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小说

第十六章 死期

雷米2016年01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天气逐渐转凉,地处东北的C市已经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冬季。对天堂福利院来讲,这是最难熬的一个季节。不仅要考虑采暖成本,采购有更多热量的食物和冬储菜,还要及时给孩子们找出冬装及拆洗的棉被。

多么繁重的工作,仅靠赵大姐等几个护工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方木就会去天使堂帮忙,再加上一些志愿者组织的协助,还可以勉强应付过去。今年入冬的时候,虽然有“城市之光”的案子压着,方木还是尽量找时间去帮赵大姐一把。

廖亚凡也很体谅赵大姐,特意请了半天假去天使堂。方木心想她对福利院的各项工作都挺熟悉,更难得的是这份心意,也就很痛快地答应了。

当天下午,方木去医院接廖亚凡,然后开车去天使堂。廖亚凡带了不少东西,除了吃的用的,还有给赵大姐的一副羊毛护膝。

最近她的情绪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木多加关心的缘故,整个人都变得活跃起来,甚至还开始学着打毛线。一路上,廖亚凡都在叽叽喳喳地讲着医院的事儿。方木心不在焉地听着,不时微笑,或者简单地响应。

天气很好。道路宽敞。同车的女孩也罕见的乖巧可爱。方木突然有一种错觉,是不是未来的几十年都会这样过去?

真希望一下子就变成耄耋老人,跳过所有挣扎、纠结的年代,跳过所有心动、难过的时刻,跳过所谓爱情变为亲情的过程,直接以平静、淡薄的心态面对那个同样老去的女孩,像亲人一样,像兄妹一样,像父女一样。

是不是就会省去那些难以割舍和兀自不甘?

吉普车开进天使堂的院子,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白菜赫然在目。这是现在最便宜的蔬菜,也是天使堂的孩子们在漫长的冬季里的主要副食。廖亚凡兴高采烈地跳下车,颇为沉醉地吸吸鼻子,似乎白菜的清香触动了内心的某段美好回忆。

“赵阿姨!”

来不及进屋,廖亚凡就大叫起来。几乎是同时,白菜“山”的后面探出一张脸,正是满脸汗水的赵大姐。

随即探出的第二张脸,是米楠。

廖亚凡的笑容瞬间就凝固在脸上,脚步也随之放缓。

方木也很惊讶,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赵大姐把手放在围裙上擦擦,一路小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廖亚凡。

“你这孩子,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准备点好吃的……今天怎么没上班?工作忙不忙没,累不累?”

面对赵大姐的一连串问题,廖亚凡却无心回答,只是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米楠。米楠倒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冲方木和廖亚凡分别点头致意后,就坐下来继续剥着手里的白菜。

赵大姐热情地拥着廖亚凡走进小楼。方木在院子里转了几圈,摆弄摆弄晾晒的被褥,蹲下看看光秃秃的菜园,最后,鼓足勇气走到米楠身边。

“忙……忙什么呢?”

“准备腌酸菜。”米楠抬头看了方木一眼,又低下头忙活着。

“你怎么来了?”

“我不知道你会来。”

答非所问,却传达出另一层意思:如果知道你会来,我就不来了。

方木有些尴尬地搔搔脑袋,想了想,又试探地说到:“我帮你吧。”

米楠没说话,只是朝旁边挪了挪,让出一块位置。

方木如释重负地坐下,随手拿起一棵白菜,慢慢地却剥起来。

气温虽低,阳光却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方木一边剥白菜,一边偷偷地打量米楠。

她似乎瘦了一些,脸颊的线条分明。长发随意地扎成马尾,高高地悬在脑后。警用作训服没有佩戴任何标志和警衔,看上去不像干练的女警,倒真像一个勤劳、沉默的女工。不加修饰的双手冻得通红,却灵巧地在白菜叶间上下翻飞,转眼间,一棵棵处理好的白菜就整整齐齐地码在身边。

“喂,我们是要腌酸菜,不是炒白菜。”冷不防地,米楠开口了,“你是来捣乱的么?”

方木急忙看着手里的白菜,几乎只剩下白菜心了。大片完好的白菜叶散落在地上,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

米楠夺过方木手里的白菜心,又把白菜叶拢到一起。

“真浪费。”米楠指指小楼,“你别在这里帮倒忙了,去陪陪廖亚凡把。”

“不用。其实我们……”方木有些手足无措,“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米楠转过头,继续剥白菜,“跟我没有关系。”

一瞬间,方木很想冲过去抓住她的胳膊,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们并没有在一起,我心中……”

冲动到此戛然而止,方木脑海中的另一个自己也停留在原地,仿佛电影画面中的定格。

他心中到底怎样,岂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小楼门口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廖亚凡和赵大姐一前一后地走来,廖亚凡脚步匆匆,边走边挽起袖子,眼睛一直在米楠和方木身上扫来扫去。赵大姐则一脸满足的笑容,白色羊皮护膝套在裤子外面,分外醒目。

廖亚凡一屁股坐在米楠和方木中间,先甜甜地叫了一句“米楠姐”,然后就不由说分地抢过了米楠手中剥了一半的白菜。

“我来帮你干。”

廖亚凡突如其来的善意让方木和米楠都吃惊不小,迅速对视一下之后,米楠先露出笑容。

“好。”

廖亚凡看看地上的白菜叶,转身拍了方木一下。

“肯定是方木干的吧?”廖亚凡意味深长地瞟了方木一眼,“他呀,什么都不会干。家里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都是我一个人。”

说罢,他推推方木,言语间宛若一个娇嗔的小媳妇。

“去吧去吧,找地方歇着去,别在这捣乱了。我和米楠姐干就行。”

方木先是惊愕,随后就意识到廖亚凡是在演戏。在那些“假想敌”一一排除之后,遇到米楠这个货真价实的对手,廖亚凡自然不会甘拜下风。

赵大姐当然不会了解这些,推推方木的腰,吩咐道:“你去把酸菜缸刷一刷,再帮我们码堆。这边让米楠和亚凡干就行――这本来也不是你们男人应该干的活儿。”方木只服从。刷完酸菜缸,他就蹲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吸烟,间或把处理好的白菜堆在墙角。廖亚凡手脚麻利地干着,嘴里也不停地絮叨。看上去两人亲亲热热地聊天,实则米楠很少插嘴,偶尔嗯啊地回应。

方木一边干活,一边留神倾听两人聊天的内容。廖亚凡说的主要是她和方木之间的事,其中不乏夸张之词,方木听了都觉得脸红。

“这鞋漂亮吧?那天下雪了,老方看我还穿着单鞋,当时就急了,立马跑到商场里买了靴子和羽绒服送过来――特意送过来的啊。我说这靴子太贵了,他说没事,你别冻着就行,花点钱不算啥,老方这靴子多少钱来着?”

方木头也不抬,闷声闷气地回了一句忘了。

不明就里的赵大姐拍拍方木,眼神中满是欣慰和赞赏。

方木移开视线,心想我他娘的从方叔叔到方木,再到老方,变得还挺快的。

几个人手脚不停,终于在天色彻底黑透之前把酸菜缸装满,其余的白菜叶整整齐齐地码放在墙角。

空气寒冽,混合着长条餐桌旁,白菜特有的甜香,吸进鼻子里令人心情舒爽。赵大姐早早就炖上了五花肉和白菜。豆腐,院子里香气四溢。米楠洗过手之后就要告辞,被赵大姐死死挽住,非要她吃过饭再走。米楠熬不过她,只好同意。

在那张熟悉的大家悉数就坐。喧闹的气氛宛若几年前,只不过廖亚凡已经青涩不再,赵大姐华发频生,而那个慈祥的老院长再也不会出现了。

孩子们对事物的热衷却毫无二致,喷香的饭菜一端上桌,就引起小家伙们的哄抢。不到一分钟,每个孩子都捧着冒尖的饭碗大快朵颐。

开饭前,廖亚凡曾经没了踪影。十几分钟后,她拎着一大袋子啤酒、熟食回来了。赵大姐兴致很高,嗔怪了廖亚凡几句之后就招唿大家喝酒吃菜。

廖亚凡拉开一罐啤酒,不由说分地塞进方木手里。方木急忙拒绝:“我开车呢,不能喝。”

“你是警察你怕什么啊?”廖亚凡不以为然,“没事。”

说罢,她又递给米楠一罐,眼盯着她说道:“米楠姐,你又不开车――没问题吧?”

让方木感到意外的是,米楠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拉开啤酒,仰脖喝了一大口。

廖亚凡的情绪更加高涨,分发一圈之后,除了信佛的陆海燕,就连崔寡妇也捏着一罐啤酒小口啜着。

孩子们对酒没有兴趣,吃饱之后纷纷下桌,留下几个大人边吃边聊。饭菜很快一扫而光,廖亚凡又拿出刚买回来的熟食,切了几盘权当下酒菜。陆海燕陪着大家聊了一会儿就回房诵经,不胜酒力的崔寡妇也早早回房休息。餐桌旁只剩下方木、廖亚凡、米楠和赵大姐四人。

酒的确是放松身心的好东西,尤其是经过紧张的劳作之后。方木只喝了半罐啤酒,就感到全身舒坦,疲劳和倦意也一扫而空,连骨头缝里里都暖洋洋的。不过他不敢有丝毫倦怠,始终提心吊胆地看着这几个推杯换盏的女人。

廖亚凡喝得最多,面前堆了好几个空啤酒罐,粉白的脸颊已是一片潮红。说到动情处,还抱着赵大姐又哭又笑。大概是因为难得放松一下,赵大姐也没少喝,倒不怎么说话,只是噙着泪,抱着廖亚凡一遍一遍摩挲她的头发。

米楠一反常态,松开了一头长发,对廖亚凡等人的敬酒也是来者不拒,眼看着面前的空啤酒罐和米楠不相上下。他也很少开口,只是笑,间或看看方木,又飞快地移开目光。眼波流转间,少有的妩媚清亮。

方木心下惊异,忍不住说道:“想不到你还挺能喝的。”

米楠把啤酒罐贴在红热的脸上,白了方木一眼:“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

廖亚凡从赵大姐怀抱中挣脱出来,摇摇晃晃地打开一罐啤酒,重重地和米楠碰了一下,大着舌头说道:“米楠姐,你……没说的,漂亮!人也好!不管哪个男人娶了你,都他妈是天大的福气……”

方木皱皱眉头,下意识地看向米楠。米楠却看也不看他,依旧一脸微笑地看着廖亚凡。

“姐,你就是我姐姐。”廖亚凡喝了一口酒,又擦擦嘴角溢出的泡沫,“我一定得帮你找个好男人……特别好的那种――老方,你说好不好?”

方木还来不及回话,赵大姐就一把夺过廖亚凡手中的啤酒罐,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自己的婚事还没定下来呢,先替人家操上心了。”

说罢,她又转向方木,语气温柔“小方,你们打算办婚事的时候,一定得提前告诉我。大姐没什么钱,但是可以出力。”

赵大姐看看廖亚凡,眼中又有泪花闪动。

“亚凡就跟我的亲闺女一样,我一定得让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方木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摇头苦笑。

“赵阿姨你放心吧,我和方木肯定好好过,明年就给你带个外孙子过来。”

廖亚凡越说越离谱,还大大咧咧地拿过方木的烟盒,抽出一支烟就要点燃。刚刚拿起打火机,米楠就一把夺了过来。

“那就先祝福你们。”米楠依旧面色如水,笑意盈盈,“不过亚凡你得先把烟戒了,如果想要一个健康的宝宝,你需要……”“戒烟?行呀?没问题。”廖亚凡突然眯起眼睛,整个人也不再摇摇晃晃,似乎一下子从醉意中清醒过来,看上去竟像一把蓄势待发的弓,“我知道我他妈一身臭毛病,但我好歹把第一个孩子留给我老公了。”餐桌边瞬间一片寂静。

所有人的表情和动作都凝固下来,只有窗外的风声清晰可辨。

几秒钟后,方木才又惊又怒地暴喝一声:“廖亚凡!”随即就把目光投向赵大姐。

米楠曾经怀孕并遭抛弃的事情,只对方木和赵大姐说过。方木从未对廖亚凡提起,肯定是赵大姐告诉她的。

赵大姐也受惊不少,悔意、尴尬、歉疚的神情一股脑地出现在她的脸上,反而使她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米楠直勾勾地看着廖亚凡,脸上的笑容犹在,只是变的僵硬。她的手还举在半空,几秒钟后,一阵咯咯声从手中的啤酒罐上传出来――铝罐渐渐变形,大股啤酒溢出,又啪嗒啪嗒地落在餐桌上。

廖亚凡毫不示弱地回望着米楠,伸手拿过香烟,挑衅似的点燃,深吸一口后缓缓吐出。

暴怒的方木噌的一下站起来,手指着廖亚凡,刚要责令她对米楠道歉,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突如其来的欢快旋律让餐桌边的气氛更加诡异,也把一句脏话生生地憋在方木的喉咙里。他咬紧牙关,狠狠地对廖亚凡指了几下。后者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悠然自得地吐着烟圈。

方木摸出手机,因愤怒而痉挛的手指把手机的塑料外壳捏得咯吱作响。

“喂?”

“你在哪儿呢?”杨学武的声音焦躁不安,“赶紧过来,有情况!”

直到被方木跌跌撞撞地拽上吉普车,米楠依旧处于一种失神的状态,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微笑。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感知力。

任何一个人,被这样当众羞辱,都无异于揭开愈合已久的伤疤,有撒上盐后恣意揉搓一番。其痛楚,即使是坚强如米楠者也难以承受。

此时,任何安慰和道歉都是没有用的。方木咬着牙,不声不响地把车开得飞快。进入市区后,方木突然感到身边有异。扭头一看,米楠全身僵直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脸上滑落。

那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流泪,作训服的胸前已经是一大片亮晶晶的泪渍,而且范围还在不断扩大。米楠全身的水分似乎都已经通过泪腺喷涌而出,顺着脸颊而下,在下巴上形成一条不间断的泪流。

方木心中大骇,甚至怀疑她很快就会因脱水而失去意识。他手忙脚乱地从衣袋里翻出纸巾递给米楠,却被她挥手打开。

“我要下车。”说罢,米楠竟不管不顾地伸手去拉车门。

这可是七十公里以上的时速!方木急忙拉住她的手腕,触摸之下,只感到一片冰凉。

米楠剧烈挣扎,吉普车也随之摇晃起来。方木无奈,只好减速,把车停在路边。

不等车停稳,米楠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也许是僵硬了姿态保持过久,刚一落地,她的脚就一软,几乎扑到在地上。方木解开安全带,也跳下车,把她搀扶起来。

米楠的眼中仍是一片茫然,死死地别过头去,看也不看方木,手上的力气却大得出奇,一下子就甩开了方木。

方木又上前一步,紧紧地拽住她的胳膊。

“你别这样……我们先回局里,学武说那边出了情况……”

“和我没关系!米楠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整个人也剧烈地颤抖着,透过被泪水粘在脸上的乱发,布满血丝的双眸里射出刺骨的寒光,任川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统统死了,跟我也没有关系!”

方木已经心乱如麻,却只能好言相劝:“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米楠不再开口,只是狠狠地看了方木一眼,再次重重地甩开他,几步跑到路边,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眼看着出租车一溜烟走开,方木叉着腰,站在路边喘了半天粗气,才脚步沉重地回到车上,拿出警灯装在车顶,脚上发狠似的猛踩着油门。

十几分钟后,吉普车开进市局的院子。方木一路小跑着上楼,杨学武已经早早地在办公室里等候。见到方木,杨学武径直带着他去了网监室。

当天晚上九点十三分,“城市之光”曾使用的电子设备再次接入互联网,并登陆“C市信息港”网站,一分十一秒后下线。小毛等人迅速锁定他的位置,专案组已经派人前往“城市之光”的上网地点,尚未得到信息反馈。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次恐怕又是无功而返。

方木问道:“他发布消息了么,又是投票帖?”

“不是,”杨学武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伸手把显示器扭向方木,“你自己看吧。”

方木弯下腰凑过去,又是那个熟悉的页面,一条网贴高高地显示在论坛首页上,点击率及回复都已超过四千。网贴的内容却很简单,只有区区几个数字。

1129

方木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抬腕看表,今天是11月26号。他想了想了,一抬头,恰好遇见杨学武的目光。

“还有三天。”

“对。”方木点点头,“而且就是‘城市之光’要下手的日期。”

“肯定是了。”一直坐在显示器前的小毛突然开口,“网民也猜到了。”

“呵呵。”方木笑笑,“又是万众瞩目――符合他的风格。”

杨学武骂了一句脏话脸颊上突起一条硬冷的肌肉。

“真他妈嚣张!”

半小时后,前往“城市之光”上网地点的警察收队归来。根据他们的汇报,这次接入互联网的位置是城西一家美式咖啡馆,“城市之光”利用的同样是无线网络。经调取店内监控录像,没有发现异常,怀疑他还是沿用老办法,利用覆盖至街面上的无线信号上网发帖。

杨学武立刻向专案组领导做了汇报,领导指示,除了负责保护任川的一组人马之外,所有专案组成员马上返回市局开会。

临近午夜,市局第三会议室灯火通明。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专案组成员们,虽然大多衣冠不整,但各各精神抖擞。让方木没想到的是,米楠居然也来了。她已经换上一身便装,脸色却依旧苍白,眼皮也肿得厉害,引得杨学武不住地打量她。

方木也偷偷地瞄了她几眼,可是米楠进入了会议室就垂着头坐在墙角,膝盖上摊开一个笔记本,看也不看方木一眼。

听完杨学武的报告后,专案组成员们先是惊讶,继而愤怒――这他妈摆明了是挑衅!分局长倒是挺沉得住气,抽了半根烟之后,低声问方木:“有没有这种可能――‘城市之光’是虚晃一枪,把犯罪时间提前或者延后?”

方木略想了想,摇头否定。

“城市之光”既然敢公开向警方挑衅,肯定是有必然的把握杀死任川。虽然他所依据的优势条件尚不明知,但是从他在前几起案件中表现出来的心理痕迹来看,“城市之光”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而且,他十分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相信他此刻正使用别人的电子设备,在网上得意洋洋地看着网民疯狂的点击、回复以及转载。他乐于让“城市之光”这个称唿在社会上广为流传,乐于让民众相信他是掌握惩罚大权的制裁者,并沉浸于这种肯定和崇拜。如果“城市之光”想维系这种地位与身份,就必然不能失信于民众。换句话来说,既然他已经公布要在11月29日这天杀死任川,他就一定会这么做。听完方木的叙述,分局长的表情反而轻松下来。

“怎么样,伙计们?”分局长敲敲桌子,‘城市之光’已经公布了作案的日期,也确定了被害人。如果这样我们还不能阻止他,那我们就是一群傻子了。“专案组成员的情绪一下子就被点燃起来。”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城市之光”会在几点几分,用什么手段,在哪里杀死任川?

案情分析会一直开到凌晨,针对目前的情况共制定了如下方案:第一,对仁川的监护措施升级,增派人手,并携带更好的通讯设备与武器装备,必要时,将其转移至秘密地点保护起来。

第二,鉴于“城市之光”的最新杀人预告已经在网络上铺天盖地,通知相关网站和论坛负责人组织删帖,尽量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

第三,根据方木的推测,“城市之光”的犯罪手段将会进一步升级。在富都华城案中,凶手不惜采用纵火的方式达到目的。那么在本案中,“城市之光”很可能采取破坏性更大的手法实施杀人行为。故此,警方将在全市范围内集中开展危险武平整治活动,至11月29日24时之前,对爆炸性物质、易燃物质、有毒物质、活性化学物质实行管制,所有交易行为必须报当地公安机关,并在二小时内报专案组备案。

第四,全市公安干警取消休假,实行24小时备勤,在11月29日当天通知消防、卫生及排爆部门随时待命。

方案事无巨细,不可谓不精细,然而,其中部分措施并非公安机关可自行决定的范畴,需要协同其他政府部门联合执行。而且,这样的应对方案在C市历史上尚属首次,势必耗费巨额资金并且会影响到社稷民生的方方面面。单单就审批程序一项,就不知要经历多少时日。因此,专案组也不指望在11月29日当天,所有的方案细节都能全部落实。就像分局长所说的那样――“不要依靠别人,就靠我们自己,撑也要撑过29号午夜!”

不过,第二天,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尽量排除网络信息对自己的干扰。相反,每天下班回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关于“城市之光”和自己的所有信息。在仁川看来,这也许是一种自保行为。所以,昨天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城市之光”的最新杀人预告,也从网民的评论中猜出了“1129”的确切含义。一个不眠之夜后,当强作镇定的任川发现监护小组的人数骤增时,立刻慌了手脚,几乎是胁迫监护人员,要求面见专家组领导。

分局长代表专案组单独会见了任川,具体谈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从会议室里不时传出的咆哮来看,任川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半个小时后,一脸恼怒的分局长大步迈出会议室,吩咐两名干警进会议室看往任川。

“他妈的,这小子已经吓疯了。”分局长一口气喝下半瓶水,“刚才居然威胁说要自杀,说宁可自己死也不让‘城市之光’得逞。”

整整大半天,专案组都在焦躁不安的情绪中度过。分局长和杨学武不停地打电话、接电话,每隔几个小时就楼上楼下地参加各种会议。任川在会议室里也没闲着,据他看守的警察讲,他和一个人足足通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说到情绪激动时,居然涕泪俱下。正当大家纷纷猜测是谁让任川如此牵挂的时候,这个人自己来到了公安局。

然而,让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这个人居然是齐媛。

齐媛一到现场任川就把她拉近会议室,并且对看守措辞强硬地要求和她单独免谈。在征得领导同意后,两名干警撤出会议室。

这一谈,就是足足半个小时,方木几次来到会议室门口,看到两名干警依旧守在门口,也是一脸好奇。

“还没出来?”方木皱皱眉头,“他们干什么呢?”

“不知道。”一个干警耸耸肩,“反正俩人一直在说话,就是不知道在说什么。”

方木想了想,抬手在门上敲了敲,却无人回应,方木失去了耐心,直接推门而入。

空荡荡的会议室里,任川和齐媛坐在长条会议桌一角,姿势却颇为滑稽。任川只有半个屁股搭在椅子上,一条腿几乎半跪在地上,握着齐媛的手连连摇动,从脸上的表情看,充满了悔意与感激。

方木心下惊异,忍不住问道:“这是?”

齐媛闻声回过头来,双眼噙满泪水,声调发颤:“任法官都跟我解释清楚了,那个判决真的不是他的责任,我原谅他了……你们千万要好好保护他……别让他出事。”

方木更煳涂了,急忙把视线转向任川。任川却连连摇头,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方木心想这是唱的哪一出啊,随即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转眼间,杨学武就闯了进来。

杨学武气得脸色发青,手指着任川连连抖动,半天才说出话来:“你……你他妈的无论做什么,能不能提前和我们商量一下?”

原来,就在几分钟前,“C市信息港”网站突然出现一段视频。其中的男女主角正是任川和齐媛。视频中,齐媛言辞恳切地表示那个不公正的判决不能全怪罪任川法官,自己已经原谅这个身不由己的人,并唿吁民众――尤其是“城市之光”放过仁川。任川自己则涕泪俱下地向公众致歉,甚至语无伦次地求“城市之光”饶自己一命。

视频一出,立刻引起网名的狂热点击与转载。不到二十分钟,这段视频就已经出现在近百家网站上。好事者甚至将这段视频命名为“无良法官求连环杀手饶命”。

方木啼笑皆非。这段视频想必是刚才和齐媛面谈时,任川用手机拍摄并发送到网络上的。任川求生心切尚可理解,但是一个法官不信任警方,却向凶手告饶,又让警方情何以堪呢?

分局长很快就看到了视频,暴怒之下,将任川臭骂了一顿之后,安排警察把齐媛护送回校。单纯的小姑娘临走时还百般恳求分局长一定要保护好任川。

“我承认我当时恨不得杀了他,可是,他不该死……你们……”

分局长突然打断他:“你参与过投票没有?”

齐媛愣住了,半天才红着脸点了点头,紧接着又分辩道:“我那时是气不过,可是……”

早已失去耐心的分局长挥挥手,示意让她快点离开,自己也转身走了。

方木看看坐在桌旁、一脸委屈的任川,苦笑着摇摇头,正想离去,任川就一把拽住方木的衣服,带着哭腔恳求道:“方警官,能不能和你说几句话?”

方木想了想,拉过一把椅子坐下,问道:“说什么?”

任川局促不安地绞着手,低声说道:“我知道我给你们丢脸了。可是,你就当我认怂行不行,就当我怕死行不行?换作是你……”

“换作是我就相信警察!”方木提高了声调,“你以为你这么做就会打动‘城市之光’么?不是每个人都像齐媛那么好心!”

“是啊,是啊,小姑娘真是好人。”任川的情绪更加烦乱,“操他妈的,我刚才也给胡老太太打电话了,没等我说完人家就把电话挂了,再打过去,连电话也不接了。”

“行了。”方木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你只要老老实实听话,就没事。”

任川抬头看了方木一眼,目光中去尽是闪躲之意,吭哧了半天,他结结巴巴地说:“能不能就让我呆在公安局?关在这里最安全,留置室都行。”

方木想了想,说道:“我去跟领导申请一下。”

任川的想法不无道理,从当前的形势和“城市之光”的决义来看,无论是任川的私宅还是工作单位都不够绝对安全。相比之下戒备森严的公安局是一个不错的监护场所。

然而,让方木没有想到的是,分局长没有同意任川的要求。

“把他保护在公安局,的确是万无一失,不过――”分局长目光炯炯地看着方木,“你是想保护这个王八蛋,还是一举抓住‘城市之光’?”方木一时语塞。

“不让任川出事当然是我们的主要目的。不过,以后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一直呆在公安局。而且,难保将来不会出现张川、李川。”杨学武也劝方木,“这件事已经把大家折腾得够呛了,不如趁这个机会拿下‘城市之光’?说穿了,就是把任川当‘饵’,钓出‘城市之光’这条凶猛的食人鱼。”

方木依然觉得不妥,尽管他也曾动过利用任川引出“城市之光”的念头,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么做,一来对任川不公平,二来风险很大,搞不好就让食人鱼吞饵而逃。

不过,分局长的心意已决,当即就命令第二天把任川转移到其他场所保护起来。

此时,已是11月27日下午6点40分。距离“城市之光”公布的死期,只有五十多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