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小因果 · 八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八)

在丽江住得久了,朋友也多起来了。

因为我一直是喊成子为哥哥,故而很多朋友都认为他是我有血缘关系的哥哥,由此闹出了不小的笑话。

当时有一个很不错的朋友,蛮喜欢我的,他是广东人,说娶媳妇就要娶我这样的,还说他现在虽比较漂泊,但在三年之内,肯定会稳定下来,到时候一定向我求婚。

一开始我当他是开玩笑,后来发现不对了,这朋友开始给我送花。

我婉转地拒绝他,说:抱歉,我已经有成子哥哥了。

他说,那你也不能跟着你哥哥跟一辈子啊。

我不跟成子一辈子那跟谁一辈子?!盗墓笔记小说

我哭笑不得,这人太纯良实在了,不论怎么旁敲侧击地说,他都听不明白,只当成子是我表兄或堂兄,且认为成子与我兄妹情深,压根儿不觉得我们是两口子。好吧,怪只怪成子长得实在是太老相了,和我的性格反差也大,没人相信我这样的小姑娘肯跟他。

我怕拖得久了误会更大,就督促成子去摊牌,成子挠了半天头,约了那位朋友去酒吧喝酒。

那位朋友高兴坏了,一见面张嘴闭嘴“大舅子,大舅子”地喊,还拍成子的大腿,成子捻着胡子直咂吧嘴,斟词酌句地开口解释。我没进门,躲在窗外看着,眼睁睁地看见那位朋友的表情从兴奋到吃惊,再到失落。

几天后,基本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了,大家集体震了一个跟头。

后来成子给我讲,很多朋友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到底看上成子的什么。

爱一个人,若能有条不紊地说出一二三四个理由来,那还叫爱吗?

我只知道他身上的每一种特质我都接受,他所有的行为我都认可,他喝茶我就陪他喝茶,他打坐我就陪着他打坐,他开羊汤馆我就当老板娘,他赶去彝良地震现场当志愿者,我就守在佛前念阿弥陀佛,他采购了一卡车的军大衣送去给香格里拉大火的灾民应急,我就陪着他一起押车。

其实,除了朋友们,家人也不是很明白我所谓何求。

我从小跟着爷爷长大,他疼我,怕我吃亏受委屈,他给我打电话说:孩子,你辞去高薪的工作我不怪你,你背井离乡去生活我也能接受,只要你过得高兴,能过上好日子就行哦……你觉得你跟的这个男人他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吗?

我对爷爷说:爷爷您知道吗,好日子不是别人单方面给的,我既然真爱他,就不能单方面地指望他、倚靠他、向他索取。他照顾我,我也要照顾他,两个人都认真地付出,才有好日子。

我说:爷爷放心好吗,我喜欢现在的生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仅要和他过好,我还要把您和奶奶从四川接过来,和你们一起过好日子。

我打电话的时候,成子在一旁泡茶,余光瞟瞟他,耳朵是支棱起来的。

我挂了电话,他开口说:这个……我说:成子哥哥,您老人家有什么异见吗?

他咳嗽了一下,说:这个……凡事还是名正言顺的好哦。

我不明白,拿眼睛瞪他。

他端着一杯茶,抿一口,说:回头爷爷来了,咱总不能当着他的面儿非法同居吧,豆儿,咱们领个证去吧。

我心怦地跳了一下,天啊,这算求婚吗?这个家伙端着一杯普洱茶就这么求婚了?!我说做梦!先订婚,再领证,再拜天地,然后生孩子……按照程序来,哪一样也不能给我落下!

我的订婚仪式和别人不一样。

我不需要靠鲜花钻戒宾朋满座来营造存在感,也不需要像开发布会一样向全世界去宣布和证明,朋友们的祝福一句话一条信息即可,就不必走那些个形式了。我的生活是过给我自己的,编剧是我、导演是我、主演是我、观众还是我,不是过给别人看的。

我知道,于成子而言,也是一样的。

其实对于每一个人而言,这不都应该是事情本来该是的样子吗?

在征得成子的同意后,我和他一起回到四川,下了车,直接带着他去见妈妈。如果说真的需要见证和祝福,我只希望得到妈妈的祝福。

从小到大,不论是开心或难过,我都会坐到妈妈的旁边,我陪着她,她陪着我,不需要多说什么,心里就平静下来了。

妈妈,是我们订婚仪式唯一的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