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九章 来都来了的世家主

猫腻2016年12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没有人愿意吃屎,不管是狗屎、马屎还是别的什么屎。

更何况是陈家的这些王爷们好不容易才重新回到京都,攀上人生巅峰,谁会乐意吃屎?

中山王不乐意,庐陵王不乐意,想来即便是那位最窝囊的娄阳王也不会乐意。

但王破来了京都,他们没有任何办法,这就是吃屎。

眼下看来,除非相王亲自出面。

问题在于,谁都知道陈留王去洛阳城的意思,也知道今天相王府为何如此安静。

想到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中山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寒声骂道:“真是狼子野心,贪欲不满!”

就算相王亲自出面,也不见得能够搞定。

王破是那把最锋芒毕露的铁刀。

在他的身后还有槐院、离山、圣女峰以及南方数十个世家与宗派山门。

这场动静太大,太过惊人,震动京都,慑及天下

重回十五岁。

对徐有容的安排,离宫保持着沉默,皇宫也很安静。

皇帝陛下与教宗这对师兄弟,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并不表示什么都不会做。

如果商行舟不做反应,如果朝廷与这些王爷们的反应稍微软弱一些,这对师兄弟完全可以借助徐有容用强大行动力与魄力推出的万丈狂澜,直接除掉王爷们与军方那些神将的实权,彻底改写大周朝廷的格局。

除非商行舟立刻回京,才有可能力挽狂澜,因为只有他有这样的威望与能力。

不然陈家的王爷们为了自保,必然要召兵入京。

到时候烽火连绵,谁又知道最后的结局什么。

这也是庐陵王与孝陵神将这些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徐有容为什么要这样做。

做为一代圣女,难道她就希望看到兵荒马乱,百姓流离失所,人族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中山王看着府外的天空,听着远处传来的雁鸣,微眯着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抹亮光。

他在心里把整件事情倒推了两遍,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那个结论看起来很真实,但太过简单,以至于他有些难以相信。

徐有容做这么多事,难道真的就只是想逼道尊回京?

问题在于,如果道尊真的回京,她又能做什么?

就算南方强者众多,就算国教底蕴深厚,就算王破战力强大至极,就算她与陈长生双剑合壁精妙难言。

难道这样就可以杀死道尊?

……

……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徐有容做这些事情的目的。

同时也想不明白,她如何能够命令如此多的宗派山门与世家前来京都。

她在南方的地位当然极其崇高,声望极隆。

问题在于,这是真正的大事,甚至可以说极有可能会迎来灭门之灾的祸事。

教士们带着那些来自南方强者与晚辈弟子们向各殿走去,对这个问题也很是疑惑,却无法问出口来。

这次以大朝试为借口,南方诸宗派世家共有两千余人进京,这么多人自然无法住在客栈里,被安排到离宫、青藤诸院以及京都大大小小的道殿里,陈长生没有发话,户三十二处理的非常妥当,没有出任何问题。

最开始的时候,双方之间难免会有些陌生感,但稍微熟悉之后,没有谁愿意错过这样难得的南北交流的机会,很快在离宫、青藤诸院以及那些道殿里,双方开始进行切磋,更多的时候当然还是坐而论道,免伤和气。

像木柘家以及吴家这样的豪富世家,在京都里当然有自己的寓所,不需要安排住处。那些驻守京都的子辈,也更方便向家主们提出自己的疑惑……您为什么愿意听从圣女的谕旨前来京都?

木柘家的老太君把双脚放入滚烫的水里,发出一声疲惫的叹息,说道:“我们这些家的根基在南方,又不是在北边。”

以此而论,圣女峰的谕旨当然要比朝廷的圣旨更加重要,但以木柘家的地位实力,就算不听徐有容的话,她又能如何?

在木柘家的这些子辈以及京都民众的印象里,徐有容是天赋惊人的凤凰,是地位尊贵的圣女萌妻占夫有道。

她不是阴谋家,按道理来说,她应该不擅长用什么强硬手段,更没有什么冷血手段,而且也没有这种能力。

“你们都不知道圣女是什么样的人。”

木柘家的老太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往事,眼里露出后怕情绪,说道:“她就是个疯子。”

在相隔不远的另外一座华贵府邸里,吴家家主与任户部侍郎的族弟进行着类似的谈话。

吴家家主叹息说道:“你不知道,圣女疯起来是多么可怕。”

听着这话,吴侍郎脸上流露出荒谬的神情,明显不相信他的说法。

吴家家主没有多做解释,感慨说道:“你们没有经验,自然不会怕,但我是真怕了。”

吴侍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下意识里心生寒意,又问道:“那秋山家呢?”

汶水城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唐三十六出了祠堂,所有人都知道,唐老太爷已经改变了态度。

在商行舟与陈长生的师徒之争里,他将保持中立。

四大世家,现在就剩下秋山家的态度不明确,这次入京的队伍里,也没有看到秋山家主。

“那个老狐狸最惨,平日里习惯了左右骑墙,但这次根本不用他表态,众人便知道他会站在哪边。”

吴家家主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些,嘲笑说道:“谁让他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

……

……

京都外有一座叫做潭柘的道庙。

这座道庙的后院里有一棵银杏树,相传是当年太宗皇帝亲手所种,至今已近千年。

那棵银杏树生的极好,到了金秋时节,树叶变黄,便会成为一座金色的瀑布。

三年前王破入京杀周通,就是在这颗银杏树下坐了十一天,静思悟刀,继而在洛水畔惊天一刀斩了铁树。

现在是初春,银杏树叶自然没有变黄,王破也不在这里。

秋山家主从道庙里走出来,坐在那把冰冷的石椅上,连叹了三口气。

他也来了京都,但没有进京,而是第一时间来了潭柘庙。

他想找到王破,劝王破去洛阳。

总之,他不希望商行舟回京,更不希望商行舟看到自己。

因为他非常不看好徐有容。

他不想事后受牵连。

“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

那位境界极高深的秋山家供奉,看着家主愁眉不展的模样,很是同情。

“就算我们不来,难道朝廷就会相信那个不孝子?”

秋山家主叹息说道:“来都来了,那就再呆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