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小因果 · 六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六)

自此,伴君行天涯。

从四川到贵州再到云南,我跟着他去了很多地方,一个个村寨,一座座茶山,有时落脚在茶农家,有时搭伙在小庙里。成子和我兄妹相持,以礼相待,有时荒村野店只觅得一间房,他就跏趺打坐,或和衣而眠,我有时整宿整宿地看着他的背影,难以名状的一种安全感。

他缄默得很,偶尔大家聊聊天,谈的也大都是茶。

我跟着他不知饮下多少担山泉水,品了多少味生茶、熟茶。

除了饮茶,他是个物质需求极低的人,却从没在衣食上委屈了我,我初饮茶时低血糖,他搞来马口铁的罐头盒子,里面变着花样的茶点全是给我准备的。

我有时嘴里含着点心,眼里心里反反复复地揣摩着:他是否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呢?一旁的成子面无表情地泡茶喝茶,和他师父一个德行。

我说:喂喂喂……

他抬头说:嗯?

一张老脸上竟有三分温柔,是的没错,稍纵即逝的温柔,水汽一蒸就没了。

我慢慢习惯了喝茶,茶苦,却静欲清心,越喝越上瘾,身旁这个曾经沧海的男人,也让人越来越上瘾。

古人说“宁搅千江水,莫动道人心”,他是俗家皈依弟子,算不上是道人吧,我越来越确定我就是他那未了的尘缘。

这浑水我搅定了!

他若是茶,那就让我来当滚开水吧,我就不信我泡不开他!

就这样,兜兜转转,一路迤逦而行至滇西北。

抵达丽江时,暑假结束了,成子开始旁敲侧击提醒我回家,我只装傻,一边装傻一边心里小难过,坏东西,当真要我走吗?在我心里早已没你不行了好不好?你拿着刀砍、拿着斧子劈也分不开我呀。盗墓笔记小说

我决定先发制人,都说男人在黄昏时分心比较软,我选在黄昏时分的文明村菜地旁和他摊牌。

他爱吃萝卜,我掏出一个洗得干干净净的大白萝卜请他吃,趁他吃得专心的时候问他:成子哥哥,我给你添麻烦了吗?

他一愣,摇摇头。

那你很讨厌我跟着你吗?

他立马明白我的意图了,嘴里含着萝卜道:你要对自己负责任,不能一时冲动,你要想清楚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运了半天的气,说: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我想要有你的生活。

好吧,这就是我的表白,在夕阳西下的丽江古城文明村菜地旁,身边的老男人手里还握着半个大萝卜。

成子皱着眉头看我,皱着眉头的大耳朵图图,他几次张嘴却没说出话来,脸红得要命,那么黑的一张脸,胡子拉碴的,却红得和酱肉一样。

我说:你要是讨厌我不喜欢我对我完全没感觉……就把萝卜还给我。

半晌,他不说话,也没把萝卜还给我,萝卜快被他攥出水来了。

我试探着问:……那就是喜欢我了?

他说:喜不喜欢你,和你过什么样的生活没关系,你还太年轻,不应该这么仓促去做选择。

听话,明天回去吧。

他还是把我当个孩子看!

他凭什么一直把我当个孩子看!

我怒了:你真的狠心撵我走是吧!你真就这么狠?……你一个信佛的人要跟我比谁狠是吧?!

他梗起脖子说:是!

我双手一击掌,哈地笑了一声,大声说:好!

浑身的血都上头了,我感觉自己的头发像超级赛亚人一样全都竖了起来,浑身的关节都在嘎巴嘎巴响,好像即将变身的狼人一样,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正好旁边是个建筑工地,我拿起一块板砖扬手就往自己脑袋上砸。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板砖就碎了,半截落在脚前半截飞到身后。

他“啊呀”一声大喊,我被紧紧抱住了,勒死我了,砖头没砸死我,却差点儿被他勒死。

我一点儿事也没有,郑重声明一点,我真的没练过脑袋开砖,但不知为什么脑袋连个包包都没起,后来咨询过一个拳师,人家说豆儿你很有可能那一瞬间气贯全身、三花聚顶,金钟罩铁布衫了……

成子把我抱得那么紧,隔着衣服能感觉到他肌肉僵硬得像石头一样,他的脸贴在我的太阳穴上,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脸扭曲变了形,他倒抽着冷气,好像挨了一板砖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叫你再淡定,叫你再稳重,叫你再撵我走。

我努力地扭过脸,毛刷子一样的胡子蹭着我的鼻子,我不觉得扎,蹭着我的嘴唇,我不觉得扎……

然后……

然后……当天晚上该干吗就干吗去了。

(此处涉黄,删除1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