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 白帝城中云出门(下)

猫腻2016年10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听完这话,牧夫人沉默了很长时间,没有回答。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白帝的话再如何刻薄、嘲弄,让她很不悦,但细想来,确实无法作答。

这个事实让她想起了这些年来的诸多事实。

忽然间,她觉得这些年,这些事都有些荒唐。

西海上孤帆远影,故国哪堪回首。

只是,从很多年前开始,她就习惯了那样思考问题,那样做事。

真的已经很多年了。

她感慨说道:“这些话,你已经忍了很多年了吧。”

白帝想了想,说道:“还好,因为以前你表现的并不明显,而我们的女儿才十几岁。”

“原来是这样呀。”

牧夫人的眼里生出一抹寂寥的情绪。

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虽然来得及说,但再说也没有太大意义。

心安处便是家乡,为何始终无法心安?为何她刚才没有离开,而是要等着与白帝说这番话?

无数的云,向着天空里那件蓝色的宫裙涌去。

在很短的时间里,便形成了一道极厚的云海,白涛生灭。

仿佛世间所有的云,都来到了白帝城的上空。

这里说的所有,是真正的所有。

有落星山脉雪峰上的那些寒云,有西海上的那些雨云。

还有山溪间的雾气、雪原上的冰絮,甚至就连极遥远的东方云墓里,都有些云向着这方飘来。

云海变得越来越厚,越来越广,覆盖了百余里方圆的天空。

云本来是白色的,但当数量太多之后,光线无法穿透之后,便变成了灰色,直至黑色。

从地面望过去,天空里的云海变成了一片墨海。

太阳被遮在了云层的那一边,云下的世界变得越来越阴暗,直至再也无法看清什么。

黑夜提前到来。

白帝城里到处都是惊恐的喊叫声。

妖族民众们再次四处逃散,或者怔怔地站在街上,望着天上如墨般的云海

婚不讲理,霸道老公超爱我。

陈长生与徐有容对视一眼,抬头望向天空。

唐三十六望向天空。

小德与士族族长等大妖也望向了天空。

这场圣人之间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吗?

在那道青石碎裂的街道上,商行舟也在看着天空,神情淡漠,不知道在想什么。

咔嚓一声响!

一道如天树般粗细的巨大闪电,撕裂了云海,照亮了整个世界,然后在半空里消失。

如墨般的云海,在那一瞬间,有数里方圆被涂的极白。

接着有无数道闪电亮起,大多数未能破开云层便湮灭,偶尔有些破开云层,也无法落到地面上。

这些闪电应该来自上方,居然能够撕裂十余里深的云层,其威力可想而知。

巨大的雷声轰鸣而至,带来无数场飓风,呼啸着在城里开始肆虐。

红河禁制生出感应,自然激发,形成无比巨大的青光罩,把皇城、天守阁以及整个上城的建筑都护在了其间,却依然无法阻止那些飓风刮倒下城的简陋民居,不知多少民众被砖石砸的头破血流。

在那些闪电的撕扯下,云海里生出无数巨涛,不时向着下方吐出如火舌般的云絮,画面异常壮观。

那些雷电偶尔照亮云下的世界,却无法带来真正的温度。

被极厚的云层隔绝在外的太阳,无法向着大地播洒温暖,白帝城的温度急剧下降。

云层里的那些湿气,根本来不及凝结成水珠,直接变成了雪花,然后落了下来。

那些被闪电撕裂出的云絮,就像是被吹散的蒲公英般,不停地喷洒着数量难以想象的雪片。

这是一场极其罕见的暴雪。

因为恐惧而避走,或者躲回家里的民众,都已经走了。

现在还留在街上的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他们站在鹅毛大雪里,抬头看着天空。

只可惜他们的视线可以穿透暴雪,却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看到这时候到底在发生什么。

哗的一声轻响,陈长生撑开了黄纸伞。

唐三十六正准备走进去,却发现他走到了徐有容的身边。

买脂粉的小姑娘喊了声少爷,把伞举到了他的头顶。

桉琳正在替凌海之王等人疗伤,不时抬头看一眼天。

院落四周很安静。

白帝城里也很安静。

只有那道云海不停地翻滚着,撕裂着,向着大地喷散出雪片。

整个世界在黑与白之间不停地变化,却没有一瞬间变成灰色。

天空与大地仿佛合在了一处。

一道极粗的闪电落在遥远的西方小厨师[重生]。

一座不知名的山丘被轰平了峰顶。

那条院落外的山涧被冻住,再没有水声。

雷鸣不停,雪亦不止。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云海深处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缝,然后向着两边而去。

阳光从那道裂缝里洒落,然后变得越来越广,重新笼罩了白帝城。

云海渐渐崩散,落下无数夹着雪花的云絮。

那些寒冷的云沉降到皇城、天守阁的地面上,顺着天梯向下方流泻而去,看着就像是道瀑布。

云瀑来到下城,顺着城门而出,最终进入红河,不留半点痕迹。

无论是碧蓝的天空还是白帝城里,都没有任何痕迹。

一丝云都没有。

皇城最高处的石殿里。

落落站在窗前,看着那些残雪,小脸上都是泪水。

白帝回到了那条街上。

他望向天空。

那里已经没有云。

但还有雪在落下。

那些雪仿佛来自虚无。

一切都是那般虚无。

商行舟走到他的身边,说道:“我们是多少年的朋友了?”

白帝说道:“几百年了。”

商行舟接着说道:“当初你选择她的时候,你的父亲反对,我反对,大臣也都反对。”

白帝自嘲一笑,说道:“今天金玉律还在说这件事情。”

商行舟望向他,问道:“那么现在你怎么想的呢?”

“你是说我会不会后悔?”

白帝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那是你们人族与魔族才会有的无聊想法。”

如果真是很无聊的想法,何至于要沉默这么长时间,要想这么久?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下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这便是绝别。

黯然*者,唯别而矣。

更何况是绝别。

只不过,一切真的至此而绝吗?

那些消散的云,这些还在落的雪,都是她,寒冷湿绵的令人有些恼火。

白帝忽然低头开始咳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