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之一、牧云笙 7

今何在2016年06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7

那一天,牧云笙记不清是哪一日了,只记得光明灿灿的,风徐徐吹起城边的柳叶。他的记忆仿佛所有人的都在笑着,仿佛一切都那么美好。

这天是他命运改变之日么?直到他迟暮之时他也无法确信。

牧云笙看到了那人,白发高冠,苍老干瘦。

“这是世上极致的宝物,我要把他给予能看清它的真实的人。而他要用他最珍视的东西来交换。”

“这宝物究竟有何妙处?”他的父皇,明帝牧云勤好奇问道。

“要展示此宝,首先请陛下在皇城殿外搭起十丈高台,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在高台中用柔丝系一横杆,中开一小孔,与此珠径相同,也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然后等到三日后云殇之交时分,一分不能多,一时不能少,那时我方能展示此宝。”

明帝上下打量这个人,然后点点头。“好,依你而言。但届时没人愿意与你换此宝物,你就要被以欺君之罪处斩。”

三日之后,高台搭起,明帝与好奇的嫔妃皇子与官员们站在太华殿阶上,看献宝老人登上高台,用一个形状古怪的记满刻度的工具不停的计算着什么,极小心的调整那系着横杆的丝线的长度,使横杆保持在某一高度,并使横杆的孔眼所对的角度与光的角度一致,然后将明珠慢慢填入横杆中的小孔。

人们看见,光从明珠中射过,地上现出一个小亮斑。

“这珠子看来能汇聚光线,从十丈之高射下的光,仍能汇成小点,到也是稀罕物。”明帝点点头。嫔妃和众臣开始恭喜陛下得了个宝物,人们开始喧哗一团,也没有人再注意那地面。

牧云笙那时正站在明帝的身边,清亮的眼睛紧盯着那个光斑。突然他看见了什么,紧紧拉着明帝的衣袖:“父皇,父皇,你看!”

明帝看去,地上却仍只是那个光斑。他拍拍小笙儿的头:“呵呵,很有趣是不是。一会儿把它送给小笙儿玩,好不好。”

“父皇,父皇,它在变大!”

明帝再次瞧去,果然,那光斑似乎大一些了。再看一会儿,那光斑变大的速度正越来越快。

明帝一挥手,止住旁边聊天的众人。大家全都安静了下来,屏息望着那光斑正变成一团方圆十数丈的光晕。

“那光里面好象有什么……”小牧云笙的眼睛中仿佛也映出了光亮。

可众人只看见模糊的一团。但这光晕中的确是有明暗相混之处的,可见这珠中并非是纯无一物,似乎有着什么杂质。随着时间推移,那光与暗在交混着,似乎被搅动的含沙之水,又似乎混沌初开时的争斗。

日瞽之影移动,云时和殇时交替的那一刻来临了。

那些光影突然清晰了起来,那一刹,在大殿高阶上观看的众人全部惊叫了!

那地上金线勾勒,分明是层层楼台,烟云缥缈,恍若仙宫突降人间,还能清晰看到楼阁之上,人们欢舞畅饮,衣带欲飞。那是一幅由光线画成的巨画!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退后一步,以为望见海市蜃楼。

然后,更让人惊讶的事发生了……随着光角度的推移,那楼阁竟如立体一般的转了角度,那之前只能见到侧面的画中人,竟渐渐可见面容。那阁间云气也象正缓缓飘移一般。观者仿佛在云上飘浮,看着下方的缥缈殿宇,而云气中,一重楼阁之后,竟又显出一重,隐隐约约,竟连绵错落,不知有多深远,。

人们方见此景,哗然尖叫之声不绝,到了后来,竟然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已呆在那里。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明帝惊喊着,忘记皇帝的庄重。

“此珠流传在世间,已不知多少年了,珠中,是不知何人所刻下的一幅海上牧云图。”献宝老人走下高台,躬身说道,“据前人的记载,在不同的时辰不同的星辰之光映照下,所看到的景物是不同的,而且光线的远近,握珠的角度,都会改变所映出的景色,甚至可以说任何一次所观到的画都是不相同的。数百年来,有人说看到了十九座楼阁,有人却说是三十一座,有人说楼中欢宴之人有二十五人,却有人说是二十七人,有人拓出了画中题的诗词和楼阁上的匾联,共计一千一百一十三字,更有人说在一年明月最盛之时,看到一位美丽女子挟弓而立,身后缓缓展开一双羽翼。更没有人知道这珠中,还藏着多少奇景。”

小牧云笙却突然问道:“这样的奇物怎可能由人力所制出?”

献宝人笑道:“传说是当年有人为了赌约,先是用至纯惕透之玉雕出了实物大小的宫阙,然后又集中全天下的术师之力将其缩小万倍,置于深海取得的鲛泪珠中。但又有人说这本是一神鸟的眼珠,因为在海上看到了这一奇景,所以映在眼中,死后此眼珠也长存不朽。更有人说那珠中本有一奇微之国,那些人物本是活的,只是珠中日月比人世要慢得多,所以他们千年长在。”

“果然是奇物,”牧云勤道,“你需要什么赏赐?”

老者摇摇头:“我说过了,想拥有此物的人,要用他生命中最珍视的一样东西来交换,比如您,陛下,您想得到这颗珠子,就请用您的皇位来交换吧。”

“放肆!”明帝大怒,“你是疯子吗?”

“陛下不愿换就算了,那么,我将去再去宛州,瀚州、宁州、澜州、越州……寻访天下的主人。”

“天下的主人?”

“是的,我说过了,用你最珍视的东西来交换它,它能给你天下。”

“你在说什么?”明帝冷笑着,“你要我放弃了皇位来换这东西,却反可以得到天下?”

“是的。”

“赶出去!”明帝挥手。

老者笑着一挥手,高台在瞬间崩塌了,那明珠直坠下来,所有人都以为它将在地上粉碎了。少年牧云笙惊呼了一声,冲上前去要接那颗珠儿,巨大的木梁向他倒来,在人们的尖叫声中,牧云笙的身影消失了。

尘埃散去,人们看见六皇子还站在那里,手中捧着那颗明珠,正惊喜的打量。

老者向他走来:“这孩儿,你为何命也不顾了,却要来拿这颗珠子?”

“我……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只觉得这样的奇物,若是就这样毁去了,是再用了多少国邦也换不回来的。”

老者唉一声:“不想明白它的价值的人,却是这样的一个孩子。你可愿作此物的主人?”

牧云笙点点头,也不在乎背后明帝怒视的目光。

“哪怕要用你生命中最珍视的东西来换?”

少年不知此话有何深意,心想那些宫中古玩珠宝,怎比此物的灵奇,不论什么样的宝贝,也是值得换的。于是他点点头:“愿意。”

老者大笑:“好,这颗珠儿便是你的了,你既姓牧云,那么此物以后也就改名叫牧云珠了。而你生命中最珍视的东西,将来上天自然会来取走。”

他转身而去,士兵们想上前阻止他,却不知怎的连他袍袖也挨不到,眼看着他消失门外。

明帝怒哼一声,拂袖而回,众人忙跟了回去。轰隆隆人潮退去后,偌大的广场上,只有少年牧云笙,仍在专心致志的把玩那颗珠儿,想明白它的奇妙,而忘了世间所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