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小说

第五章 再见,警察

雷米2016年01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案件顺利完成,方木也提出告辞。肖望和S市局领导一再挽留,让他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玩几天。最后,肖望不顾方木再三推辞,硬把他推上了车。

“市郊有个自然景区,有山有水,还有个大溶洞,挺有名的,凡是到我们这里的,那个大溶洞是必看的。”

龙尾洞是S市久负盛名的自然景区,是四五百万年前形成的大型充水溶洞,一条蜿蜒六千米的地下暗河贯穿全洞。其中三千五百米左右的暗河已对游人开放,其余的则有待开发。洞内空气流畅,常年保持十度左右的恒温,平均水深一点五米,最深处约八米。

虽然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但是洞内依旧游人如织。方木和肖望坐在游船上,沿着暗河逆流而上。洞内钟乳林立,石笋如画,难得一见的美景让周围的游客啧啧称奇,不时举起相机拍照留念。方木却无心观赏眼前的奇异景观,只想快点结束在S市的行程,尽早离开。

他这么做,主要是为了米楠。

米楠做了手术,原以为还要休息个把月,可是这女孩的生命力旺盛得惊人,就像墙边的小草一样,顽强地自我修复着。当方木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回哈尔滨时,她想都不想就回答道:“马上。”

尽管方木一心想早点回去,可是当游船在暗河中掉头,返回入口的码头时,他还是意识到在洞内的旅程有些过于短暂了。

“地下暗河的全长不是足有六千多米么?”方木翻翻手里的景区简介,“这么快就结束了?”

“你小子刚才听没听导游的介绍啊?心不在焉的。”肖望笑道,“这条暗河只开发了三千多米。”

方木“哦”了一声,转头望向暗河的上游。那里是尚未开发的河段,一片漆黑幽静,同样的钟乳、石笋,隐藏在黑暗中,不像美景,却似险境。相对于下游的绚烂与繁华,这条暗河的上游宛若另一个世界。

走出龙尾洞,兴致勃勃的肖望又提出带方木去看枫叶,这回方木坚决拒绝了。

“也好。”肖望想了想,一挥手,“安排个饭局,为你饯行。”

警察聚在一起吃饭,有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就是喝酒。方木很不善于此道,但是面对着一张张真诚的脸,似乎不喝下这杯酒,就会觉得心中有愧。而席间那些不无夸张的溢美之词,更是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很快,方木就感觉头重脚轻,膀胱也憋得厉害,逃也似的奔到卫生间里,好好释放了一下。正在他用冷水洗脸的时候,卫生间的镜子上出现了肖望的脸。

“没事吧。”

“你们也太能喝了。”方木勉强挤出个笑脸,“我可坚持不了了。”

“嘿嘿。”肖望也挤过来洗手,“大家都紧张了好几天了,好不容易放松下。”

洗完后,他把手在裤子上马马虎虎地擦几下,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方木。

“这是什么?”方木有些莫名其妙。

“辛苦费。”肖望笑着说,“也不能让你白白辛苦啊。”

“嗨!”方木抬手挡了回去,“我们有规定的,这钱我不能拿——你直接汇到公安厅吧。”

“也好。”肖望把信封揣回衣兜,转眼间,又拿出一个更厚的,“这个你得收下。”

“这又是什么啊?”

“这是梁泽昊个人给你的一点意思。”肖望压低声音,“算是感谢吧。”

“不要!”方木皱起眉头,“你还给他吧。”

“呵呵,别犯傻。”肖望笑着把信封往方木怀里塞,“这王八蛋有的是钱,不花白不花。”

“我不要!”方木几乎是推开了肖望,“你转告梁泽昊,我是有工资拿的——救裴岚不是为了钱。”

肖望嘿嘿干笑了几声,脸色十分尴尬,方木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那个……我委托你那件事怎么样了?”

“嗯?什么事?”

“就是那个女孩,我亲戚家的……”

“哦。”肖望的脸色迅速恢复了正常,“还没消息。你别急,有情况了我马上会通知你。”

“嗯。”方木点点头,心下有小小的失望。其实他心里也清楚,茫茫人海,找到廖亚凡谈何容易?

每当想到这些,他都为自己能吃饱饭、有床睡而感到惭愧。

临近午夜时,方木才摇摇晃晃地回到宾馆。一进房间,他就冲进卫生间大呕起来。直到胃都吐空了,他才勉强站起来,挪到洗手盆边,放了满满一盆凉水,一头扎了进去。

瞬间的冰冷让他短暂地清醒了一下,随即,就是针扎般的裂痛。良久,他把头从洗手盆里拔出来,冰凉的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他闭着眼睛,细细地感受那些水流钻进衣领,浸透前胸和后背……

“你怎么了?”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诧异的问候。

方木睁开眼睛,感觉视线模煳。面前的镜子里,一个女孩若隐若现。

“我看门开着……”女孩怯怯地开口了,“……你没事吧?”

方木没有答话,也没有回头,而是直直地盯着镜子里的女孩。良久,他突然开口了:“为什么要走?”

“嗯?”

“你究竟去哪里了?”方木的声音低哑,“如果大家都在,天使堂就不会散……”

镜子里的女孩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方木。

“回来吧。赵大姐很想你,二宝很想你……”方木缓缓地转过身来,“我也很想你……”

这个动作他只做了一半,就悄无声息地瘫倒在了卫生间的地面上。

第二天肖望来接他们的时候,方木还是迷迷煳煳的。肖望对同车的米楠只字不问,还帮她提行李,只是在上车时,叮嘱米楠好好照顾一下方木。

找到铺位后,方木一头栽倒在上面熟睡过去。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他费劲地爬起来,一时间竟分辨不出身在何处。

“水。”他舔舔干裂的嘴唇,茫然地在身边划拉着。窗边的一个人马上站起来,递过一瓶拧开的矿泉水。

方木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瓶,然后就坐在床上打嗝。使劲晃了几下脑袋后,他总算清醒了点。

窗边坐着的是米楠,她把长长的头发扎了起来,运动衣牛仔裤,看上去很清新。

“饿么?”米楠轻声问,“我给你弄点吃的?”

“不。”方木咕哝了一声,从衣兜里掏出香烟,起身向包厢外走去。

列车正经过一片麦田。初秋让这片麦田染上了淡淡的黄色,在夕阳的照耀下,更显灿烂、炽热。方木斜靠在车窗边,边抽烟边看着麦田里晚归的农妇,心想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无所期待,也不必逃避。

前方总是未知,而背后又总是不堪回首。列车的终点是哈尔滨,但有些事情却无休无止。

比如,寻找。

回到包厢里,米楠已经泡好了一碗方便面,旁边是一袋撕开的榨菜和两枚卤蛋。方木本来没有胃口,看到这些却不觉咽了下口水,低声说了句谢谢,就坐下来埋头大嚼。吃完后,在一旁安静地看书的米楠立刻起身收拾干净,方木举着塑料叉子无所适从,直到米楠又把一瓶矿泉水递到他手边的时候,才抹抹嘴巴,心里嘀咕着我怎么跟个财主似的。

门外始终声响不绝,包厢内却一片安静。这对男女似乎都没有交谈的想法,一个看书,一个看着窗外。夜色一点点降临,窗外的景物从模煳不清变成漆黑一片。方木扭过头来,恰好遇到米楠从书上抬起的目光。四目相对,又飞快地躲闪开来。良久,米楠伸了个懒腰:“还有不到十个小时。”

“嗯。”方木接过话头,“的确慢了点。S市没有机场,否则就送你坐飞机回去了。”

“这就很好了。”米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还是第一次坐软卧。”

“以前很少出远门?”

“嗯。即使出去,也是坐硬座。”米楠移开目光,“我妈妈给我的钱,勉强够生活。”

“上次跟你聊天……”方木斟酌着词句,“……似乎母女关系很紧张?”

米楠轻轻地笑了一下,拨弄着桌上的烟盒,“是的。”

她的眉头微蹙,声音低沉,仿佛梦呓般自言自语。“我的家庭很奇怪,在我看来,我父母的结合是个错误。我父亲是个中学教师,而我妈妈是个商店的营业员。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妈妈跟别的男人有染。我父亲心里清楚,又无可奈何,只能忍着。对一个男人而言,这算是奇耻大辱了吧。”米楠的手指渐渐攥成拳头,“后来他抑郁而终,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妈妈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很多时候,我放学后却进不了家门,因为她和那些男人反锁了房门。我只能蹲在门口,无聊地看那些男人的鞋子,猜测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米楠忽然笑起来,“那时候,我有了一项特殊的本领:等那些男人出来之后,我发现跟我的猜测居然八九不离十,呵呵。”

方木也笑起来,尽管心里觉得很苦,“你毕业后,可以考虑去做警察了——搞足迹鉴定。”

这似乎是一句荒唐可笑的话,米楠哈哈大笑起来,几乎笑出了眼泪。

“说说你吧。”她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我还几乎不了解你呢。”

“没什么可了解的。”方木淡淡地说,“我叫方木,是个警察,你知道这些就够了。”

“那,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你问吧。”

“廖亚凡是谁?”

“嗯?”方木瞪大了眼睛,“为什么问这个?”

“昨晚,你喝多了,一直在叫这个人的名字。”米楠紧紧地盯着方木的眼睛,“她是对你很重要的人么?”

方木扭过头去,片刻,艰难地说:“是的。”

“她失踪了?”米楠想了想,“从一个叫……天使堂的地方离开的?”

“是的。”

“她……是你的女朋友么?”

话音未落,包厢里就陷入一片黑暗。熄灯了。

两个人相对而坐,也许都在庆幸黑暗掩盖了自己的表情。长时间的沉默后,方木低声说:“睡一会儿吧。”说罢,他就躺在铺位上,再无声息。

凌晨五点半,方木和米楠走出哈尔滨市火车站,决定先去附近的一家餐厅吃早餐。

整个早餐时间都是在沉默中进行的,米楠吃得很不专心,常常会捏着勺子愣在那里。方木抬头去看她,发现她的眼神中有一丝忧虑和恐惧。

“怎么了?”

“哦,没事没事。”米楠回过神来,慌乱地舀起粥来往嘴里送。可是几分钟后,那复杂的表情又回到了脸上。

“到底怎么了?”方木皱起眉头,“说来听听。”

“我在想……”米楠低着头,“……我到底该不该回去。”

“哦?”

“孩子的事……虽然解决了。可是,”米楠不安地搅着杯子里的咖啡,“我旷了太久的课,我怕学校会给我很重的处分。”

“呵呵。”方木笑起来,“原来你在担心这件事啊。”他在包里翻了一会儿,拿出一张纸递给米楠。

米楠有些莫名其妙,伸手接了过来,那是一份加盖了S市公安局公章的实习鉴定。

“你在暑期去S市公安局实习,结束前参与了一起重大案件的侦破活动。由于事关重大,所以必须予以保密。换句话来说,任何人问你实习的细节,你都可以不回答。下面那个电话号码是S市公安局组织人事处的电话,如果学校不相信,可以让他们打电话核实,你放心,我已经交代清楚了,肯定不会穿帮。还有……”方木从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这是三千块钱,省着点花的话,应该足够你半年的生活费了。”

米楠接过信封,嘴唇颤抖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你……”

方木微笑着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示意她不必再说了。

“就这样吧,到此结束。”方木起身拿起背包,刚迈出一步,就被米楠拉住了手腕。

“我……”米楠已经满脸是泪,“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

“呵呵,你恐怕再也见不到我了。”方木轻轻地拉开她的手,“见到我,也许就会想起这个多灾多难的夏天。所以,忘了我吧,连同这个夏天一起忘记——好好生活。祝你好运。”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方木走过站前广场,穿过两条街后才放慢了脚步。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如释重负的同时,一种隐隐的空虚感渐渐将他包裹起来。他站在路边,漫无目的地看着身边的行人和建筑,盘算着是找个地方住一天还是立刻动身返回C市。

这时,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方木拿出来一看,是边平。

方木咧咧嘴,暗叫不好,该怎么跟老先生解释自己的晚归呢?想着,手指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哪儿呢?”边平的声音很急,“怎么还不归队?”

“嗯……还有点事……”

“快点回来!老邢出事了!”

“啊?”方木瞪大了眼睛,“出什么事了?”

“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快回来吧。”边平顿了一下,“而且,老邢指名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