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之五、唐泽 12

今何在2016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12

穆如槊正靠在一堆倒塌的冰垣旁,显得疲惫而苍老。

“父亲……”穆如寒江奔到他身边。

穆如槊却冷冷望着他:“你知不知道,私离战场是什么罪?”

“父亲,我知错了。”

“不要叫我父亲!叫我将军!”

穆如寒江猛抬起头:“我可以是穆如骑军中的一员了么?”

穆如槊支持着身子要站起,穆如寒江想上去搀扶,却被推开了。

“父……将军!”穆如寒江追问着:“我算是穆如军的一员了么?”

“你……”穆如槊正想说什么,突然有人惊恐的喊:“冰城倒了!”

许多巨冰从残破冰垣上塌落下来,要把一切吞没。

穆如寒江本能的弯下了身子,可穆如槊却没有。

少年再抬起头来时,看见穆如槊高举双手,擎住了那块砸落的巨冰。他的腿骨断了,从靴中穿出来。

“我总告诉你……人生总有些时候,躲是没有用的。” 他浑身颤抖,但仍然站得很直,“但一次你对了……活下去……然后离开这里。”

“父亲!”穆如寒江喊,觉得心中的一切都被抽空了,他扑上去,疯狂的想帮助父亲顶住那巨冰。

冰块渐渐倾倒,穆如槊狂吼:“滚!所有的人死了,你也要活着,回到天启去!告诉那些想看到穆如家死绝的人,他们打不倒我们!打不倒!”

他发出最后的咆哮,把巨冰重向上顶去,直到伸直整个身躯,再也不能向天空进展分毫。

将军站在那里,双眼圆睁,怒视着将他的雄心永远留在这殇原上的巨冰,热血已经凝冻,象钢一般撑在他的体内,他正在和冰山融为一体,再也不能分开,这是他最后一个敌人,他无法打败它,他是这样的不甘心,就永远站在这里。

“父亲……”穆如寒江叩拜在地,行最重的告别礼。他的头磕破了,血染红了冰面。

“我一定会回到天启城去的。我会打败所有曾想看穆如世家倒下的人,不论是牧云皇族、北陆叛逆,还是西端反王,我发誓!我会让穆如世家所有的敌人被踏为尘泥!”他握紧双拳,仰天泪流满面:“父亲!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