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之七、苹烟 2

今何在2016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2

少年看着苹烟把河水倒入后院中木盆中,那木盆也就只能供个婴孩洗澡,还从缝中渗水。看来是只有擦洗了。

“你就在这洗吧,我们在屋中,不会出来的。”苹烟一笑,退回屋内,把门带上了。

少年看了看,这院墙只有半人高,院外一只牛正伸脑袋看着他,四面人声咳嗽清楚可闻,空气中传来邻家猪舍的气味,他摇头苦笑,还不如在河里洗呢。

屋中,那婆子却正在翻少年的包袱,她几乎要软倒在那里。

“哇,这么大块玉?”婆子这一辈子,加上她们祖上十九辈,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珍宝。

“你怎可翻检别人财物!”苹烟气得冲过来,要扎上那包袱,却也看见那光芒四射的物事,呆在那里,“天啊……这是什么……”

门被推开了,少年带着滴水的头发,穿上干净的衣服,站在那里。他看见自己的包裹正摊开,苹烟就站在包裹前,却面色平静,什么也没有说,只走到他们近前,道:“再请借口水来喝吧。”

婆子唰的一下就歪倒在地,又强爬了起来:“哦,什么?水?哦,水……水……”却原地打圈,就是看不见近在咫尺的茶壶。而苹烟还是保持原来的那个姿式,看着少年嘴张了好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

少年笑了:“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原本也是该酬谢的,我没有多少金银,只有一些从家中带出来的小玩艺,都是自己从小收藏舍不得丢的东西,但你们好心帮我,便挑一件去吧。”

“挑一件!”婆子惨叫一声,被这晴天霹雳般的好运砸倒,当场人事不知。苹烟张大了嘴,那玉玺从她手中滑落,直坠向地下,少年看得分明,用脚一勾,又一转身,一个漂亮的燕子剪的脚法,玉玺飞上屋顶,又落回到他的手中。

婆子突然闪电般醒来,扑到包袱边:“挑一件?那谁来挑?”

少年笑对苹烟道:“我只给她。帮我洗衣的是她不是你。”

婆子仰头望着苹烟,就象望着天上神女,“苹烟、丫头……你富贵了可不会忘记婆婆吧。”

少年心中感叹,这些东西平日堆满身边,他看也不看,可是现在随便一样,竟就能改变一个人,一个家的命运。人与人的生活,竟然会如此不同。

苹烟还是看看少年,又看看婆婆,再看看包袱:“我真的……真的可以挑一件?”

“当然。”

“这些……”苹烟怯怯伸手在一块深红玉佩上抚过,想拿起又怕碰坏似的。

“这叫古云纹翡翠环佩,是八百年前所制,已养得入手如水滴,戴在衣内,可以暑不生汗,不过……似乎不太配你衣服的颜色……”牧云笙丢下它,“你喜欢这个么?这是玲珑珠,外有七窍,内有曲孔,孔中又有三十六瓣小金花,不知是如何放进去的……哦,这也不错,是个冰琥珀佩,里面那只金翅蜂是活物,若是切开琥珀融化内中的寒冰,它醒过来就会飞起的……”

牧云笙眉飞色舞,俨然又回到了当年在宫中拿稀罕物事去哄小姑娘们笑跳争夺的美好时光,但说着说着,自己却先难过了起来,所谓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原来就是如此。他紧握着手中冰佩,坐在椅上,默然无言。

这泪把苹烟的心思打醒了过来,她方才被眼前的珠光宝气震住了,心窍堵了,却因为少年的伤心而惊觉。一个仅包袱中的财物就可富可敌国的人,却为何会身边没有一个伴的独自流浪呢,衣服脏了破了,也没有人洗,没有人缝补,他的亲人呢?或许是在战乱中离散了吧,这满包的珍宝再多,能买得来一天的时光重回么?

苹烟慌张为他拭了泪道:“别哭了,我不要这些,一样也不要。命中不是我的,我也不求。这个乱世间,一人在外,多不易啊,你要是不急着赶路,就多呆些日子,把身子养一养吧。”

她越是关切温柔,少年越是心酸,站起来收拾包袱:“多谢好心,我该走了。你还是挑上一件吧。”

“不、不、不……不要了。”苹烟连连退后,生怕自己忍不住伸出手去似的。

婆子在一边急的:“哎呀死丫头人家少爷要送你东西你还不领情,夭寿啊你,快快快快拿一样……”恨不得就把牧云笙的包袱整个捧走。

苹烟赌气道:“我帮人家洗了几件衣裳你便说我卖与人家,这会儿收这样贵重的东西,只怕一辈子,几辈子都要背人家的情,做牛做马还不清了,我不干!”

婆子恨不得给她跪下了:“哎呀小祖宗你这会儿来拾掇我,这东西算是你为婆婆,为你男人造得福德,将来咱家富贵了,给你烧香上供……”

“呸!我还没死呢。”

牧云笙在一边看明白了,这东西就算给了少女,将来也是落到这恶婆婆手里,她还是一样没有好日子过。他叹一声:“这么着吧,我看你那儿子才八九岁的样子,她看来是你买来那种叫……童什么媳的,不知你当初多少钱买来?”

婆子愣了愣:“这……一头猪仔……再加五斗米。我可没亏待她们家,这可是天价!她娘家连生七个女儿,我是可怜她,不然也是让他老爹丢井里淹死。”

牧云笙长叹一声:“明白了。”从包裹中取出一小颗珍珠。

“少爷你这是……这是要了她?”婆子睁大眼。

“这可够了?”

“当然……够了……只是那东西……”婆子还死盯着包袱。

牧云笙笑笑:“这东西我若不给,立时走了。你也一样是没有,还是过从前日子,这珍珠你是要不要?不要我便走了。”

“要的,要的!”婆子一把将珠子抢在手中。

牧云笙转头看看还呆在那里的苹烟,“跟我走吧。”他大步走出门去,苹烟愣了好半天,看看婆子,看看屋内,又看看门外。婆子突然大喊道:“你还站着作啥?你好命了,从此入了富贵人家了,赖在这作啥?享你的好运去吧。”

苹烟眼中含泪,望望走到一边的她那八岁的男人,蹲下来摸着他的脸,帮他擦擦鼻涕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又怕再留连就再也走不了似的,拔腿飞跑了出去。

牧云笙坐在石上望着村前的河流,把玩着手中的狗尾草。苹烟奔到他身后,怯怯站住:“少爷……不,公子……”

牧云笙站起身,对她笑着:“这里还有些钱物,你拿去用吧,那婆子收了我的珍珠,再不能欺负你了。我走了,后会有期。”

“你?你不……要我?”苹烟睁大眼睛。

牧云笙笑笑,这少女的面容绝说不上美丽。且就算是国色天香,又怎比那些曾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子们呢。他一个人流浪,只想独自面对将遇到的一切,不会再让任何人探查他的内心与过去,也不想有人目睹他那些心绪难平而在黑夜中嘶吼的时刻。

“告辞了。”他大步向前行去。

“等等,”苹烟急招唤着,“我不明白,你有这样的财物,大可雇些车马,招募护卫,一路舒适无比,为何却要一个人苦行呢?”

牧云笙笑叹道:“我曾坐着三十六匹纯白色马拉的车子,每次出行身边有五百少女侍奉,一千武士护卫,旗盖十里。那又如何呢?一阵风来,不过是烟消云散,你身边除了你的影子,什么也不会剩下。”

“你说得什么啊,我都听不明白……”苹烟嘟嚷着,而少年已经向前走去。

牧云笙走出半里,却发现苹烟一直低头跟在后面,却又不敢接近他。

“你是不是觉得没有地方可去?”牧云笙不回头地问到。

苹烟忙点点头,却也忘了人家根本看不到。

“我明白,初离了习惯的日子,都会有好一阵子不知道该如何活。不过很快就好了。跟着谁不要跟着我,这世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比我身边安全。”牧云笙蹲下身,把两根银色羽毛插在鞋上,跃向河面,几个起落,就落在河对岸,消失于树林之中。

女孩目瞪口呆的望着流水奔腾:“这人还说自己不会打水漂……”

苹烟走回屋中,想着从此自由了,便收拾衣服回山中自家去见父母吧。带着少年给的银钱,那是父母一年也赚不到的,他们会笑着迎自己回去的吧。

正想着,踏进屋门,就看见那婆子手举着一颗偌大的珠儿,对光看着。

“这……这是什么?”苹烟立时急了,“这并非他给你那颗,莫不是……莫不是你偷的……”

婆子吓了一跳,把珠藏入怀中,一看牧云笙并未回来,才眼睛一瞪,“”什么偷!买了我的儿媳妇去,就给一颗小珠子?我当然要自个找补回来。咦?你咋回来了……“

苹烟一急,跳上去夺了那珠儿就跑。

再冲到河边找那少年,却哪里还看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