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小说

第十三章 本能

雷米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下班之前,邰伟在走廊里遇见了经文保处副处长赵永贵。老赵倚着窗台闷闷地抽烟,脚边已经有好几个烟头。邰伟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老赵回过头来,深陷的双眼中布满血丝。

“你们那个案子怎么样了?”邰伟递过去一支烟。

老赵扔下手中的烟头,接过邰伟递过来的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大口。

“没头绪。”他用手使劲按着太阳穴,“排查了快600人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你们那个案子呢?”

“一样。”邰伟有些丧气地说。

两个人相视苦笑了一下,默默的吸烟。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雨,玻璃窗很快就模糊一片。邰伟看着玻璃上不断流下的雨水,忽然想起和方木在大雨中寻找佟卉时的情形,不由得微笑了一下。

那个脸色苍白,沉默寡言,略带点神经质的男孩子,上次见面的时候,感觉气色好了很多,眼神中也多了些年轻人应有的活泼。

是啊,让这样一个年轻人整天面对那些血淋淋的凶杀案,的确残忍了点。他应该像其他同龄的男孩子一样,平静、快乐、没心没肺的生活。毕业、就业、娶妻、生子,享受一个普通人应有的平凡的快乐。

丁树成说他有察觉犯罪的天赋。然而,邰伟感觉不到这种天赋能带给方木快乐。记得上次邰伟试探着问他为什么会对行为证据学感兴趣,他回答说不知道。这显然不是实话,他好像始终在某种回忆中挣扎却无力自拔。而这段回忆的尽头,又是一段怎样惊心动魄的经历呢?

这样一个人选择普通人的生活,邰伟不知道该为他高兴还是感觉可惜。就像手里的这件案子,如果他在,也许就不会这么毫无头绪。可是上次方木的态度让他有点发怵,尽管事实证明情杀的侦破思路暂时行不通,邰伟仍然没有再次拜访方木的打算。

“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意味着又有人死了。”

这小子,真希望有一天毫无牵挂的去找他喝顿酒,轻轻松松的大醉一场。

“邰伟。”老赵冷不防开口了。

“嗯?”邰伟赶快回过神来。

“上次马凯那个案子你们干得不错。”老赵用手使劲捋着头发,“我总觉得7.1案件的凶手不正常,可能是个心理变态,可是又找不到什么线索。你帮我分析分析?”

“我?”邰伟指指自己的鼻子,“别逗了,我哪有那两下子。”

不过老赵的话倒是让邰伟心里一动。的确,犯罪心理画像在马凯一案的侦破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7.1案件也好,海洛因杀人案件也好,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都有不同寻常、无法解释之处。如果能再次对凶手进行心理分析,也许对案件侦破会有不小的推动作用。

“找个心理专家帮帮忙吧。”

老赵明显犹豫了一下,他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碾灭,“再说吧。”

他看看手表:“下班了,妈的,今天不加班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说完,冲邰伟挥挥手,转身走了。

邰伟目送着有点驼背的老赵消失在走廊尽头,一个50多岁的人了,才混上副处长,压力可想而知。

此时,方木正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发呆。

下雨总能引起人的无限遐思,至少,也能让人无法关注眼前的事。

这堂课仍然是宋老师的课,这老先生在校外兼职律师,无法在学校安排的上课时间给研究生上课,只好用课外时间。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了,他还没有下课的意思,只是说“休息一会”。

暗暗叫苦的学生们冒着雨跑到附近的小超市买了点面包什么的充饥。胆子大一点的,收拾好书包悄悄溜了。宋老师在办公室里喝了茶,吸了烟,精神抖擞的回到教室,发现教室里少了不少人,脸顿时拉下来,从皮包里摸出点名册。

此起彼伏的答“到”声让方木回过神来,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孟凡哲。已经很久没有老师点名了,方木也就一直没和孟凡哲坐在一起。现在挪过去已经来不及了,方木有点替孟凡哲担心,也不愿意看到孟凡哲尴尬万分的一幕。

看得出孟凡哲有点紧张,硬邦邦的直着腰坐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宋老师手里的点名册。

“王德刚。”

“到。”

“陈亮。”

“到。”

“初小旭。”

“到。”

怎么办?方木把头扭过去。

不在餐桌上碰掉餐具是良好的教养,在别人把餐具碰掉时装作没看见是更好的教养。

下次吧,这次我实在无能为力了。

“孟凡哲。”

孟凡哲大概迟疑了一秒钟,之后就半站起身清晰的答了一声:“到。”

方木惊讶极了,扭过头去,正好遇到孟凡哲的目光。孟凡哲冲他笑笑,愉快的眨了眨眼睛。

晚上临睡前,方木在洗漱间遇到了孟凡哲,他手里拎着满满两大壶刚刚烧好的开水。

“你这是干吗啊?”方木边擦脸,边指着水壶问他。

“嗬嗬,给汤姆洗澡。”孟凡哲笑着说。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吧,真浪费。”

“你不知道,汤姆很淘气的,总是弄得浑身脏兮兮。”孟凡哲幸福的像汤姆它妈,方木记得刘建军叫孟凡哲杰瑞,忍不住要笑。他看看左右,洗漱间里只有他和孟凡哲两个人。

“你,”方木看着孟凡哲,小声说:“好像不怕点名了。”

“嗯!”孟凡哲使劲点点头,“应该是的。”他把手里的水壶放在地上,郑重其事的伸过手来:“方木,非常感谢你那时对我的帮助。”

方木笑着把手伸过去握了握,“别客气。”

“有空去我那里玩。”说完,孟凡哲冲方木挥挥手,拎起水壶走了。

看着轻松的孟凡哲,方木感到由衷的愉快。他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微笑渐渐爬上脸庞。

方木,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一连下了2天的雨,9月初的天气,竟有些微微的凉意。

方木撑着伞,小心的踏上图书馆的台阶,墙上贴着一张纸,方木扫了一眼,好像是什么寻人启事。一片飘在水上的落叶险些让他滑倒。他抬起头,仿佛昨日还郁郁葱葱的大树已经略显金黄,一阵风吹来,又有几片树叶飘然落下。

5分钟前,乔老师打电话让他到心理咨询室去,电话里没说什么事,只说让他速来。

心理咨询室在图书馆的二楼。这是全市第一个设在大学校内的心理咨询室,负责人是乔允平教授。2000年的时候,省教委开了个关于关注大学生心理健康的会,号召全省高校设立专门的心理咨询机构,建立大学生心理干预机制。J大选择了法学院和教育学院的几个教师组成了J大心理咨询室。乔允平教授的年龄最大,被推举为负责人。成立两年多来,前来咨询的人寥寥无几(这并不意味着J大所有人都没有心理问题,只是大多数人都不肯直面自己的问题而已),乔允平教授平时琐事缠身,慢慢的也就很少来这里。所以,今天乔教授让方木来这里找他,方木感到很纳闷。

敲敲门,里面传来乔允平教授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

方木推门进去,才发现咨询室里不仅仅只有乔教授一个人。

靠墙的沙发上,坐着两个来访者,都穿着警服,其中一个佩戴着一级警督的警衔。见方木进来,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乔教授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是厚厚的几本卷宗,其中一本摊开在他的手里。他从老花镜上方看了方木一眼,示意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同时递过去一本卷宗。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

乔教授头也不抬的说:“我的学生。”

这丝毫没有减少他们眼中的疑惑。

方木有点尴尬,只好坐下来翻开那本卷宗。

只翻了一页,方木就知道这是什么了:曲伟强和王倩被杀一案的卷宗。

接案纪录。验尸报告。现场勘验报告。现场图片。走访笔录。方木有点漫不经心的翻着。

曲伟强俯卧在草皮上,双臂展开,手腕处的断骨清晰可见。

摆放在门柱旁边的双手,苍白,毫无血色,仿佛从塑料模特上截下的假手。

颅骨塌陷,脸上表情沉静。

一瞬间,方木仿佛回到了他只身站在球门前的那个夜晚。身边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下来。四周摆满了书的书架,乔教授和那两个端坐在沙发上的警察,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墙上弗洛伊德的大幅油画都似乎是遥不可及的景象。

一个人仿佛在他胸口慢慢浮现,伸出长长的,如藤蔓般的双手,慢慢将方木的全身紧紧缠绕,之后便悄悄嵌入方木的皮肤,不留一丝痕迹。只是那刺痛般的触觉开始在全身蔓延,有种感觉在体内渐渐苏醒,冷静而清晰。

草皮。门柱。双手。利器。

“砰砰砰!”有人敲门。方木也一下子惊醒过来。

“进来。”

走进来的是图书馆的孙老师,手里捧着一摞书。

“乔老师,这是你要的书。”

“放这吧。”乔教授面无表情的指指桌子。

孙老师小心翼翼的把书放在桌子上仅有的一块空地上。转头冲方木笑笑,拉开门走了。

乔教授又看了一会卷宗,之后在那摞书里抽出几本翻了翻,就点燃一根烟,靠在椅子上沉思。

两个警察毕恭毕敬的坐在沙发上,一声也不敢出。

良久,乔教授突然坐起身,开口问道:“你怎么看?”

方木愣了一下,一瞬间竟没有意识到乔教授是在问他。

“我?”

“对。”

“我还没考虑好,要不老师还是你先……”

“让你说你就说,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乔教授指指那个一级警督:“这是公安厅犯罪心理研究室的边平处长,也是我的学生,就是你的师兄。你有什么好怕的?”

边平冲方木点点头。

“看完这本卷宗,哪里引起了你的注意?”乔教授盯着方木的眼睛问。

方木略略沉吟了一下,简单地回答道:“手。”

乔教授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继续问道:“凶手在杀死被害人以后砍掉了他的双手,并丢弃在球场上。你的感觉是什么?”

这一次方木考虑的时间要长一点。

“剥夺。”

“哦?”乔教授扬起眉毛,“怎么讲?”

“死者生前是一个足球爱好者,也是校足球队的守门员。我不太懂足球。但是我知道,足球场上唯一一个可以用手触球的人就是守门员。而对于守门员来讲,双手是他在球场上守护球门的武器。砍掉一个足球守门员的双手,就意味着剥夺他最宝贵的东西。而在这种剥夺背后,我感到一种……”方木顿了一下,“嫉妒。”

乔教授还是没有表情,只是将手边的烟盒推了过去。

他不再盯着方木,而是转向沙发上的两个警察。

“本案中的第二个死者王倩,在被凶手强暴后,掐死,然后肢解。不过他最后又把王倩拼成了一个人形。这就是最耐人寻味的地方。如果说凶手在现场留下的标记都代表着他的某种特殊需要的话,第一个死者身上的标记——砍断双手——意味着一种源自于嫉妒的剥夺,”他用手指指方木,“那么,肢解被害人后又把她拼成人形,又意味着什么呢?”

方木和那两个警察都像听课般屏气凝神的看着乔教授。

“我觉得,凶手对死者王倩有一种重新塑造的渴望。他好像既对王倩的肉体充满爱欲,又对它满怀鄙弃。这种矛盾的心理支配他强暴了死者后,又将其掐死、肢解。而在他内心深处的一种渴望拥有‘全新的’王倩的情感,又支配他将死者重新拼成人形。我想,凶手在将死者的尸块重新拼接的时候,一定处于一种极其复杂的心理状态下。有报复的狂热,有征服的快感,也有对一切无法挽回的伤感和悔意。”

乔教授指指卷宗,“我看到公安机关并没有对王倩的背景和她与曲伟强的相恋过程作详细的调查。我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我的设想是:这大概是一个王倩的追求者,眼看着心爱的女人与其他的男人出双入对,双宿双飞。当他想象到自己心目中纯洁、高贵的女神——我注意到王倩的外貌相当清纯乖巧——和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在租住的小屋里疯狂做爱的时候,这种情感就会如火山般爆发。从而做出一些疯狂的行径。不过,”乔教授顿了一下,“这只是我的一些设想,因为有些问题我也想不通,比方说那只注射器。它也许是属于被害人的,可是为什么会被插在王倩的胸上呢?”

“也许是凶手为了宣泄他对死者肉体的那种复杂情感,随手拿起来插在王倩胸上的?”边平插了一句。

“现在还不清楚。”乔教授摇摇头,“如果觉得我的设想能成立,你就按照这个思路查查看吧。最好从王倩初中时期查起,这种感情的形成时间不是一天两天,应该有很长时间的压抑期。”

两位警察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警察回过身来问乔教授:“他也是你的学生?”他用手指指方木。

“是啊。”乔教授扬起眉毛,语气中带着一丝倨傲。

那个警察没有再说话,看了方木一眼,拉开门跟着边平走了。

回到宿舍里,方木呆呆地在桌前坐了很久,除了一根接一根的吸烟,几乎没有别的动作。

杜宇笑嘻嘻的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呛得直咳嗽。

“我靠,你这样吸烟,小心得cancer,”他边打开门放烟,边看着方木嘴边还在冒烟的香烟,“老兄,用这个法子自杀,似乎慢了点吧。”

方木没有说话,苦笑着捏了捏眉心。

杜宇的出现让方木察觉到自己其实一直在思考乔教授给自己看的案子。下午的那种感觉仍然清晰,好像体内的另一个方木在不经意间又悄悄的冒了出来,一下子控制住他的整个身心。他的全部思维都随着这个方木的出现而被调动起来,就好像一辆插入钥匙的汽车,一旦启动,就轻易不肯停下来。

这感觉让他惶恐。

杜宇走过来,歪着头小心的看着方木的脸色。

“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

“你这家伙,怎么又像过去那样阴个脸?有什么麻烦事,不妨说出来听听。”

方木闭了一下眼睛,旋即睁开,笑笑说:“没事。吃饭去吧。”

共一条评论

  1. 血色海棠 says: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