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小因果 · 九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九)

妈妈年轻时是单位里出名的大美女,当年她是最年轻的科长,爸爸是最帅气的电报员,她追的爸爸,轰轰烈烈的。

据家里人说,当年爸爸和妈妈是旅行结婚,新潮得很,而且是想到哪儿就去哪儿,从四川一直跑到了遥远的东北。那个年代的人们还有一点点封建,爸爸宝贝妈妈,出门是一路搂着她的,路人指指点点笑话他们,妈妈摁低爸爸的脑袋,当着满街的人吻他。

她搂着爸爸的脖子说:不睬他们,跟他们有半毛钱关系。

妈妈做事有自己的方法和原则,爸爸经常出差,她太漂亮,难免被单位里的闲人传闲话,换作别人或许就忍了,她却直接找到那户人家,敲开门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

她不骂人,嘴里只一句话:这一巴掌,是替我们家男人打的。

家里人常说,我继承了妈妈的脾气性格,遇事较真儿,凡事只要开了头就从不退缩。这个说法我无从印证。乖 摸摸头

妈妈是在生完我18天后过世的。

我出生在寒冬腊月,妈妈的娘家人爱干净,见她身上血污实在太多,就给她简单擦了擦身,没曾想导致伤风发烧,且迅速恶化,医生想尽办法让妈妈出汗,但是根本出不出来。

因为怕我被伤风传染,妈妈一直强忍着不见我,第17天时,妈妈让爸爸把我抱了过来,说想最后看看我。

她已经虚弱得翻不动身了,却挣扎着去解衣扣,要喂我一次奶。

旁人劝阻,她回答说:让我给女儿留点儿东西吧……听说妈妈当时一边喂我,一边轻点着我的鼻子说:小姑娘,要勇敢一点哦……妈妈把福气和运气都留给你吧……要好好地长大哦,妈妈会一直看着你的。

妈妈走的时候26岁,我只喝过妈妈一次奶,她只亲口和我说过这一句话。

剩下的时间,她是沉默的。

从小到大,我曾无数次独自坐到她身旁,让沉默的她看看慢慢长大的我。妈妈一直守着我呢,妈妈最爱我了。

我和成子跪到了妈妈的坟前。

我挽着成子,说:妈妈你看到了吗?这是我男人,我要结婚了。

成子抬起手掌给我擦眼泪,不知为什么,泪水越擦越多。

我哭着说:妈妈你留给我的福气和运气我都用着呢……妈妈我终于长大了,妈妈我好像找到我想要的生活了……妈妈你高兴吗?

我们在妈妈坟前跪了好久,返程时我脚麻了,成子背着我慢慢地走路。

我揽着成子的脖子,脸贴在他颈窝里说:我不耽误你下辈子去当和尚,下辈子我不打算嫁给你,我只想这辈子和你把尘缘了了,你去哪儿我就跟着你去哪儿,天涯海角我都去,水里火里我都去。

我感慨道:不知为什么,我老觉得咱们这一辈子的缘分,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成子笑,他说豆儿你知道吗,我的那位僧人师父曾对我说,世上没有什么命中注定,所谓命中注定,都基于你过去和当下有意无意的选择。

选择种善因,自得善果,果上又生因,因上又生果。

万法皆空,唯因果不空,因果最大,但因果也是种选择。

其实不论出世入世,行事处事,只要心是定的,每种选择都是命中注定的好因果。

我说: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