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小因果 · 四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四)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相处的时候没什么异样,一分开就不行了,一个月后我居然想他想得不行了。

我惊讶地发现我喜欢上他了,这怎么可能?!他长得像大耳朵图图一样,又显老,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可是,如果并非喜欢上了他,我怎么会满脑子都是他?睡着了想的也是他,睡醒了想的也是他……

在我二十几岁的人生里,第一次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我没办法去问妈妈,也不好意思向爷爷奶奶开口求教,言情小说和偶像剧没有教过我如何去应对这样的情况,我有些傻眼了。

我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或许是他身上那种独特的成熟吧,让人忍不住微微仰视。

不对,这种解释好像又不成立,他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密感,好像我们很久之前就曾相识相恋过一场一样。

说来也奇怪,一旦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他了,他的模样在自己心里好像也没那么老了,甚至有一点儿帅了。朝霞

我忍不住联系他,在QQ上给他留言,和他聊我的工作,他细心地给我建议。我把我对社会的一些疑惑向他和盘托出,他也是有问必答。

但当我尝试着把话题往情感上迁时,他却并不接茬儿。

看来,在他心里我没什么特别的,他或许只把我当个普通的小朋友对待吧,这种感觉让人蛮失落的,我长得又不难看,他怎么就没想法呢?

我有一点点生气,故意在QQ上聊天聊一半就闪人,但好像我不主动和他说话,他就不主动和我说话,我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我是个女孩子啊,怎么可能主动表明好感?但我又不舍得不和他聊天讲话,于是这种QQ聊天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好久。

这种聊天唯一的好处,就是对他的了解越来越多了。他过往的人生经历无比丰富,曾穷得掉渣也曾经历过数次生死,他现在的生活好像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事业貌似很成功,但工作之余并非天天应酬、酒局不断,他经常出门溜达,有时候去寺庙里住,有时候去爬雪山。他好像很喜欢一个人独处,去哪里都是一个人行动。

我觉得我和成子哥哥的人生价值取向是不同的,他活得很自我,好像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不羡慕他的生活方式,但很羡慕他能有属于自己的价值体系。明白自己人生方向的人,多让人羡慕哦。

喜欢上一个人了,难免患得患失,他有段时间常常往佑宁寺跑。有一次,他无意中向我描述了僧人的生活,言辞间满是向往,这可把我吓坏了,可千万别出家啊,我还没来得及告白呢。

还有一次,他去雪山,消失了快一个星期,我联系不上他,急得嘴上起泡。

一个星期后才知道他在雪山里面遇到了狼,他在电脑那头很随意地提了一句,却让我气得打哆嗦……真恨不得把他拴到裤腰带上了。

更令人生气的是,我这么担心他,他却一点儿都不知道,我又没办法开口对他说,心里面像堵满了石头子儿一样,难受死了。

终于,我忍不了了,攒了年假去西宁,却不敢挑明是去看他,只说是想再去一次青海湖。

我去探望了妈妈,又给爷爷奶奶做了一顿饭,然后揣着一颗200摄氏度的心冲上火车,时逢铁路提速,但我觉得慢,恨不得下一站就是西宁。

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我从诸暨丽水来……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想你就在那里,这温州城就像含有珠宝在放光。

西宁,西宁,一想到这个地名就让人高兴得发慌,它也仿佛含着珠宝一样,熠熠地发着光。

我没想到西宁不仅会放光,还会打雷刮风下雨闪电……这次西宁之行可把我哭惨了。

我并不知道我到西宁时,成子哥哥已经散尽家产,即将跟随一位老僧人出门游方。上次他请我吃的牛排,这次是牛肉面,他隔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告诉了我这一消息,语气淡定得好似在说别人的事。

我立马傻了,完了!他要当和尚去了!

出什么事了?不正是事业的黄金期吗?多少人羡慕不已的收入,怎么说放就放下了……你是不是得什么绝症了?干吗要走这一步!

我急得直拍桌子,他却哈哈大笑起来。他说:你太小,说了你也不明白,不是说一定要受了什么打击才要走这一步,只是想去做而已,就这么简单,不要担心不要担心,我好着呢。

你好我可不好!我手冰凉,胃痛得直抽搐,真想把桌上的一碗面扣在他头上,一想到这颗脑袋将变成光头,我心都快碎了。

用了一吨的力量才按捺住脸上的表情,我挤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央求成子哥哥带我去见见那位僧人,他爽快地答应了,带我挤公交车去见僧人,我坐在公交车上晃来晃去,难过极了,他这是把自己的后路都给绝了呀,连自己的车都送人了。

僧人在喝茶,给我也沏了一杯,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而已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神奇之处,而且话极少,脸上木木的没有一点儿表情。他和我寒暄,问我哪里人,我说我是四川人,他说四川好啊,好地方哦……寒暄完毕,僧人默默地烧水,小铁壶坐在小炉子上咕嘟咕嘟的,他不再说话。

我脑子不够用了,礼貌什么的抛到脑后,不客气地开口问道:师父,我不懂佛法,但我觉得如果人人都像成子哥哥这样抛家舍业,那不消极吗?

僧人木木地点点头说:唔,人人……真想把他的胡子都揪下来!

我接着问:您干吗不带别人,非要带成子去游方!佛家不是讲六根清净吗?他今天中午还吃肉了呢!他尘缘了了吗,就去信佛?

僧人木木地:唔,尘缘……

成子哥哥觉察出我话语间的火药味儿,开口道:豆儿,话不是这么说的,吃过肉不见得不能信佛哦,总要一点一滴去做。再说,信佛这回事,是累世劫种的因,这辈子得的果,缘分如此,坦然受之罢了。

很多话再不说就晚了,我不敢看成子,看着茶杯说:那你和我的缘分呢?我们之间就没有因果吗?!

我没敢看他,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天啊,好尴尬好尴尬,气都喘不上来,给我一个洞让我躲起来吧。

成子一声不吭,该死的,你倒是说话啊,你和我就一定没缘分吗?

僧人忽然呵呵地笑起来,满脸皱褶,刀刻的一样,他抬眼看看我又看看成子……眼睛好亮。

他笑着冲我点点头,我死死地盯着他那被胡子埋住的嘴巴。

他却只是说:唔……

成子哥哥和僧人飘然离去,临走什么也没说,我从青海一路哭回四川。

我不能去找闺密或同事诉苦,人家没义务给我当垃圾桶,我也不能去找爷爷奶奶哭,他们年纪大了,不能让他们着急。我去探望妈妈,却在见到她之前把眼泪生生憋了回去……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不能让妈妈觉得我没出息。

可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没有排水口,没有泄洪口,满满当当地堰塞在身体里,闷痛闷痛的。

我心说这算什么啊,这连失恋都算不上啊,我到最后连人家喜不喜欢我都不知道……他万贯家财都不要了怎么可能要我啊?摆明了没缘分啊!我告诉自己他有什么好的啊,长得又不帅,行为又这么奇怪,赶紧忘了吧,赶紧忘了吧……没想到一忘就是两年。

两年也没能忘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