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小说

第十七章 谢幕

雷米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

在最后的几天里,方木终于沉下心来,开了几天夜车,总算把前几科对付下来,高分是不可能的了,及格估计问题不太大。

2000年1月17日,最后一科考试,环境法。

教室里坐着脸色或从容或忐忑的学生。不少人的嘴里还在念念有词,不停翻看着手里的复习资料,更有甚者,在桌子上小心地书写着答案。

离考试还有10分钟,方木决定去一下厕所。一进厕所的门,就看见祝老四站在一个隔间里,踮着脚往水箱上放东西。

“干什么呢?”方木大喝一声。

祝老四被吓得浑身一抖,手中的东西也一下子掉进了水箱里,他回过头来看是方木,小声咒骂着:“靠,是你。吓死我了,我以为是辅导员呢。”

“你干吗呢?”方木边结裤带便问他。

祝老四踩着水管把掉进水箱里的东西拿出来,那是一本被水浸湿的环境法教材。

“你这厮,看看,搞成这样。”祝老四把书抖抖,“还好,反正考完这科,这本书就没用了。”

他把书小心的放在水箱沿上,跳下来,走到隔间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又走上前掂起脚调整了一下书的位置。

他满意的拍拍手上的灰,看见方木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嘿嘿的笑了。

“怎么样,高明吧?”他指指放在水箱上的书,“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地方。我把书放在那里,考试的时候,把不会的题记下来,然后就说自己要上厕所,嘿嘿,厉害吧。”

“真服了你。”方木扣好裤子,“我要是你,干脆找个塑料袋,把书装在里面扎好,直接扔水箱里,那不是更保险。”

“对啊!”祝老四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还是你比较狡猾,老六,有塑料袋么?”

“靠,你去死吧,我哪有那玩意。”方木捶了祝老四一拳,“快走吧,要考试了。”

“好办法,下次一定听你的。”祝老四一脸惋惜的表情。

环境法是方木最不喜欢的一门,平时也听得马马虎虎的。尽管题不太难,可是还是答得很费劲。好在王建就坐在身边,这家伙倒是下笔如有神,方木一边挑自己会答的写,一边寻找机会抄王建的卷子。

考试进行了半个小时后,祝老四就举手说自己要上厕所,这一去就去了将近15分钟。一个年长的监考老师指示另一个监考老师去厕所看看,“看看他是不是掉厕所里了。”

几个352宿舍的人相互看看,乐了。

不到一分钟,祝老四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走到方木桌前,作了个无可奈何的鬼脸,小声说:妈的,未遂。

方木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应该说今天还是很幸运的,两个监考老师都是系里出了名的好脾气,尽管学生们抄袭的不少,可是两位好好先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在王建的帮助下,方木很快答完了大半张试题,心里草草算了算,及格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就索性放下了笔。考试还有20分钟结束的时候,祝老四又举手说要上厕所,监考老师笑着挥挥手,这厮就像得了赦令似的一溜烟跑出去了。几分钟后,面带微笑欣欣然归来,对方木打了个V。

呵,死胖子,得手了。

考试结束后,宿舍里的人问祝老四第一次上厕所怎么回事。

“咳,别提了,那个隔间里有人,等啊等啊好不容易出来了,靠,居然是辅导员,他问我要干什么,我说上厕所,他问我这么多空着的蹲位为什么不去,我说我对这个蹲位有感情,他一脸的狐疑,好在这时候监考老师来找我回去,否则真说不清楚呢。”

大家轰的一声笑开了,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考完了试,方木显得无所事事。坐在床上看着大家收拾行李。每个人都是一幅急不可待的样子。

一方面是因为思乡心切,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学期发生的事情吧。似乎大家都急着逃离这个不祥的校园。

老大收拾好行李,打声招呼就匆匆的奔向火车站了。随后,老二和老五也走了。祝老四和王建去买火车票。吴涵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寝室里就只剩下方木一个人。

一下子安静下来,方木感到有点不知所措。

他站起身来,在寝室里来回踱着步子,走到镜子前,站住了。

里面是一个头发蓬乱、面色苍白的人。

你什么时候学会深锁眉头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握紧双拳了?

你的眼睛什么时候开始放射冰冷的光芒?

你的肩膀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负载累累?

我叫方木,你呢?

电话铃响了,方木接起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方木说:“好的,妈妈,我这就回家。”

家永远是让人最放松的地方,家宴永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菜。

也许是由于方木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妈妈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方木吃得很香,上次有这么好胃口的时候,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正吃着饭,电话响了,是祝老四打来的,问方木寝室里煮面的小锅放在那里。方木告诉他在自己的床下,又问:“你们在干什么?”

“嗬嗬,我和王建明天回家,今晚准备涮火锅吃。”

“在寝室涮火锅?小心被人举报。”

“没事,楼里都没有人了,再说三哥今晚值班,有他罩着,没问题。”

电话那边传来王建的声音:“方木,一起来啊?”

方木呵呵的笑了,“不了,你们吃吧,注意点安全,明天一路顺风。”

“好,过年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拜年。”

吃完晚饭,妈妈在厨房洗碗,老爸在录像机里塞了一盘成龙的《我是谁》,热情地招呼方木一起看。这部片子方木早就看过了,看老爸兴致这么高,也就坐在他身边陪着他。

好像所有的男人都有点暴力情结。老爸盯着片子里的飞车、爆炸、枪战镜头看得津津有味。看到成龙和几个特工在办公室里打成一团的时候,妈妈在厨房喊老爸帮忙灌开水。

“小木去。”老爸眼盯着屏幕说。

妈妈挽着袖子从厨房探出头来,“小木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别折腾孩子,老东西你来。”

老爸不满地嘟哝一句,起身去了厨房。

灌完开水回来,那段打斗场面已经结束了,老爸连说遗憾,方木就拿起遥控器,按了倒带键。

画面滑稽的倒退起来,成龙带着手铐,漂亮的从双手间跳过。

老爸目不转睛的看着,不时赞叹成龙的身手矫健,却没有注意到方木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

老爸正看得开心,冷不防方木一把抓起遥控器,按下了倒带键。

“你干什么?”

方木没有回答,死死盯着屏幕。

那一段镜头中,成龙的双手被手铐反剪在身后,他在连续踢倒几个特工后,纵身从自己的双手间跳过,双手回到了前面。

倒带的画面中,成龙的双手在前面,纵身一跳后,变成了双手反剪在身后。

方木反复看了几遍,最后被大声抗议的老爸抢走了遥控器。

原来,自己反剪双手并不是很难,只要你够矫健。

那双脚呢?

怎么又想起这些事了?不想了不想了。方木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录像带上。

天台上,成龙大战两个打手,精彩无比。

塑料扣绳。

只要把尖的一端插入另一端的小孔,用力拉就可以把手脚绑住。

现场报告中提到,这是一种非常简易却能够把人牢牢捆住的方法。

捆别人容易,捆自己同样容易。

方木的心跳开始狂跳。

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被发现的时候,全身只穿着内裤。

如果是他,那他的紧身衣和头套哪里去了?

现场(包括楼下)已经被仔细搜查,没发现紧身衣和头套。烧掉?现场肯定会留下痕迹和气味。

不会,不会是他。

成龙沿着玻璃屋顶滑下,在大厦边缘惊险地停住。这个不要命的家伙胆子太大了。

厕所的水箱。

“……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个地方……”

方木的手心开始出汗。

不,不可能。

自己也在现场看到了,那个高举斧头的人不是他。

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想,不,胡思乱想!我太累了,想得太多了。

祝老四、王建还有他。寝室楼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不,还有孙梅。

孙梅?

周军死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包括他的。

如果孙梅说了假话?那……

老爸注意到了方木的脸色,关切地问:“怎么了,不舒服?”

方木虚弱的摇摇头。

不,我在胡思乱想。停止这些疯狂的念头。马上停止!

“不舒服就赶快说,严重了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当我察觉到舞台上的人的真实意图的时候,我没有立刻采取行动。

来不及了。陈希死了。

不,即使错了,也不要“来不及”

方木一跃而起,拿起电话拨打邢至森的手机。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邢至森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

方木焦躁不安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突然想起什么,又拨打了宿舍的电话。

话筒里是单调的嘟嘟声,也没有人接听。

他们去哪里了?王建的宿舍?不知道电话号码。

还是,出事了?

要不要报警?

方木的手已经按向了1和1,在0上停了很久,还是把电话放下了。

也许,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方木回到沙发上坐好,时钟已经指向了10点。他的眼睛始终盯着电视,却一点也没看进去。忍耐了10分钟,他猛地站起来,对目瞪口呆的父母说:“我出去一下。”说完就穿上外套,打开门走了。

他必须要去学校看看,否则自己今晚不会平静。

在人影寥寥的大街上,方木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希望,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两个小时前。

352寝室里,一个煤气罐摆在桌子下,一个小铝锅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桌子上摆着羊肉、鱿鱼、粉丝、蛎蝗肉和几瓶啤酒,有两瓶已经打开了。祝老四和王建正蹲在地上择菜,择好的生菜、油菜和香菜乱七八糟的堆在地上。

有人敲门。祝老四问:“谁?”王建一跃而起,准备关火。

“我。”祝老四松了口气,打开了门。吴涵走了进来。

“靠,我以为是孙更年呢。”

“没事,她在楼下看电视剧呢,《无悔追踪》,看的正来劲呢,不会上来的,不过你们小点声啊。”

“放心吧,有事还有你罩着呢。”王建端着装满青菜的饭盆,“我去洗菜了,吴涵,一会上来一起吃点。”

“好。”

王建拉开门走了出去。

吴涵走到自己床前,从床下翻出一个塑料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老四,这个吃不吃?”

“什么啊?”

“腊肉,老乡给的,我不太习惯这个味。”

“腊肉!这个涮火锅最棒了,三哥你真伟大。”

祝老四咽着口水接过来。

“洗洗再吃,放了很长时间了。”

“好,三哥你帮我看着火。”祝老四眉开眼笑的拉开门走了。

吴涵走到门前把门关好,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把里面的粉末迅速倒进两个啤酒瓶里,又晃了晃。粉末很快就溶解在啤酒里。

不一会,祝老四和王建推开门走了进来。吴涵站起身。

“你们吃吧,我一会上来,注意点煤气。”

“那你一会上来啊,我们给你留一瓶酒。”

“好,我把门给你们带上?”吴涵手扒着门框说。

“行,你上来的时候,直接用钥匙开就行了。”

吴涵答应了一声,带上门走了。

楼下的值班室里,孙梅边打毛线边看电视剧,吴涵坐在她身边,也盯着电视屏幕,眼睛却不时瞄着墙上的挂钟。

孙梅看见他的样子,轻轻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毛线,走到他身边,伸手在他脸上抚摸着。粗糙的手抚在脸上,麻酥酥的很舒服。

“着急了?快十点了,门一关,就不会有人来了。”

她坐在吴涵腿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手指在吴涵胸前轻轻划着。

吴涵用手搂住她的肩膀,孙梅马上把嘴凑过去,长长的吻住吴涵。

片刻,她的嘴唇离开他的,又把脸埋进吴涵的怀里。

“你都很久没有对我这么温柔了。”

“怕别人看出来嘛。”

“我不管,今晚楼里除了你们宿舍那两个,就只有我们,我要你好好陪我。”孙梅在吴涵怀里撒娇地扭动着身子。“一放假,就又要很久看不见你,你家那里,连电话也不能打。”

吴涵轻拂着孙梅的头发,“好。”

孙梅抬起头,刚要和吴涵再亲昵一下,他却站起身。

“干吗去?”

“上去看看我那两个同学。”

孙梅有点不高兴,可是也没表示反对。

“快点下来。”

吴涵答应了一声,拉开门走了出去。

吴涵关好值班室的门,径直走向二楼的储物间,从里面拎出一只塑料桶,走上了三楼。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352寝室的门。

桌子上的小铝锅仍然咕嘟嘟的冒着热气,王建和祝老四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趴在桌子上,人事不省。

眼前的一切让吴涵很满意,可是他来不及欣赏。他先关掉煤气,然后从床下拿出一只脸盆,把塑料桶里的液体倒了进去,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弥漫在宿舍里。

“晤……”趴在桌之上的祝老四忽然艰难地抬起头来,向吴涵伸出一只手。

吴涵面无表情地把那只手打开,祝老四的手重新跌落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吴涵关掉了电灯,然后在黑暗中拖过一只凳子,踩在上面拧下了灯泡,然后在桌子上小心地把灯泡打碎,又重新拧上去。

做完这一切,他环视了一下宿舍,然后拔掉了煤气罐的导器管,接着把煤气罐的开关打开至最大。

他把门带好,走了出去。

吴涵站在黑暗的走廊里静静的等着,不时看看手腕上的手表。

大约半小时后,他打开门,一股浓烈的煤气味扑面而来。他满意地把门虚掩好,转身迅速走下楼。

孙梅正在值班室里看电视,吴涵一把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孙梅诧异地问。

“咳,别提了,我们宿舍那两个人,在寝室里用煤气罐吃火锅。”

“这还了得!”孙梅一下子跳起来,“要是让保卫处知道,要扣我奖金的!”

吴涵无奈的摊开手,“没办法,我们是一个寝室的,我说了他们也不听。”

“我去!”孙梅快步走了出去,“这帮小兔崽子,太不像话了!”

孙梅疾步跑上三楼,气冲冲的直奔352寝室。一拉开门,屋里漆黑一片,一股煤气味差点让孙梅窒息。

“你们干什么呢?”孙梅捂住鼻子,伸手按下了电灯开关。

方木刚刚走进校门,就听见远处传来沉闷的爆炸声。他一怔,察觉到爆炸正是来自二舍的方向,方木的心脏狂跳起来。他拼命向二舍跑去,还没跑到楼下,他就已经看见了。

传说永远不会失火的二舍正冒着浓烟与火焰。

看得出,起火点在三楼左侧。

方木开始全身颤抖。那正是352寝室的位置。

足足愣了半分钟,方木迈动仍然在颤抖的腿,向楼门跑去。

门锁着,方木用力捶打着铁门,边大声叫喊着,可是没有人理他。

他向两边望去,然后后退了几步,助跑,一下抓住了自行车棚的棚顶,翻上去,再登上二楼窗台,用手推推,窗户被插死了。他用手肘一下敲破玻璃,打开窗户,终于跳进了二舍。

二楼里还好,烟不是很多,能隐隐看见三楼的火光。方木用袖子捂住嘴,快步向三楼西侧跑去。

三楼到处是火光,352附近的几个寝室的门都已经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皮肉的焦臭味。透过火光与烟雾,方木看见352寝室门口正蹲着一个人,小心地向里面张望着。方木小心的靠近,借着周围的火光,方木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是吴涵。

尽管在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当方木真的面对他的时候,他还是失声叫了出来:“是你!”

吴涵猛地回过头来,看到是方木,面色反而变得沉静。他皱着眉头打量着方木,仿佛他是一个打扰了晚宴的不受欢迎的客人。

“你真是越来越让人讨厌了,方木。”

他缓缓的站起身,用一个夸张的邀请动作指向仍在燃烧的352寝室:“怎么样?壮观么?”

方木这才注意到,在被火光映亮的352宿舍里,躺着两个已经被烧得蜷曲起来的人。

方木的嘴唇颤抖起来,他用一只同样在发抖的手指着那两个仍在燃烧的人说:“他们……他们……”

吴涵平静的说:“是老四和王建。还有她。”他微笑着朝对面的墙垛努努嘴。

那里躺着一个浑身焦黑的人,从身上还没完全烧掉的毛衣和身形看,是孙梅。

方木背靠着楼梯扶手,勉强让自己站直。

“为……为什么?”

吴涵耸耸肩,“为什么?那要问这个蠢女人了。”他仿佛在自家后院散步一般轻巧地走到孙梅的尸体旁,用脚踢了踢她的身体,声音却骤然低了下来:“那是上学期的事情了。她要告诉我一件不该被别人知道的事情,就写了封信给我,还自作聪明的塞进了我的书包。结果我没看到那封信,当天我去图书馆还了一本书,我想,那封信就夹在那本书里了。”

“《国际经济学与国际经济政策》?”方木脱口而出。

“是的。”吴涵说,“其实你猜对了,那张借书卡就是死亡借书卡。”

方木飞快的回忆着那张借书卡上的名单:高国栋、王培、齐新、刘柏龙、廖闯、邹奇、吴涵。然后是周军、贾飞飞、刘伟丽、陈希、方木、王建、祝承强。

“第七个,”方木声音嘶哑的说,“你是第七个读者,之后的人都要死对么?”

吴涵摇摇头:“你别傻了,当我去图书馆查那本书的时候,我后面的读者只有周军、贾飞飞和刘伟丽。我在那本书里没有找到那封信,我想,那封信一定被我之后的某个读者拿走了,而之后不久,我就被基地班莫名其妙的刷了下来。我知道,一定有人用这封信在背后捅了我一刀。而且,”他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他打算让我继续蒙羞!”

“那其他人呢,他们不可能看到那封信,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因为仇恨?”

吴涵似乎无可奈何的笑笑:“我的天,方木,以你的智商,我真的很难与你沟通。我曾经以为你比其他人要聪明,你让我失望了,亲爱的朋友。”

“当然不是因为仇恨,”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高傲的怜悯,“因为我后来找到那封信了。”“什么?”方木睁大了眼睛,“什么时候?”

“杀死刘伟丽之后,无意中在我的床底下发现了。”

“我不明白。”

吴涵大笑起来,仿佛面对的是一个十分可笑的问题。他甚至笑得咳嗽起来。

“因为你啊,我亲爱的朋友。”他好不容易止住了笑。

“我?”

“对,因为你发现了那张借书卡,而我那个时候,刚刚从这个游戏中找到了乐趣。”

他仿佛演戏一般优雅地伸出双手,好像在迎接一个久违的好友。

“你,我亲爱的朋友,给我这场戏添加了多么精彩的一幕,当我对这个游戏意犹未尽的时候,你,我亲爱的,给了我继续下去的理由。喏,继续吧,这是名单,伟大的杀手。死亡借书卡,还有比这更刺激的游戏么?”

“我还是不明白。”

“你当然不会明白。”吴涵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你是永远不会了解的。”

他把目光从方木的脸上移开,扫视着两边的走廊。

“从迈进这所学校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不再是村里人眼里那个聪明绝顶,前途无量的吴涵。跟你们相比,我是那么的平庸。没有出众的外貌,没有丰裕的金钱,没有过人的成绩,我唯一比你们强的地方就是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座楼,你们在这座楼里睡觉、学习、嬉笑打闹的时候,我在清理你们留下的垃圾,我在用双手去凑齐那遥不可及的学费。”他顿了一下,“当时我唯一的念头就是考进基地班。这是我挽回自尊的唯一机会。而这个机会,也失去了。”

他抬起头,望着被熏黑的天棚,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当一个人被剥夺的一无所有的时候,他就危险了。”他转头看着方木,笑了一下,“不是么?”

不等方木回答,他又开口说道:“可是我发现我并不是一无所有。”他的眼睛霎时放出咄咄逼人的光芒,“我发现了我的力量,我有能力把握一个人的生命。看到你们的恐惧,惶惶不可终日,看到警察费尽心思却找不到一丝线索,我感觉——”他猛地张开双臂,在火光中仿佛受难的偶像,“我,我是神!”

是因为我,方木的心底一片冰凉,陈希、祝老四、王建,他们的死,是因为我。

方木看着他陶醉的表情,突然问了一句:“水箱里有什么?”

吴涵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诧,他的眉头重新皱起来,慢慢放下了双臂。

“砍死陈希的人,真的是你么?”

让方木没有料到的是,第二个问题却让吴涵的嘴角重新浮现一丝嘲讽的微笑。

“我还以为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呵呵。”

他歪着头,仿佛猎手在欣赏自己的猎物。

“说来话长,我的朋友。如果你真的想听的话。”

周军哼着小曲,拿着一卷手纸走出寝室,对面的352寝室传来方木的声音:“精尽人亡!”

周军笑骂道:“嗬嗬,傻逼。”一摇三晃的走进了厕所。

吴涵出现在楼梯拐角处,他紧张的向两边张望,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他快速却又悄无声息的走进厕所,厕所里除了正在使劲的周军,空无一人。

他悄悄来到周军身后的蹲位,小心的探过头去。周军背对着他,毫无察觉。

吴涵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绳子,用手拽住两端,瞄准周军的脑袋,猛地套了过去。周军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就被吴涵把整个人拉了起来。吴涵迅速半蹲下身子,双手交叉,死死地拽住绳子,周军双手在脖子上乱抓,脚也在乱踢,竭力想站直身子,无奈脖子被绳子死死的勒在隔墙上,只是无济于事的蹭来蹭去。几分钟后,周军终于不再挣扎了。满头大汗的吴涵又狠狠地勒了几下,才慢慢放松绳子,周军的身体顺着隔墙软绵绵的瘫下去。吴涵精疲力尽的向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他走进第一个隔间,不敢抬头正视死者的脸,费力的把他的腿弯过来,后背贴着隔墙,看起来仍像大解的样子。吴涵转身出了厕所,迅速走下楼梯,刚刚下到二楼,就听见某个寝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接着就听见踢踢沓沓的脚步声。吴涵背靠在二楼的楼梯上,屏气凝神的听着,大约一分钟后,那个脚步声又从厕所里出来,并没有慌乱的迹象,门被重重的关上,一切恢复平静。满头大汗的吴涵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转身下楼。

吴涵背着书包,拿着水杯小心的绕到行政楼背后。他推推一楼卫生间的窗户,一扇窗子无声的开了,吴涵动作敏捷的跳了进去。

刘伟丽打着哈欠,一页一页的复印着材料。这时有人敲门。

“谁?”

“师姐,是我。”

刘伟丽打开复印室的门,吴涵站在门口。

“是你啊。”刘伟丽认得他是下午帮忙搬材料的师弟。

“我刚才路过楼下,看见这里还亮着灯。”吴涵的脸上是谦卑的笑,“需要帮忙么,师姐?”

刘伟丽看看复印机旁堆积如山的材料。

“好啊,谢谢你。”她向这个热心的师弟投以极具魅力的一笑。

两个人边忙着手里的工作,边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突然,吴涵的手停下来。

“怎么了?”

吴涵指指门外,“好像有人来了。”

走廊里确实有脚步声,可是那脚步声却渐渐远去,最后消失了。

“没事,可能是保安员。我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吴涵走到门前向外张望,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松了一口气。

他回到桌前,刘伟丽正背对着他从复印机里取资料。吴涵悄悄拧开杯盖,又把杯子推翻在桌子上。

“哎呀,糟糕。”

“怎么了?”刘伟丽闻声回头,浅褐色的茶水正顺着桌面流淌,一本结题报告浸泡在水中。

“怎么搞的?”刘伟丽懊恼地把报告书拎起来,用力甩着上面的水。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师姐。”吴涵怯怯地说。

“怎么办?高老师要批评我的,他那个人最爱干净了。”刘伟丽一脸焦急的神色。

吴涵尴尬的绞着手,然后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这样吧师姐,咱们把它拿到天台上晾晾,应该很快就会干。”

“好好。”刘伟丽急忙把报告书上的订书钉取下,跟着吴涵上了复印室对面的天台。

天台上风很大,吴涵从墙角捡了几块砖头,把散开的报告书压在天台边缘的水泥沿上。

刘伟丽看着脚下变小的校园,有点害怕。吴涵说:“别害怕,这里风比较大,干得快。”

刘伟丽点点头,也拿起一块砖头把报告书压在旁边的水泥沿上。

“师姐,”吴涵盯着自己手中的报告书,“好像缺了一页。”

“不会吧。”刘伟丽凑过来,伸手去接报告书,“我看看。”

吴涵却将手一缩,用另一只手将刘伟丽猛地一推,刘伟丽惊叫了一声就俯身跌下了天台,随后就听见一声沉闷的“砰”

吴涵站在水泥沿上,胸口不住的起伏。须臾,他向楼下望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吴涵定定神,把砖块下压着的报告书一一捡起,转身下了天台。

他回到复印室,把报告书塞进书包,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块抹布,把桌子和复印机仔细地擦了一遍,又回到走廊,把窗台和窗框擦拭一遍。然后,他径直来到24楼的卫生间,从里面拎出一把拖布,把复印室的地面擦洗干净,然后拿起书包和水杯退出复印室,离开之前,又把复印室的门把手擦了一遍,然后虚掩上门,迅速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

自习室里,贾飞飞和宋博在一个角落里亲昵的拥抱着,宋博的手在贾飞飞身上不老实的动着,贾飞飞一边低声的笑,一边看着周围或气愤或不屑或好奇的目光。她凑到宋博耳边低语了几句,宋博脸上展开一丝心照不宣的微笑,贾飞飞的脸却红了。

两个人轻快的收拾好书包,手拉着手出了自习室,却没有注意到另一个角落里,吴涵也开始收拾书包。

贾飞飞和宋博来到体育场,找了一个背风的角落,刚刚坐下,两个人就急不可待的纠缠在一起。

他们的舌头搅拌在一起,双手在对方的身体上不住的游走。

他们没有听到,在他们所坐的台阶下的空洞中,一个人在平静的呼吸。

吴涵坐在里面,手里紧握着一根木棒,紧闭双眼,耳朵却在捕捉着上面的每一点动静。

过了很久,成群的学生大声谈笑着穿过体育场。吴涵看看手表,10点多了,学生们该回寝了。

上面的动静却过了好一阵才平息。

“估计关寝了,反正也回不去了,我们去录像厅吧。”

吴涵悄悄的站起,小心的站到台阶的侧面。

“行,不过你到时候不准做坏事啊。”

是时候了。吴涵猛地一步跳上台阶。

他看见宋博剃着短发的脑袋和贾飞飞刹那间惊恐的表情。

他用力挥下木棒。

陈希在化妆间里对着镜子小心的补妆,这时有人敲门。

“谁啊?”

“是我,吴涵,能进来么?”

陈希打开门锁。穿着紧身戏服的吴涵闪了进来。

“帮个忙,袖子这里开线了,快帮我补两针。”吴涵伸着手,手心向下。

“哪里啊?”陈希忙凑过去,“哪里开线了?”她低头在吴涵手腕处寻觅着。

吴涵的手掌却一翻,手心里赫然出现一块纱布,径直捂上了陈希的嘴。

陈希很快瘫软下来。

吴涵把陈希扛在肩上,拉开门,左右张望了一下,把陈希放在停在门口的小车上,用白布盖好。

几分钟后。在全场的惊呼与掌声中,吴涵迅速从舞台的右侧冲入走廊,疾步跑上三楼,径直冲进卫生间。正如他预料到的那样,所有人都在楼下欣赏全剧的高xdx潮,卫生间内空无一人。

他脱下紧身戏服和头套,胸口,双臂和大腿上都用胶带粘着厚厚的棉花。他走进一个隔间,踩在水管上,从水箱里拿出一只塑料袋,把紧身衣和头套团成一个小团,塞进塑料袋里,扎好后重新踩上水管,把塑料袋放在水箱的角落里,一个不会影响上水和排水的位置。

紧接着,他撕下粘在身上的棉花,扯成小块,又拧开水龙头把棉花打湿,厚厚的棉花变成了几个小团,他把这些棉花团和胶带扔进了另一个隔间的便池内,放水冲进了下水道。

做完这一切,他从暖气片后拿出两条早已准备好的塑料扣绳,走进最里面的一个隔间。他先把自己的双脚捆好,然后在膝盖和嘴的配合下,又把自己的双手捆好,然后坐在地上,蜷起双脚从双手间穿过,这样他的双手就反剪在身后。吴涵在背后用手扶着墙站起来,将后脑紧贴木质的隔间门框。当他感到门框的棱正对着自己的后脑的时候,他向前探出头,然后猛地向后撞去。一道裂口立时出现在他的后脑,鲜血很快流下来,感到头晕目眩的吴涵贴着墙壁慢慢坐下来,小心地不让血蹭到墙壁上,然后侧倒在隔间的地面上,闭上双眼。

“那么,那天我在俱乐部看见你,”方木慢慢地说,“你是去三楼的卫生间里拿那件戏服和头套对么?”

吴涵点了点头。

明白了。他在剧场里呆坐,也不是因为痛惜陈希或者感到内疚,而是在回味当天精彩的演出。

两个人默默的对视着。

“你为什么不杀死我?”方木忽然问道。

“我是要把你留到最后的,亲爱的方木。”他的微笑简直可以称得上友善,“有个人在不断地猜我的心思,可是又猜不到,这多好玩啊。可是。”他的微笑一下子在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你愚蠢地破坏了这场好戏,它本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的。所以,方木,我们只能今天说再见了。”

一阵恐惧袭上方木的心头,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快跑。

他刚刚转身,却不料吴涵从地上捡起一根凳子腿,朝自己挥了过来。

方木急忙低头躲避,却不料吴涵只是虚晃一枪,矮身向他的脚踝打来。

“喀嚓!”方木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踝骨折断的声音,他身子一歪,吴涵迅速站起身来,挥手又是一棒,方木的脑袋挨了重重的一下,他再也站不住了,仰面倒在了地上。

剧痛让方木几乎昏死过去。朦胧中,他感到吴涵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拖向还在燃烧的352寝室。方木无力的挣扎着,却丝毫没有作用,只能任由吴涵把他拽到寝室门口。

吴涵松开手,方木重重的躺倒在地上,刚想撑起身子,却被吴涵用一只脚踏在胸口,丝毫动弹不得。

吴涵从衣袋里拿出一把大号军刀,方木认得那是去年吴涵在地摊上买的只有四种功能的假冒瑞士军刀。

吴涵把刀啪的打开,然后骑在方木身上,把刀刃顶在方木的脖子上。

“说实话,我真的舍不得杀你,”他居然叹了口气,“原本打算让你多活段日子,这个游戏才好玩。”

“你这个变态!”方木咬牙切齿的骂。

吴涵并不生气,反而轻轻的笑了笑。“变态?”

“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他凑近方木的脸庞,“一样的敏感、自卑。”

方木停止了挣扎,他睁大眼睛看着吴涵。

“是的,你和我一样,那天我们从公安局回来后,我就知道。”吴涵的刀子仍然顶着方木的脖子,“所以,我在你临死前告诉你所有的秘密。感谢我吧,至少,”他朝寝室里那两具尸体努努嘴,“你应该比他们甘心。”

“警察早晚会抓住你!”

“赫赫。”吴涵的嘴角又浮现怜悯的笑,“你别傻了,你们都死了,我怎么说都行。”

远处渐渐传来消防车尖利的警笛声。

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里面的液体呈现淡淡的红色。

“还好,留了一瓶,足够了。”他拧开瓶盖,好像在哄孩子睡觉一般,“不要动,不会太久的,一下子就好了。”

“不要……”

方木和吴涵同时向墙角望去。那一瞬间,方木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可是孙梅真的动了一下。

随后,她就慢慢站了起来。

“不……不要……再杀人……”

孙梅的头发已经被全部烧光,脸上除了焦黑,就是翻开的皮肉,早已辨不清五官。全身的衣服只剩下丝丝缕缕,有的还在冒烟。

她一步步向吴涵走来,口中喃喃自语:“不要……不要再杀人……”

吴涵大张着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脸上的肌肉因为恐惧而扭曲成一团。

已经被烧得不成人形的孙梅向他伸出双手“不……不要……”

“你别过来!”吴涵颤抖着说,眼睛瞪得似乎要突出眼眶。

“不要再杀人!”

孙梅突然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向吴涵扑了过去。

吴涵被一下子扑倒在地。方木就势一滚,滚到了走廊的另一边。

孙梅死死的抱着吴涵,吴涵拼命的挣扎,矿泉水瓶里的液体泼洒在他的身上。

他们在地上翻滚着,厮打着。吴涵的手在孙梅脸上乱抓乱挠,孙梅脸上被烧焦的皮肉一块块掉下来,可是她的手始终紧紧箍着吴涵。

燃烧了很久的门框终于倒塌下来,正好落在他们身上,吴涵的身上马上窜起火苗。

“啊————————”吴涵惨叫着,身上的火焰却越来越大。

“救命……救救……我……”他把一只在燃烧的手伸向方木。

方木看着已经被烧成一团火球的吴涵和孙梅,想动却怎么也动不了。一阵眩晕袭来,方木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共一条评论

  1. 血色海棠 say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