觉到树荫的存在了吗?

她给他打过电话,在她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当时他正在北海涠洲岛的海滩上散步。她开始诉说越来越恶化的现状、内心的失重感、对明天的恐惧……语无伦次,语速越来越快。

她没有向人诉苦的经验,嘴里一直在重复:我好难受,我心好慌。

我说不出来,我真的说不出来。

海潮声从听筒那头隐隐传过来。

她说:你在听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想找你当垃圾桶……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海潮声不见了,电话那头是他平静的呼吸。他淡淡地说:放心吧,有我呢……这是他思虑许久后想要说出的话。

他说:如果需要,我马上出现。

他说话的口气很认真,仿佛和她只隔着半条马路,只要她一招手,他就会沿着斑马线走到她的红灯下。

电话的那头,椰子姑娘突然清醒了。

该怎么接话?该怎么回答?……天啊,我到底是想要什么,我到底是想干什么?长长的一段沉默,椰子姑娘逐渐冷静了下来。

她说:没事了,我好了,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废话。

挂了电话,她想抽自己嘴巴,她跑到浴室指着镜子里的自己骂:椰子!你就这点儿出息吗!

椰子姑娘第二天重新搬回了60平方的小公寓。

她在那套房子里住了十一个月零三天,蔷薇花开满了窗台。

公主床她没搬。

故事再次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