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零九章 划破天空的两道火线

猫腻2016年10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军师黑袍的统领下,雪老城的情报系统非常有效率,前段时间南溪斋合斋大典上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被写成了极具体的卷宗,卷宗里甚至还附上了一名叛逃的天机阁画师的画作。

魔君亲眼看过那幅画,看过画上那两道惊艳的剑光,但依然认为卷宗上的描写太过夸张。直到今天亲眼看到了这两道剑光,他才发现原来现实比卷宗上的描写更加夸张。

那位圣光天使静静看着对面的陈长生与徐有容。

金色的血液顺着白色的断翼缓缓滴落。

他的神情依旧漠然,但眼神已经变得认真起来。

他没有想到这两名年轻的人类居然能够挡住自己光矛的全力一击。

真正令他感到警惕的是,是陈长生与徐有容的剑意。

那两道相融的剑意依然不足以击败他,但隐藏在里面的某些东西,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

比陈长生手腕上的那串石珠,更加令他不安。

那道从满地黄沙直冲天空的干冽气息,那道仿佛可以毁灭一切事物的意味,究竟是什么?

……

……

圣光天使拥有难以想象的渊博见识,因为他已经活了极为漫长的岁月,而且拥有神明赐予的圣境之眼。

所以他能够提前预知到那些石珠的恐怖之处,甚至能够认出陈长生的那三剑,看穿他的剑迹,直接破之。

但他不知道陈长生与徐有容双剑合壁之时流露出来的那道意味是何物。

那道意味是毁灭,来自已经失传多年的两断刀诀,准确来说,那就是焚世。

两断刀诀是周独|夫的绝学。

陈长生与徐有容的双剑合壁,本就是源自当年他们在周陵与天书陵里修习两断刀诀。

当他们的剑光落下时,自然带着几分周独|夫当年与整个世界为敌、甚至敢于毁灭这个世界的强大意志。

面对着这样的意志与气息,即便是来自异大陆的神圣强者也会感到畏惧。

周独|夫是星空之下的最强者。

无论是中土大陆还是圣光大陆,都在星空之下。

圣光天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随着这次呼吸,整个院落四周的空气都开始狂舞起来。

他****的胸腹缓缓升高,然后落下。

其间隐有无数风雷之声

空间之宫婢有喜。

他举起光矛,对准了陈长生与徐有容。

畏惧源自漫长生命受到了威胁,而这会激发出他无限的杀戮*。

这是生命的本能,哪怕他是神明的仆人。

圣光天使决定杀死陈长生与徐有容,用最强的手段,哪怕这可能会让他的伤势变得更重。

他不能允许这两个年轻的人类再继续成长。

隔着数十丈的距离,陈长生也能感觉到那根光矛传来的恐怖威压。

他不准备退,因为圣光天使的速度太快,即便徐有容能够跟上,他却不能。

他抬起左手遥遥对准那道光矛。

已经重新落回手腕上的石珠转动起来,发出啪啪的声音。

这声音听着很轻,实际上里面隐藏着无数时光的力量。

散落在夜空里的千余道剑光,破空而至,静静悬停在他与徐有容的身周。

南溪斋剑阵再成,更有天书碑为基,陈长生相信能够抗住圣光大使的攻击,至少可以抗住片刻。

只要能够争取到片刻时光,他与徐有容便能出剑。

他相信徐有容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余光里却见到她没有动作,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能继续在这里战斗下去,不然会死太多人。

此时院落外的教士们,没有离宫大阵的庇护,必然会被随后这场战斗的余波震死。

白帝城里的妖族民众又会死多少?

陈长生看了一眼,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对此,他没有意见。

“走。”

陈长生说道。

徐有容伸出左手,抓住了他的衣领。

他的身形要比徐有容高不少,她却抓的毫不费力,很是熟练,似乎做过很多次般。

轰的一声响。

黄沙狂舞,寒风大作。

白色的羽翼偶尔显现,便告消失。

徐有容与陈长生离开了。

夜空里的云层破开了一个洞。

离宫大阵很自然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夜空里正在与离宫大阵对抗的那名圣光天使也来不及阻止。

金色的鲜血不再滴落,白色的断羽在地面上是那样的醒目。

那位圣光天使抬头望向天空,眼里生出一抹不解。

他不明白这两个年轻的人类为何会选择这样的战斗方式。

做为神明的仆人,他天生便能利用天地法理的规则。

即便是这个大陆最快的强者,也不可能在速度这个选项上超越他[猎人]遭遇穿越女的路人甲。

不解只是瞬间的事情。

无数道光线照亮夜空。

夜空里再次出现一个洞。

羽翼在风中挥动。

答案也飘扬在风里。

圣光天使化作一道流口,向那处追索而去。

院落里恢复了安静。

魔君从夜色深处走了出来,抬头望向夜空里的云,看着云里那两道正在慢慢收拢的洞口。

“真是嫉妒啊。”

他感慨说道:“恨不得你们一夜白头,又不想你们白头到老,如何是好?”

……

……

夜色只笼罩了院落的一半。

离开地面不远,便来到了清明的天光里。

整座白帝城都能看到天空里出现的异样。

那是两道无比醒目的火线。

两道火线的前端,隐约能够看到洁白的羽翼舞动。

看到这幕画面的妖族民众们,震惊的无法言语,有些人以为是看到了神明,跪在地上连连叩首。

两道火线在天空里看似缓慢、实则无比迅疾地向上延伸,彼此追逐着。

数个呼吸之间,两道火线便进入了更高的云层中。

云层里散出无限光明,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

……

寒冷的风高速地扑打在脸上,就像是冰刀一般。

羽翼的舞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挤压着空气,发出轰鸣的巨响。

徐有容带着陈长生向着天空里飞去,向云层深处飞去,四周尽是一片苍茫的白色。

如果没有经验,很容易分不清楚方向,甚至可能砸向坚硬的大地。

徐有容自然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陈长生有很多乘鹤游玩的经验,也很平静。

不知道是因为空气渐渐变得稀薄,还是云雾渐渐变厚的原因,四周忽然变得安静起来。

陈长生转头望向徐有容。

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被折散成温柔的光絮,落在她的脸上,美的不可方物。

这里的美说的不是光影的世界。

是她如画的眉眼,还有鬓角那些晶莹的细微汗珠。

陈长生忽然问道:“你经常带人飞吗?”

徐有容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何在这时候他要问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