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之一、牧云笙 12

今何在2016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12

那个晚上,少年久久不能入睡。一闭目,就看见巨大的混天仪在他面前旋转,仿佛从天至地,无从不是精确咬合的齿轮与机构。

他又握着珠儿入梦进入那幻境。来到那女孩身旁。

女孩见了他,欣喜的迎来:“你每次离开,都要许久才能回来。没有人陪我一起看云说话,我可要愁死了。”

“可我分明才离开不到一天。”

“可这珠境之中,却已过了不知多少时日了。”女孩叹了一声,“以前没有人可以与我说话的时候,天天独自一人,也不知不觉就过了那么多年。可现在知道有个人会来到你身旁,那等待的时光,竟是每一分毫都漫长无比呢。”

她抬眼笑着望向牧云笙,少年顿时慌乱了,低了头不知往哪里看好。生怕一注视少女的眼睛,就会沉醉过去。

“你……还是记不起你的名字么?”少年说。

少女愣住了,却低下头去,有些忧伤。

少年有些慌了:“我是想说……那……那我帮你起一个吧。”

女孩扬起头,眼中晶亮的望着他:“真得么?”

少年望着女孩的眼眸,心中象是有波纹一层层的荡漾开来。

“你……你就叫做盼兮吧。”

“盼兮?”女孩子凝神想了想,突然笑了,“我喜欢这个名字呢。”

“是啊,这个典故是来自于……”

“我不需要知道这个典故,我喜欢就行了,我终于有了名字了。我终于是我了,不论世上是否还有人叫过这个名字,但我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不是么?”少女展开双手,袍纱轻扬,象是要在空中舞蹈。

“是……你是独一无二。”少年痴痴的说。

他忍不住伸手去拂少女的发际,手却陷入虚无之中。

“你又忘了我只是一个影子,”女孩笑着说,“不过以后,我一定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让你可以摸到我,好么?”

“可是,做一个真正的人有什么好呢?”皇子问,“那样就有了血肉滞挂,不能再凌空飞舞,只能足踩在大地上,沾尘饮风。”

“你不知道……”少女转身望向天际,眼神热切,“我多希望能知道足踩在实地的感觉,多么希望感受到自己的重量,希望能明白冷暖,闻到花香,希望能品尝百味,不论是甜是苦,希望……”她低下头,略有羞涩,“……希望能被一个所爱人的真实的抱拥,那一瞬的幸福,是我愿意用一生来换的。”

“所爱的人……”少年喃喃的念着,“若能用一生去换到一瞬的热爱,那是多么好,但这世上许多人,都没有这种幸福……”

“你觉得你也找不到这种幸福么?”

“我……我去哪里找呢?”

女孩的笑声象风铃摇弋:“可是世人最想要的东西,不正在你身边么?你得到了它,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了,就不用再去寻找了。”

“你是说……皇位?”少年笑了,“我从没觉得做皇帝是一种幸福,也没有想过要去争这个位子。我只想和你一样,能去有时间寻找自己真正想要的。”

“不……”少女的神情忽然变得忧郁,“等你长大了,你也许就不这样想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可以预言我的未来似的?”少年有些不平,“对了,你说……通过星象,真得可以预言人和世间的未来么?”

“星象……”盼兮突然笑了,“你一说星象,我心中就泛出许多事来了,都是关于星象的。”

“你也懂得这些么?也当年许那个真正的你,也是个占星师呢?”

“或许吧……如果要观天来推算命运,说来可就话长了……”盼兮说,“你知道混天仪么?”

“知道……皇极经天派的大师们就是用它来推断未来的星命的。”

盼兮一挥手,一具比瀛鹿台还大上数十倍的测天之仪就出现在他们上空,几乎整个天穹都是那些齿轮机括半透明的虚影。

“混天仪也有许多种,不过一般来说,测天之仪越大,就能越精确。在许多年前,星学家们用它们来推算天地的过去,比如计算天上星辰一万年前所在的位置,知道了星辰的位置,也就能推算出一万年前的大地气候。而关于人的命运,有一种理论,说世间的任一点微小际遇变化,都会影响整个天地的运转与走势,从而在星图中表现出来,所以计算出未来的星图,也就能反推众生的命运。”

“听起来太玄奇了。如果这些都要靠观测和运算,那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能作这样宏大的计算而不出错呢?”

“所以演化出许多不同流派和算谱,有的流派认为一切都是注定的,未来不可更改,有的人却认为人可以通过演算来改变一切事。”

“演算?”

“是的,其实所谓法术,并不是什么神的力量,这世界上也未必有神,所谓法术家,只不过是他对这世界秘密所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而已。”

“这世界的秘密?”

“对,但它其实不象你想象的那么神秘,法术的原理极为简单,有悟性的话,人人都能明白的。”盼兮笑着说。

“如何个简单法?”

“我来问你,如果发现天黑了你看不清东西,你会如何做?”

“点灯。”

“可你如何能做到从没有光到产生出光?”

“这……木柴,蜡烛,纸,点着都会起火啊。”

“如果没有火种呢?”

“火石……甚至钻木都可以取火的……虽然我没试过。”

“那……是谁最先知道钻木可以取火?”

“这……是个人都知道吧。”

“不,万事万物都有个开始。必然会有第一个。你想象在远古蛮荒之时,当那第一个人把一根木头凭空生出火来时,其他人会如何看他?”

“以为他在变戏法?”

“哈哈,正是了。所以所谓法术,也只是一些多数人还不知道其原理的方法。”

“你是说,只要人们知道这方法,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术法家?”

“嗯,可以这么说……但是……法术就象作诗和习武一样,每一个人都能学,但能不能学会学好则是另外一回事。星辰力术这种东西尤其深奥,所以很多人不得其道。”

“星辰力术?”

“也就是世人所说的法术,但懂行的人都知道,这些法术的力量来源不是什么莫须有的神仙或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借用了自然与星辰的力量。”

“这些力量在哪里?”

女孩望向远方,缓缓道来:“最初的时候……没有天也没有地,只有混沌的一片,但在混沌之中,开始孕育墟荒二力,也就是分散与聚合的力量,这两种力争夺混沌中的所有微尘,于是那无穷的微尘有的互相靠近,有的散开,一切从静止开始运动,从此就再也无法停下,它们动得越来越快,靠拢的越聚越紧,越聚越多,于是产生了星辰,分散的越散越远,越散越疏,于是产生了星辰间的空旷领域。”

“可是,不是说是盘古开的天地吗?”

“呵呵,混沌中也许是产生了强大的力量,人们愿意把这力量想象成一个巨人,给了他一个名字称为盘古。”

“所以其实不存在创造了世间的神灵,那么,也不存在什么注定的命运么?”

“是啊,我们的世界,每一个人,每一样事物,都是由无数最微小的尘粒组成的。能使这些微粒分散组合的力量,也就是产生与改变这世界的本源之力。”

“你是说,这些微粒,可以聚合变成一个人,也可以分散开,聚合变成其他的任何什么东西,它们是千变万化的?”

“正是。”

“可是如果同样是微粒构成,为何我们是活的?而有些东西是死的?”

“这……我也说不太清楚,也许……就象作画,墨汁和笔本身都是死物,但一旦到了画布上,它们就能展现大千世界。这世界上有这么多不同的东西。有山水云雾,有树石花鸟,有你和我,就象同样的墨可以画出不同的画一样。明白了这些,你才可以知道如何将万物变化。”

“原来是这样……看来术法的原理果然是简单,就象如何把沙子捏成不同的物品,并给它们以灵气。还真得与作画有共通呢。”

盼兮一笑:“说起来当然简单,懂得运用却是极漫长的过程。就象人人都会握笔,又有几人能成为名画大家呢?这世间的大部分修行者都迷失了,他们执着于得到一本本法术的秘籍并死背那些符咒法门,按前人的经验行事。但根本不去想这些力量是从何而来,这些符咒是如何能起作用的。就象你点灯时也不会想为什么灯芯能燃烧一样。”

“所以他们都不是什么真正的术法家,因为他们根本只会临摹?死背咒语,而其实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

“是啊。”

“那你能告诉我更多吗?我想知道人如何能改变世界。” 少年眼中放着光芒。

女子欲言又止,停了半晌才说:“可是……知道了一切力的本源,并不代表你能无所不能,相反,一切新的创造,都需要不断的尝试,一点计算上的小小失误,都可能毁掉你自己,甚至毁掉世界。”

“那么,你能相信我么?”

女子望着少年的眼睛,许久,忽然笑了。“我不告诉你,还能告诉谁呢?难道要我带着这些记忆,再一千年一万年的孤独沉默下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