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小说

第二十一章 3+1+3

雷米2016年01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大早,方木就去敲孟凡哲的门。连敲了十几下,一点回应都没有。方木抬头看看门上的小窗,没有灯光,不知道孟凡哲是已经出去了,还是不想开门。

整整一天,方木的脑子里都是孟凡哲。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和那双仿佛深渊一般的眼睛不停的在方木眼前浮现。

FBI的行为科学家曾经提出这样的理论:如果一个人在早期有如下行为或者同时出现其中两种的话,这个人成年后犯罪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一定年龄后仍然尿床;放火;虐待小动物或其他比他小的孩子。原因在于这样的人自控能力比较差,反社会心理比较强。而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虐待动物的行为,往往来自于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和失去控制的焦虑感。

孟凡哲究竟对什么感到无能为力,又对什么感到失去控制呢?

另一个问题:他接下来还会干什么?

孟凡哲是个个性软弱的人,但是性情温和、善良。生生扯碎一只猫,再把它吞下肚去,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他这种人能做得出来的。而从昨晚的情形来看,孟凡哲在残害汤姆的时候,很明显处于一种意识模糊的状态之下。

究竟是什么让孟凡哲陷入了如此深刻的精神障碍中?

“汤姆……他们都讨厌它……我也不能……再……依靠它……”

依靠?

如果说孟凡哲在依靠汤姆的话,一个人能从一只猫身上得到什么保护或者慰籍呢?

老鼠?

方木知道孟凡哲害怕点名,也许他还害怕老鼠。

养一只猫,使自己在潜意识里感觉到被保护,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对老鼠的恐惧。

问题是,这种做法的直接后果是使自己对这种“保护”产生明显的依赖,一旦这种“保护”消失的话,他不但不会消除对老鼠的恐惧心理,反而有可能加剧。

如果上述推论成立的话,那么孟凡哲将自己视若珍宝(也可能是当作保护者)的汤姆杀死,就有了一点孤注一掷,破釜沉舟的味道。

如果一个人这样想,那他就危险了。

方木这种若有所思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上晚自习的时候。邓琳玥在被方木冷落了大半个晚上之后终于开口发问。

“在想什么?”

“唔,没什么。”方木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朝邓琳玥抱歉地笑笑。

邓琳玥没有笑。她低下头继续看书,又过了好一会,小声说:

“在想她对么?”

“谁?”方木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心里很纳闷她怎么会认识孟凡哲。

“就是……一直在你心里的那个女孩。”

方木怔了一下,无奈的摇摇头,“没有,你别多想。”

邓琳玥抬起头看着方木的眼睛,很明显她并不相信方木的话。

“跟我说说她好么?”

“不!”方木断然拒绝了。

余下的时间里,邓琳玥始终没有跟方木说话。方木送她回寝室的时候,她也没有像平时那样要求方木抱抱她或者亲她一下再走,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我上楼了”,就把方木一个人撇在女生宿舍楼下,一个人上楼了。

方木很无奈,只好转身离去,走出去几十米后,回头望了一下,却看见邓琳玥站在女生宿舍的门口,朝这边望着。

方木转身向邓琳玥走去,刚迈了几步,邓琳玥却又一个转身,蹬蹬蹬上楼了。

方木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女生宿舍楼下,等了十几分钟,见邓琳玥这次没有去而复返的意思,摇摇头回去了。

恋爱,就是这个样子么?

回到宿舍楼,方木还是先去了孟凡哲的寝室。尽管从门上的窗户里看到寝室里没有开灯,方木还是敲了敲他的宿舍门。不出所料,没有回音。

今天方木问过邹团结,孟凡哲还是没有去上课,也没有任何人看见过他。

他去哪了?

杜宇在寝室里,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在电脑前玩CS,而是正襟危坐在书桌前,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干嘛?”方木习惯了杜宇嬉皮笑脸的样子,他这幅德行让方木觉得有点好笑。

“你有时间么?”杜宇绷着脸,“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方木有点莫名其妙。

“谈谈你跟邓琳玥。”

方木盯着杜宇看了几秒钟,“好奇?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不是。”杜宇顿了一下,“是出于朋友的立场。”

方木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点燃一根烟。

“你想知道什么?”

“你跟邓琳玥……真的在谈恋爱?”

方木犹豫了一下,“……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杜宇把椅子向方木拉近,“你喜欢她么?”

方木吸了几口烟,沉默了一会说:“说老实话,我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几天前邓琳玥这个名字仅仅意味着“被害人”,而现在,她是自己的“女朋友”。而这个过程,就好像一个缺乏现实感的梦一样,让人身陷其中却浑然不知。

方木觉得,自己并不是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这几天来他一直在逃避这件事。

因为,他已经有点习惯了。

习惯异性温柔,又带点崇拜的目光。

习惯有人细致的关心自己的饮食起居。

习惯身边有一个温软馥郁的身体。

习惯让人颤栗的拥抱与亲吻。

杜宇看看方木,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作为哥们,我是很支持你和邓琳玥在一起的。而且,我和瑶瑶都觉得你们俩挺合适的。只是,你们都转变的似乎太快了,尤其在这个时候,真让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顿了一下,“你知道,大家都在怎么议论这件事么?”

方木突然知道杜宇如此郑重其事地跟他讨论这件事的原因了:是因为刘建军。

杜宇见方木不吭声,自顾自地说下去:“很多人都说你是借刘建军被打伤的机会,抢了他的女朋友。”

方木干笑了两声,自己被别人误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刚入学的时候,不是还有人把自己当作怪物么?他并不介意。

“你也这样想么?”沉默了一会,方木问道。

“我当然不会!我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杜宇马上说,“不过,我还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木非常不愿意和杜宇继续这个话题,不过看着杜宇坚决又信任的目光,他想了想,还是把邓琳玥关于她和刘建军之间的事一五一十的对杜宇讲了。

杜宇听了之后,好半天没说话。当方木点燃了第五根烟的时候,杜宇突然站起来,把手重重的放在方木的肩膀上。

“我支持你,哥们。”杜宇大声说,“你没有错,邓琳玥也没有错。如果再有人这样议论你们的话,我会帮你解释!”

方木刚想说“那倒不必”,可是看到这家伙一副两肋插刀的架势,笑着点了点头。

深夜,心事已了的杜宇呼呼大睡,方木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刚才的一番话,对于杜宇来讲也许是一个理由充分的解释,可是对于方木来讲,却丝毫不能减轻心中对自己的疑问。

我真的爱上邓琳玥了么?

一直以来,方木都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能力:能看穿别人的心理。邓琳玥毫无疑问是喜欢自己的,而方木自己呢?

医人者难自医。此刻方木算是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手电筒,能够照亮黑暗的角落,却照不到自己。

也许,只是需要吧。

老天为每个人都安排了一条路。有的路平坦,有的路坎坷。而我的路,是一条布满荆棘,险象环生的路。这一路上,有鲜血,有怪兽,有回忆,有感伤。陪伴我的,却只有那些死去的人们和梦魇般的诅咒。

我已经一个人走得太远,太累。

朦胧中,方木渐渐睡着了。心中的疑问,依然没有答案,其实,有没有答案,又有什么要紧?

他只知道,在邓琳玥的怀抱里的时候,真的,很温暖。

邰伟来找方木。

一进门,他就歪着头看着方木:“嗬嗬,气色不错啊。”

方木知道他在拿邓琳玥的事情调侃,没有搭理他。

不过这家伙最近瘦得厉害,眼眶发青,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今天怎么没陪邓大小姐去上自习?”

邓琳玥的父母来学校看她,晚上一起出去吃饭。一整天,邓琳玥都在暗示方木和她一起去,希望自己的父母能见见方木。方木没有答应,也许是邓琳玥的妈妈那天给他留下的印象太坏。另外,如果去了,很明显有未来女婿拜见丈母娘的意思,这更是方木不情愿的。

“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么?”

“没有。外围一点进展都没有。”邰伟毫不客气的躺在方木的床上,“我们现在只能干等着。妈的,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昨天下午,邰伟代表专案组回局里汇报了案件进展情况,正好遇见在副市长陪同下的美国驻J市领事刚刚离去。局长的脸色不太好看,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听取了邰伟的汇报。听完之后,没有过多表态,只是指示专案组不要放松警惕,尽快破案。邰伟知道那个美国佬被杀了之后,局里上上下下的压力都很大,也就没多耽搁,径直回了J大。

方木这几天思考的都是邓琳玥和孟凡哲的事情,没有对系列杀人案过多关注。看见邰伟疲惫不堪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他翻出一包芙蓉王扔给邰伟,又给他冲了一大杯浓茶。

“你这边呢,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邰伟像个老太爷似的叼着烟,喝着茶,“当然,除了邓大小姐跟你耍脾气那些事。”

靠,方木瞪了邰伟一眼,摇了摇头。

邰伟嘿嘿的笑了两声,闷头抽烟喝茶。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方木:

“方木,你觉得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木一愣,“他的心理和生理特征我不是都跟你大致描述过么?”

“嗯。”邰伟点点头,“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他试探着看看方木,“我老觉着这个人……跟你很像。”

方木没有做声。

其实这种感觉他也有。凶手设计的几起命案,都是在向方木进行挑战。那么这个人应该在犯罪心理学上颇有见地(至少凶手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而在这个校园里,方木所知道的心理画像者只有两个。

想到这里,方木不由得心一沉。

难道是乔教授?

不会不会。方木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无论从职业操守还是从为人品德上来看,乔教授都堪称典范。再说,自己的水平和乔教授相差甚远,他没有必要来对自己挑战。而且,这几起案件中,凶手不仅仅需要技巧,还需要体力,这显然是年近六旬的乔教授所不具备的。

距离上次作案已经快20天了,凶手还没有丝毫动作。这种等待,实在是一种折磨。

沉闷的气氛渐渐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就好像那袅袅升起的烟雾一样,隔着它,你看不清我,我看不清你。

同样,也看不清那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邰伟一跃而起,抻了个懒腰后,低头看看手表。

“快九点了,我去各个监察点看看。你去么?”

方木想想,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点点头。

警方重点监视的地点仍然是女生宿舍和带有数字“6”的地段。监察点不同,可是在各个监察点蹲守的警察却是一样的状态:疲惫不堪,情绪暴躁。

这样不分昼夜的连续作战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换了谁都受不了。

连转了几个点,都是“一切正常”。看着手下的兄弟们一个个脸色发青,却都在坚守岗位,邰伟也有些不忍。他和方木一起去了校门口的小饭店,订了一些盒饭(特意嘱咐老板多放肉菜)给大家加餐。方木看着他钱包里那几张可怜巴巴的纸币,自己去超市买了两条香烟,本来还想买啤酒的,被邰伟阻止了。

发盒饭的时候,警察们都显得很高兴,拿到盒饭后都迫不及待地或靠墙而立,或蹲在墙角,埋头大嚼起来。男警察们吃相粗鲁,大口吞咽着已经有点变凉的饭菜,偶尔有人咬到了沙子也囫囵咽下。女警察们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饭菜的味道,彼此你夹一块肉段,我夹一块带鱼,吃完了,还不忘拿出带香味的面巾纸塞给那些准备用袖子抹嘴的男同事们。

只是每个人都边吃边紧盯着每个从身边走过的人,即使闲聊,也竖起耳朵倾听着每一丝可疑的声音。

看着这群邋遢憔悴,却如同猎手般时刻保持警惕的人,方木的心中不由得陡生敬意。在分香烟的时候,特意多给了那个被他捉弄过的警察两盒。他很显然并不在意方木曾经的戏谑之举,还感激地冲他笑了笑。

看见警察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方木自己也觉得有些饿了,和邰伟分食了一盒饭。他惊讶的发现,盒饭竟然如此好吃,即使是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即使合着冷风吞咽着并不新鲜的大米,他仍然感到这是这段日子里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吃过饭,邰伟又带着方木在所有的监视点转了一圈。结束的时候已经快11点半了,校园里已经看不到人影,各栋宿舍楼的灯光也一盏盏熄灭。校园在经历了一天的喧嚣后重归安静,只是冷风一阵阵的刮得更紧。

方木和邰伟匆匆地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邰伟突然停下了脚步,向后望了望。

“怎么了?”方木看着他望去的方向,不远处,只有光线惨淡的路灯孤零零的站着,下面的马路被照亮了一块,除此之外的一切都被黑夜笼罩着,寂静无声。

“没什么。”邰伟皱着眉头,又四下扫视了一圈,“可能是我听错了。”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宿舍楼,走过一楼卫生间的时候,邰伟突然捂着肚子说:“你先上楼吧,刚才盒饭里的带鱼不新鲜,我好像要拉肚子。”

方木点点头,“我那有黄连素,你一会上来拿吧。”说完,就抬腿上了楼梯。

走廊里静悄悄的,偶尔能听见远处传来隐隐的水声。走了大半个晚上,方木感到腿有些酸,他慢慢的拾阶而上,无聊的听着自己的脚步声。

突然,他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就在自己附近,不徐不疾,听起来似乎漫不经心。

方木在二楼缓台上停下脚步,侧耳倾听着。

那脚步声也在那一瞬间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方木屏气凝神地站着,胸口剧烈地起伏,几秒钟后,他重新迈动双脚,慢慢地走上台阶。

果真,那脚步声又出现了。

方木边走,边顺着楼梯扶手向下看。在一楼和二楼之间,一个细长的人影正摇晃着慢慢上来。

方木感到全身的汗毛渐渐竖起,他来不及多想,踮着脚尖,疾步登上三楼。走到313寝室门前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没有开门,而是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320寝室旁边有一个墙垛,刚好可以藏下一个人。路过318寝室的时候,几块镜子的碎片堆在门口,大概是寝室里的镜子碎了,扔在门口等着清洁工来收拾,方木顺手拎起一块稍大一点的,快步走到墙垛旁,把镜子抵在321寝室的门旁,让反光面正对着走廊另一侧,自己则躲在墙垛后面,既可以通过镜子的反光观察走廊里的情况,又不必露头。

几秒钟之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走的不紧不慢,看身高应该在175左右,很瘦,一只手插在上衣兜里,另一只手在体侧摆动着。

不知为什么,方木突然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很眼熟。

那个人越走越近,突然站定了,方木估测了一下,他站立的位置正是313寝室。

那个人面对着寝室门站了几秒钟,忽然伸出手来在寝室门上抚摸着。

他在干什么?

模糊的镜子让方木不得不竭力睁大双眼,却怎么也看不清。趁着他在门上抚摸的时候,方木飞快的把头探出去。

是孟凡哲。

方木松了口气,从墙垛后走出来。

“喂,是你啊。”

孟凡哲猛地扭过头来,怔怔地看着他。

方木吓了一跳,仅仅几天不见,孟凡哲又憔悴了很多。脸色苍白,眼眶发黑,双颊凹陷,看起来好久没洗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竖在头上。

方木的目光落在他刚才在门上抚摸的手上,细长的手指里捏着一支签字笔。

方木一下子想起了门上的五角星!

“你在干什么?”方木停下脚步。

孟凡哲好像没听见似的,两眼呆滞的看着方木。

方木小心地向前走了一步,“孟凡哲,你在干什么?”

一瞬间,方木看到孟凡哲黯淡无光的双眼霎时变得狂暴凶狠,脸上所剩无几的肌肉也扭曲起来,他张开嘴,露出白得瘆人的牙齿,同时发出一声只有野兽才会有的低吼:

“啊——”

方木吓得倒退两步,还没等他开口,就看见孟凡哲一直插在衣兜里的手拿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大号的裁纸刀。

“你要……”

孟凡哲用大拇指一推,寒光闪闪的刀片从裁纸刀上端露了出来。他握着刀,嘴里含混不清的念叨着什么,一步步向方木逼近,突然,一挥手,裁纸刀在灯光下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辉,直奔方木而来。

方木向后一跳,感觉刀片贴着自己的鼻尖划了下去,“嘶啦”一声,外套被割开了一条口子。

“你疯了么,孟凡哲!”方木一边后退,一边大吼,“看清楚,我是方木!”

方木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孟凡哲一击未中,又是一刀挥过来,这一次直奔方木的脖子而去。

方木慌忙一哈腰,躲过刀片的同时,一个箭步窜到孟凡哲身后,朝着他的膝盖弯猛踢一脚。

孟凡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方木想冲上去按住他,可是孟凡哲的动作更快,不等起身,又是一刀挥过来,方木急忙抽身躲避,可是晚了一步,手指被刀锋掠过,鲜血马上流了出来。

孟凡哲站起来,嘴里“呜呜”的低吼着,一步步向方木逼近。头顶的灯光直射下来,方木清楚地看见孟凡哲紧咬牙关,嘴边满是白沫,同一只发狂的野兽毫无分别。方木捏着流血的手指,疾步向后退,却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方木急忙转身,看见邰伟正从黑暗的走廊一端跑过来,边跑边在腰间摸索着。

转眼,邰伟就跑到了方木身边,他紧绷着脸,一把把方木拉到自己身后,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枪。

“你没事吧?”不等他回答,邰伟就对着孟凡哲大喝:“把刀放下,我是警察!”

孟凡哲仍然不为所动,他好像没看见邰伟一样,死死盯着方木,一步步逼近。

邰伟咔嚓一声扳下击锤,“放下刀,否则我要开枪了。”

方木急忙拉住邰伟:“别开枪,他是我的同学。”

邰伟紧盯着孟凡哲,把击锤复位,塞进枪套里,同时拉开架势,严阵以待。

几扇寝室的门相继打开了,听到动静的学生穿着内衣探出头来,看到走廊里这令人窒息的一幕,惊呼一声就缩回头去,趴在门缝上观察着走廊。

杜宇也出来了,手足无措的站了几秒钟,就返回去拿了一根拖布跑出来,战战兢兢的站在方木身后,颤巍巍的说:“孟凡哲你别胡来啊。”

孟凡哲又发出一声低吼,扬起刀直劈下来。

邰伟一个箭步上前,看准孟凡哲持刀的手牢牢抓住,手腕一翻,本以为孟凡哲会痛得把刀丢掉,没想到孟凡哲却不松手,又在膝盖上一磕,裁纸刀才应声落地。邰伟把手向后一探,揪住孟凡哲的衣领,用力向前一甩,孟凡哲撞到墙上,又重重的摔在地上,痛苦地蜷起身子。

邰伟疾步上前,把孟凡哲翻转过来,用膝盖顶住他的后背,同时掏出手铐,把孟凡哲的双手铐在身后。

孟凡哲趴在地上,只剩下喘气的份。

邰伟掏出手机,接通后,简单的说了句:“南苑五舍313,快点过来。”

挂断电话后,他转头问方木:“怎么回事,这是谁?他为什么要杀你?”

方木对邰伟的问话毫无反应,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在地上喘息、呻吟的孟凡哲,脑子里只有三个字:

为什么?

走廊里已是一片喧嚣。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跑出来看热闹,几个人发出大声的惊呼:“这不是孟凡哲么,怎么了?”

突然,方木冲过去,跪在孟凡哲面前,大声喊道:“你听得到我说话么?你到底怎么了?”

孟凡哲闭着眼睛,除了喘息,毫无反应。

方木松开一直捏着伤处的手,用力摇晃着孟凡哲的肩膀:“你说话啊,孟凡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杀我?”

孟凡哲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那狂乱凶狠的眼神再次回到了他的眼中。他使劲扭动着身子,拼命抬起头,一口向方木咬去。

方木向后跌坐在地上,邰伟上前对着孟凡哲的脸就是一脚,“你老实点!”

方木顾不得爬起来,一把抱住邰伟的腿,“别打他,这件事肯定有问题!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孟凡哲的嘴被踢破了,鲜血流出来,和着脸上的灰,看起来面目全非。

方木刚刚捏住的伤口也迸裂开来,血顺着手指滴到地上,很快就积了一小摊。

杜宇看见方木的手在流血,赶忙拉住他,“快回寝室,我给你找创可贴。”

方木的脑子一片空白,任由杜宇拉着往313寝室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方木猛然想起孟凡哲刚才在门上画了什么,连忙挣脱杜宇,在门上仔细寻找着。

门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方木大致扫视了一遍之后,开始一寸一寸的仔细察看。突然,他的视线定在了门牌上。

门牌上,“3”、“1”、“3”这三个数字中间,被一只黑色的签字笔加上了两个“+”。

“3+1+3……”方木喃喃自语,感觉霎那间全身都凉透了。

邰伟见方木站在门口不动,指着还在不停扭动的孟凡哲对两个学生说:“帮我看着点。”就走过去问方木:“怎么了?”

方木没有回答,目瞪口呆的看着门牌。

邰伟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几秒钟后,方木听到邰伟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他扭头望去,邰伟盯着门牌,脸上是遏制不住的兴奋。

这时,其他警察已经赶到了,有个警察大声问邰伟:“队长,怎么办,在这里审还是拉回局里?”

邰伟挥挥手:“都过来,都过来!”

警察们围拢过来,邰伟指着门牌,声音中竟有一丝颤抖:“兄弟们,抓到了。就是他!”

警察们都把目光投向门牌,沉寂了几秒钟之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警察们跳着脚,互相推搡着,一个女警更是冲上去抱住了邰伟。

方木夹在这些狂喜的警察中间,被他们撞得摇来晃去。可是他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只是怔怔地看着门牌,脑海里还是那三个字:

为什么?

“好了好了。”邰伟挥挥手让大家安静,底气十足地说:“各就各位,大家开工!”

警察们响亮地应了一声后,默契地各司其职。封锁现场、提取物证、核对嫌疑人身份……走廊里的人群被劝散,只剩下还在地上躺着的孟凡哲和一直在门口呆立的方木。

两个警察把孟凡哲提起来,一人架着一支胳膊往楼下拖去,方木急忙追过去,却被邰伟拦住了。

“你先去医院吧,你的伤口好像很深。”

“不用。”方木急切地说,“我得跟他谈谈,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邰伟好像有点不高兴,“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们回去一审就清楚了。小张,”他朝一个警察喊道:“送方木去医院。”

那个警察应声而来,方木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他走下楼去。

门口停着几辆闪着警灯的警车,方木看到孟凡哲就在其中一辆车里,耷拉着头,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边,牢牢地抓住他的双臂。

送方木去医院的那个警察示意方木上旁边的一辆车。在走过去的时候,方木一直看着孟凡哲,似乎希望从他脸上能找到答案。而此时,孟凡哲也看见了方木。

他一下子扑到车窗上,眼中的狂暴凶狠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与绝望。他拼命的敲打着车窗,嘴里无声的呼喊着,眼泪成串的从脸上滑落下来。

旁边的两个警察使劲按住他,在他的脸上、身上死命的抽打着。

方木跑过去,想拉开车门,可是在他要踏上后保险杠的一瞬间,那辆警车突然启动了,方木摔倒在地上,等他爬起来的时候,那辆警车已经转了一个弯,开远了,只剩下刺耳的警笛声还在校园里慢慢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