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我的师弟不是人 · 四

大冰2015年07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四)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我不着急,有心修佛,慢慢来就是,反正还年轻,不怕摸索。

我感觉昌宝师弟也是如此心态。

有段时间,我一直怀疑昌宝开始尝试游方。

它长到三四岁时开始阶段性地离家出走。

昌宝离家出走的那段时间,大和尚正忙着在小院子里种地,他掀走近一百个平方的青石板,又亲身背来一筐一筐的土,最后种了满院子的向日葵和土豆,葵花子当茶点,土豆当主食。

大和尚恪守百丈清规,览经入田,自耕自食自给自足,农作和禅悟并行不悖。此举乃释门自古至今的传承:云门担米、玄沙砍柴、云严作鞋、临济栽松锄地、仰山牧牛开荒、黄檗开田择菜、沩山摘茶合酱……

禅宗沩仰的祖师仰山和尚曰: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禅,酽茶两三碗,意在镢头边。

我的大和尚师父也意在锄头边,故而那段时间院子门关得不严,昌宝经常刺溜一下就没狗影了,然后过个三五天才回来。

长的时候是一两个星期。

回来后一看,肚子没瘪,毛色没发污,只是爪子脏得厉害,看来是游方有志,蹑忘疲。

我去找它聊天:宝,跑哪儿去了?没犯色戒吧?

它傻呵呵地摇尾巴,一副痴呆的表情。

我说:你别装傻,老实交代,说不清楚的话把你拴起来,不让你出门了。

大和尚在一旁拄着铁锹说:你有那个闲工夫逗昌宝,不如腾出工夫去抬点儿农家宝来。

农家宝又叫米田共,这个基本常识我还是有的,故而借口上厕所尿遁。

我后来和师父说,昌宝这么乱跑的话,万一被人给抓住吃了怎么办?还是拴起来吧。

大和尚泡着茶,慢悠悠地和我说:众生各有其宿世因果——你操那些心干吗?大和尚说昌宝五戒持得好,自有天龙护持,他不担心它被人给吃了。

我说:奇怪咧,您前两年散步的时候不是还满大街追昌宝嘛,怎么现在反倒不怕它乱跑了?

大和尚指着昌宝说:光你长岁数啊,它也长岁数的好不好,咱们昌宝现在长大了,自己知道好歹。

好吧好吧,算我瞎操心,各自的因果,各自坦然受之好了。

傻人有傻福,傻狗也有,希望它遇见的都是好人吧。

我最后一次见昌宝是在大冰的小屋门口。

我喊了它一声,它扭头看我,打了个饱嗝。

我正端着一份素三鲜饺子在吃,喂了它两个,它边吃边打嗝。

我喂它水喝,骂它太嘴馋。

它边喝水,边眼巴巴地往饺子碗里瞅。

还想吃?不给!

好奇怪,它是只习惯了吃素的狗狗,满世界游方的时候靠什么果腹的呢?

昌宝后来失踪的时间越来越长,有人说在束河见过它,它站在溪水边的石头上一动不动,目视流水,入定一般。也有人说在金塔寺见到过它,香火缭绕的大殿旁,它晒着太阳呼呼地睡大觉,从日出睡到日落。

还有人说在文海见到过它,它不急不慢地溜达着,在荒无人烟的花海里闲庭信步。……师弟说,昌宝有时候会回来小院儿转转,蜷曲在大和尚的脚旁呆呆地躺上一会儿,然后起身溜溜达达地离开。

大和尚不怎么操心它,该种地种地,该喝茶喝茶,只是在它离开时客气地寒暄一句:走了哈……

走了。

走了走了,昌宝后来走得很远,离开丽江了。

我很久没见过昌宝了。

听说它现在在大理。

有种说法是狗贩子把它拐卖到了那边,卖了三万块。

还有一种说法是,它自己溜达过去的……真惊悚,200公里的路,它怎么溜达过去的?举爪拦车吗?

总之,昌宝师弟是在大理了。

很多人在人民路见过它,还有人在才村的海边见过它,都说它胖了。

我和大和尚提及这些传言,他说:挺好的,它有它的因缘福报,这不活得挺好的嘛。是啊,操那么多心干吗?有缘则殊途同归,无缘则来世再聚吧。

院子里的向日葵开了又谢,葵花子已经吃了好几茬儿了。

傻狗,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写这篇文章写到这里,有点儿想念昌宝师弟了,不多,一点点。

你去过大理没?

如果你路过大理,如果你遇见一只傻呵呵的哈士奇,麻烦你替我和它握握爪。如果它乐意,你可以喂喂它。

我师弟喜欢吃饺子。

这篇文字与文学无关,不必过度解读。

这篇文字与佛法也无关,开口即是错。

我多么希望我所阐述的只是一种无须多言的常识、一种理所应当的自然现象,就像头顶的星云永恒旋转。

好了故事讲完了,该干吗就干吗去吧。

无量天尊,哈利路亚,阿弥陀佛么么哒。

乖,摸摸头。

共 2 条评论

  1. Yezi说道:
  2. 说道:

    好神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