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之一、牧云笙 14

今何在2016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14

牧云笙从梦中醒来,看见宫女们正围在他身边。

“六殿下,你这一觉睡得好久。”

“啊?”少年一惊,“过去多久了?”

“您足足睡了六个时辰呢……叫也叫不醒你,我们差点就要去叫太医来了……”

少年愣了愣,自己在那珠中参悟天地的法则,只怕过去六年也不止呢。

待人都散去,少年呆望着手中珠儿:“盼兮,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真正站在我身旁呢?”

“小傻子,我不就在你身边么?”一声轻笑。少年惊得站起来,转身一看,少女果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你……你……你有了真身了么?”牧云笙上去挽她,却手伸入虚影之中。

“唉,笨啊,我说了我还只是一个幻影嘛。而且也只有你能看得见我,因为我只依附于你的心神之中,用你的眼耳去感知世界。”

“你是说,其实你并不在我眼前,而只是在我的心中?”

“对啊。”少女笑着。

“那么……我想什么……你不是都也知道……”少年突然有些面红。

“嘻嘻,那是自然,不过你又能想什么呢?人心说来复杂,但其实也简单。无非是爱欲痴恨四字了。有什么是看不穿的呢。”

少年缓缓点头,叹道:“是啊,这么一想也释然了,有什么是别人看不穿的,又有什么是自己解不开的呢?”

女孩轻喊:“哎呀小笙儿,只怕我要把你带坏了。你可别胡思乱想了,毕竟你是皇子,占星大典不是还推算你会成为未来皇帝的么?”

“你这莫不是笑我?你明明说并没有注定的命运。”

女孩走到窗边,伸手去接那光,光却穿透她的身体。“其实世事就象流水一样,如果你是一片树叶,自然是随波逐流,高处的飞鸟就可以看清你的未来去向。但如果你是一艘船,谁又能知你是否会逆流而上?”

“正是,世人都以为看穿了我的命运,我却偏要逆流而上。” 少年注视着天际,光映在他眼中。

“可是做皇帝有什么不好?既然大势会把你带向远大前程,你又何必抗拒它?”

“你不明白……不是自己想去做的,就算成了皇帝,也不会快乐。”

“那你想做什么?一个痴痴迷迷不被世人所理解的术法家?”

“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师。”少年也来到窗前,猛得推开窗扇,光与风扑面而来。

“画师?”

“对,我要按我的想法绘出一个最奇丽的世间。”

女子凝视着这少年,他正望向宫墙之外,碧蓝无垠如长卷的天穹上,风卷云舒。仿佛胸中已有万千宏景。可她眉头却凝起忧愁。

“你可记得你曾与我说过,在皇极经天的占星大典上,那圣师与你说得古怪的话……”

“是的……他说:假如我站到世界之巅,就会把灾难带给世间。”

盼兮轻叹了一声:“你不明白他的意思么?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伟大帝王,那么就请收起你对画的痴迷,还有……远离一切可能使你迷失的东西。”

“使人迷失的东西?”少年皱起眉头。

“比如……这世间分明存在而人们却看不见的一切。”

“就象你么?”

“其实,这世上有很多事,我能看见,却不知是不是该让你也看到。如果你一旦知道了这世界的真相,也许只会害了你。”

“不,我要看到你所能看到的一切。”少年上前一步,注视着少女的目光,仿佛也想看穿她似的。

盼兮叹了一声:“我只知道,天地中弥漫着力量,但这是普通人所看不见的,却又无处不在,大地,星辰,都会散发出这种力量,我作为没有实体的灵魅,可以轻易的感应这种力量,我们也能很容易看穿每一样东西的内在,但你们却不行。其实一棵草、一只蚂蚁,它们所感到的世界,和你所感到的,也是截然不同的,你通过眼睛看到的东西,就象是锦盒外的图案,你以为这盒盖上的花鸟山水就是世界,其实你根本没有看到盒内装的东西。”

“可我要如何看到呢?”

“你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

牧云笙依言闭目,盼兮轻轻的靠近他,她的虚缈身影溶入了少年的身体中。

少年闭着眼睛,初时只见一片黑暗,但渐渐的,光与影在他眼前开始游动变化。

“你能辩别光的所在吗?”女孩的声音在他心中轻轻的问着。

“是的,我看见了……我能感到烛光的所在,它开始是朦胧的一团,后来越缩越小,也越明晰。”

“现在我的灵识和你的溶为一体,我会帮你看到我所能看见的东西……只要你相信我……”

“我相信……”少年说。

“你不怕……被我用魅惑术占据了心神,从此丢失了你自己么?”

“我不怕。”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轻易的相信别人呢?”

“不为什么,仅仅因为相信,就这么简单。”

女孩许久无言,缓缓沉入他的身心深处。少年看见面前的光影变化越来越快了。

“那是什么?我看见,好大一团光,在地面上升起……”

“那是大地,传说大地是天上巨大星辰坠入大海后凝结而成的,所以它和天上星辰一样,内部炽热无比,充满力量,这力量无处不在,象流水一样贯穿在每样事物中,你明白了它的运行,就自然会懂得天地万物是如何造化而成的。”

少年抬起头,看见天上星辰扑面而来,仿佛距离瞬间不复归在,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仿佛它已化为无穷大与无穷小,溶在星河之中。他这才明白灵魂所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那和肉眼所见的是完全不同,无数微尘组成的光流在环宇间流动,凝成万物,并在其中流转不息。

少年觉得看到了星河千万年的流转,可睁开眼时,只是一瞬。可世界对他来说已然不同,他似乎已明白日为何而出,叶为何而落,原来世间万物千奇百怪,却都不过就象一盘棋,黑白二色就引发无穷的变化。

“我明白了。”少年望着东方瑰丽的霞光。

“你明白什么了?”少女轻轻站在了他的身旁。

“原来这世间不过也是一幅巨画,只是我们身处画中,不知它的宏伟而已。”

“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师的。”少女凝望着他,轻轻说。

“为什么?”

“不为什么?仅仅因为相信,就这么简单。”少女低头微笑,“我在你的身体中时,也明白了做为人族所感受到的世界是多么妙不可言,我竟然能感觉到光的冷暖,能用手指分辩出木头,石块与花草,能听到万物发出的声音,你知道,这一切对一个魅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因为你毫无保留的容纳我的心神,我也不可能感觉到这些。”

“盼兮……”少年轻轻的说。

“为什么……听到你叫我的名字,我会感到心中有什么在颤动呢……”少女微微笑了,“我明明本没有心的。”

少年默然,二人突然都不再说话了。她能参悟星辰的运转,却对人心是一片朦懂。他笔下有万里山河,却会因为轻轻一言而心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