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圣光照亮黑色的海洋

猫腻2016年10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好像晕晕结婚了?晕,没人告诉我……一定要幸福啊,姑娘。)

……

……

即便是凌海之王等人眼睛也感到了微微刺痛,片刻后才适应过来,再次望向院里那片夜色。

夜色深处的那个光点已经变大了很多,可以称之为光团,但依然看不真切,仿佛被夜色蒙了一层细纱。

一道身影在光团里显现,隐约可以看到是****的,身后生着一双白色的羽翼。

那些刺眼的光线来自于这道身影本身,向着四面八方散去。

光明与黑暗本就是绝对抵触的两种力量,但很奇异的是,那些光线却对这片夜色没有任何伤害。

相反,这片夜色仿佛从这些光线里吸取了很多力量,变得更加厚重,直至要变成实物一般。

从天空落下的罡风让夜色翻涌起来,看着就像风暴之前的墨色海洋。

一道宏大则神圣、却与国教神圣力量并不相同的力量,出现在场间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

所有人都感觉到极大的凶险,四件离宫重宝首先感觉到了这道力量里隐藏的敌意,神圣气息陡然暴涨,向着院落深处落下,却没能把那片如雾般的光团碾灭,甚至连对方扩张的速度都无法阻止。

教士们眼睁睁看着那片光团越来越明亮,里面那道身影越来越清晰,不由惊骇到了极点。

那道身影究竟是何物?竟连离宫大阵都无法镇压?

……

……

无论是院外的教士们,还是汶水唐家的五样人,都不知道夜色里出现的是什么东西。

有些人事先已经知道前些天那场神圣之战的内情。

这就是圣光天使吗?

陈长生看着光团里的那个身影,默然想着。

未曾淡去的夜色就像是重重层雾,即便是他也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景象。

但他能够看到那道身影身后的洁白羽翼,能够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漠然威严气息。

魔君这时候已经退入夜色深处,再也无法找到踪影。

陈长生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

这座院落一直受着最严密的监视,这些天根本没有什么强者的气息出现。

现在离宫大阵镇压着这片院落,哪怕是神圣领域强者也没有可能悄无声息地来到场间。

魔君如何召唤出这位圣光天使?先前这名圣光天使藏身于何处?

便在这时,场间响起一声清啸。

那是凌海之王。

那颗仿佛野火之源的晶核,从他的眼底深处飘出,静静地悬在他的双眼之间。

桉琳大主教闭着眼睛,开始吟颂道典。温和而平稳的声音,在院落外缭绕着,那些被震惊的心神不属的教士们,鼓起勇气,开始随着她一道吟颂道典,渐渐变得平静下来,虔诚而庄严的气氛,冲淡了先前的慌乱。

随着颂典之音渐高,天空里的山河图迎风招展,气息变得越来越强大。

户三十二伸手到空中握住暗柳一端,默运真元,向着夜色抽了过去。

司源道人单手向天,掌住天外印,同时左手接过陈长生用神识驱来的落星石,试图稳住阵法。

这四位国教巨头也知道那日神圣之战的内情,已经做好了心理上的准备。

如果只是要杀魔君,离宫大阵加上陈长生再加上汶水唐家的五样人,怎么都足够了。

他们之所以始终如此警惕,神情如此凝重,便是因为他们知道今天可能会遇到超出人类想象范畴的真正强敌。

但他们不会放弃,因为就像陈长生先前说过那样,如果这一幕画面真的发生了,他们还是要杀死魔君。

只不过在杀死魔君之前,他们要先杀死此时夜色里的那个似乎完美的存在。

因为还是像陈长生说过的那样。

——远来是客,早死早回家宠妃重生小户史。

这句话里的客,自然便是这位依然没有露出真面目的圣光天使。

圣光大陆确实很远,此人必须先死。

……

……

星核。

暗柳。

山河图。

天外印。

落星石。

五件离宫重宝发出最强大的气息。

离宫大阵重新变得稳定起来,带着温暖意味的光明向着夜色里去,再次把那片翻涌的夜色镇压的凝滞起来。

随着夜色的凝滞,那片如雾的光团黯淡了数分,里面的天使身影也变得模糊了数分。

那位圣光天使感受到四周传来的强大威压,发出了一声愤怒的低鸣。

这声如雷般的低鸣里充满了愤怒与战意,还有杀戮的*。

愤怒是因为他发现这些低级生命居然敢于挑衅自己的威严。

战意是因为他发现这座阵法确实很强大,而且本来应该更加强大。

杀戮的*则是来自他的本性。

他主司战争,别样红称其为怒火。

从那一天开始,他便接受这个名字为自己在这片大陆上的圣名。

如雷般的低鸣,在所有人的耳中与心里炸响,同时也在真实的世界里炸响。

夜色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院落西向的那面墙直接被震成了齑粉。

这名天使身上散发出来的光热变成真实的火焰,在院落的黄沙地面上狂暴的燃烧着。

每一道能够被看见的火苗,每一处能够被感受到的火温,里面都蕴藏着极其恐怖的威压。

有数十名从相族庄园过来援助相丘的战士,非常不幸地正面迎上了这道威压。

只听得数十声闷响,这数十名身躯坚逾钢铁的妖族战士,直接变成了数十团血肉。

离宫教士们因为常年与神圣力量以及威压相伴,更重要的是有离宫大阵庇护,所以没有受太重的伤。

如雷般的低鸣没有就此停歇,依然连续不断地冲击着离宫大阵,就像海浪拍打着礁石,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大地的震动变得越来越厉害。

看着街上那些血泥,感受着阵外呼啸的狂风与大地震动,教士们颤栗无语,脸色苍白。

陈长生看着光雾里的天使身影,感受着光线与声音里蕴着的威压,神情凝重。

这名天使比想象中,比别样红描述的更加可怕。

如果用这片大陆的境界划分,这名天使或者已经快要接近从圣境界的巅峰。

离宫大阵能够镇压住对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