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我的师弟不是人 · 三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三)

古城其实有蛮多颇具灵气的狗。

五一街王家庄巷有把木长椅,上面常年拴着一只大狗,是只漂亮的大金毛巡回猎犬,旁边摆着小黑板,上面写着“我长大了,要自己挣钱买狗粮了”,旁边还放着一个小钱筐,里面花花绿绿一堆零钱。

那大金毛一天到晚笑呵呵地吐着舌头,谁搂着它脖子合影它都不烦。

游客前赴后继,咔嚓咔嚓的闪光灯,早晨闪到黄昏,年头闪到年尾,生生把它闪成了个旅游景点,闪成了那条巷子里的大明星。

我这小半辈子见识过N多个明星,搞电影的、搞电视的、搞艺术的、搞体育的、搞男人的、搞女人的、搞政治的、搞人命的……搞什么的都有。

在我见过的明星里,有的把黑板文案做得特别牛B,有的把钱筐尺码搞得特别大,但没有一个人的耐性比这只狗强。

没办法,人没办法和狗比,你开心,它就乐呵呵的。

有一天,我喝多了汾酒发神经,去找它聊天,坐在它旁边逼逼叨叨了大半天,它乐呵呵地晃尾巴,还歪着头瞟我。

天慢慢地黑透了,狗主人来解绳子,领狗回家,它颠颠儿走了,又颠颠儿地回来了,它劲儿大,拽得狗主人踉踉跄跄地跑不迭。

它把狗绳绷直,使劲把头努到我膝盖上,拿长嘴轻轻舔舔我的手……又颠颠儿地走了。

我酒一下子就醒了。

好温馨。

金毛是狗,哈士奇也是狗。

我下一回喝醉了酒后,回到师父的院子找昌宝,坐到它的身旁逼逼逼……等着它来舔舔我的手。

借着酒劲儿,掏心掏肺地说了半天,一低头……我去年买了个登山包!丫睡着了!肚皮一起一伏的。

悲愤!我摇醒它,骂它不仗义,大家金刚兄弟一场,怎么这么冷血?盗墓笔记小说

它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儿,打了个哈欠,埋头继续睡。

转天我和师弟聊天,说起昌宝傻的话题,有个师弟说:一切烦恼皆来自妄想执着……傻很好哦,总好过七窍玲珑心吧。

另一位说:分别心不可有,什么傻不傻、聪明不聪明的,也还都属于皮相,二元对立要不得,其实仔细想想,众生的自性又有什么不同的呢?

又有一位摁着“分别心”三个字起话头,曰:分别心是众生轮回中最大的助缘,亦是解脱的障碍。很多的修行法门不就是为了让分别心停止下来嘛?少了分别心,心即宁,心宁则见性,自在解脱就在眼前了。我说:是的是的,我记得尼采说,每句话都是偏见,只要不纠结于偏见就好……那位仁兄挠着头问我:大师兄,咱们说的是一回事儿吗?

我说: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儿吗?那个,你说的是什么?

他说:分、别、心、啊……

我跑去请教大和尚分别心的话题,请他开示。

他是典型的禅宗和尚,你不问我不说,问了也不好好说,只是叫我施粥去。

我说:师父啊,我驽钝,你机锋打浅一点儿好不好,只是请教一个问题罢了,干吗搞得那么麻烦非要施粥?施粥和分别心有关系吗?

他笑,不解释,只一味让我去施粥,顺别写个偈子交作业。

《魏书?孝文帝本纪》记载,北魏太和七年,冀州饥荒,地方贤达“为粥于路以食之”,一举救活了数十万人,善哉善哉,大善举哦么么哒。

我没那么大的能力救殍于道,只煮了一锅八宝粥端到大冰的小屋门前,师父买来花生豇豆帮我煮的。

锅盖敞开,一次性杯子摆在一旁,搞了个小黑板,上书二字:施粥。

八宝粥香喷喷的,七宝美调和,五味香糁入,我自己先吸溜吸溜地喝了一杯,又蹲在一旁守株待兔。

施粥是种功德,可添福报,若供养的是过路菩萨,功德更大,考虑了一会儿后,我捏起粉笔,书偈曰:

娑婆多靡疚,

苦海自有舟,

白衣论浮沉,

菩萨来喝粥。

从中午到半夜,没几个人来喝粥,时乃盛夏时节,大半锅粥生生馊在锅里。

我郁闷极了,跑去问大和尚怎么没人来喝粥。

他说:……一定是你把粥煮煳了,卖相不好。

我说:师父别闹,粥又不是我一个人煮的,咱好好说话。

他笑嘻嘻地说:你偈子写得也太功利了,怎么着,这锅粥专供八地菩萨啊?口气这么大,六道众生怎敢来受施?

我说:擦,这算分别心吧,怎么不知不觉就起了分别心了?

我痛定思痛,第二天重新煮了一锅粥,因思想压力太大,煮煳了。

我端着煮煳了的粥来到小屋门口,思量了半天,重写偈子曰:淘米洗豆水三升,

生火烧水大锅盛,

一念清净掀锅盖,

掀开锅盖空不空。

你说奇怪不奇怪,明明是煳了的粥,不到半天工夫,锅空了。

最后一个跑来刮锅底的是江湖酒吧的小松,我说小松你又喝高了吧,煳粥锅底你刮什么刮?

他醉醺醺地回答:管它煳不煳,反正又不要钱,干吗不来一碗……好嘛!他倒是不起分别心。

接连施粥了好几天,偈子写了又擦,擦了又写,八宝粥煮了一锅又一锅,来喝的人有游客,有常住民,还有丽江的狗们,昌宝师弟也跑来喝粥,它牛B,喝了半锅。

最后一天施粥时,我跟大和尚说我隐约懂了,大和尚问我懂了什么了。

我闭着眼睛念: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分别心不可得。没有分别心并不是看一切都没有分别了,而是清楚地看到一切分别,但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大和尚叹口气:真懂了吗?真懂了的话你就不会说了。

我说:好吧好吧好吧……师父,今天粥还剩小半锅,咱俩分着喝了吧。

我冲院子深处喊:宝啊,快点儿来喝粥了,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