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六章 六六六六

猫腻2017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章节名与三十六没关系,与著名编剧也没关系,纯粹就是好玩,而且真心觉得陈长生和唐棠很6……)

……

……

国教学院历史悠久,比大周建国更早,生长着无数大树,甚至有些古树已过千年璧合

大神扑倒小萌物(GL)。

二十年前那场血案有不少古树被毁,但更多的树木存活了下来,尤其是靠近皇宫的这片树林更是枝叶繁茂,幽深至极。当初刚进国教学院,陈长生便注意过这片树林,其后更是不知道在这里度过了多少个清晨,练了多少次剑。

他知道这些树很坚硬,树茬自然也很硬,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那个东西很硬,但边缘并不尖锐,而是有些光滑,像是被打磨过一般。

他回头望去,发现大树断开的地方有一个深约尺许的坑。

树叶遮挡着本就有些晦暗的天光,坑里还有积雪与灰尘,很难看清楚里面有什么。

那么在断掉之前,这里想必是个树洞。

他右手摸到的那个东西,就在这个坑里。

换句话说,那个东西以前一直就插在树洞里。

陈长生没能确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商行舟的剑到了。

长春观的道剑,带着最纯正却绝不温和的意味,斩断寒风,向着他胸口落下。

……

……

商行舟向陈长生走去的时候,徐有容也在向国教学院里走去。

王之策再次隔空一指点出。

湖畔微风不乱,也没有尖锐的声音响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事实上,在国教学院与百草园之间,再次出现一道无形的屏障。

这个时候,徐有容做了一个很奇特的举动。

她抬起左手,手指向着虚空里轻轻点去。

啪。

一声轻响。

就像是一个最脆弱的水泡被最纤软的毫发刺破。

那道无形的屏障消失无踪。

徐有容终于踏进了国教学院。

她脸色雪白,唇角出现一抹极细的血渍。

王之策用的不是指法,而是当年在东临巷旧寓所里读书时自创的摘星手。

他没有想到,徐有容居然能够接下这一式,这让他有些吃惊。

更让他吃惊的是,徐有容来到国教学院后,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望向了树林里的那对师徒。

清风微至,白色祭服微飘,桐弓在手,梧箭在弦,随时准备击发。

局势变得极为紧张。

她准备用梧箭阻止商行舟,难道王之策就不会阻止她?还是说她相信有人会拦着王之策?

那个人是谁?

自然不可能是唐三十六璧合

萌宝的奶爸养成记。

他被王之策所制,已经变成了湖畔的一座雕像。

因为无法转颈,他看不到树林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只能看着湖面以及天空。

已经不再落雪,云却未散,遮蔽天光,让京都显得格外幽暗。

最开始的时候,他在抱怨,喊着老天爷是瞎的。

这时候,他只是在为陈长生祈祷,希望上苍赶紧睁开眼睛。

忽然,树林里传来一声清鸣。

他的眼睛里忽然出现一道亮光。

云层里出现一道口子。

天光从那处泻落,仿佛瀑布,美丽至极。

唐三十六震惊想着,难道真是那谁睁开了眼睛?

……

……

如黑色山脉的龙躯,在云层后缓缓起伏,带起无数罡风。

小黑龙离开国教学院后,没有远离,而是悄悄潜至此处,时刻准备破云而落。

如果陈长生真的遇到危险,她才不管什么对战的规矩,至于那个裁判……她早就想和他拼命了。

云海忽然翻滚起来,撕开了一道缝隙。

她诧异地望向地面。

她看到了京都里的街巷,看到了天书陵,看到了皇宫。

最后,她看到了国教学院。

国教学院与皇宫相接处有片幽暗的树林。

那片树林忽然变得明亮起来。

不是因为那道天空泻落的天光,而是因为一道剑光。

有十余株断掉的大树,排成了一条直线,指向树林的最深处。

那里曾经存在的半截断树已经消失无踪,变成了无数树皮与碎木,静静地悬浮在空中。

与这些树皮碎木一道悬浮着的,还有今晨开始落的微雪以及不久前如暴雨般落下的湖水。

这幅奇异画面中间有两道身影。

商行舟站在陈长生的身前,居高临下,道剑已然挥落。

陈长生没有死,因为他的手里多出了一把剑。

正是这把剑挡住了商行舟的剑。

陈长生用的还是笨剑。

这招剑法被苏离认为是天下第一守剑,曾经无数次挽救陈长生的性命。

刚刚在周园里,陈长生也就是凭借着这招剑法,连续多次死里逃生。

但这一次,陈长生没有被斩飞神算娘子,掐指定江山。

他的左脚深深陷进地面里,稳定的就像是生了根一般。

这本来就是剑法,只有用剑才能真正发挥出真正的精妙与威力!

问题是,这把剑是从哪里来的?

没有谁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

一声清啸,响彻雪林。

商行舟道袖轻飘,道剑起而再落。

风雪随之而起。

商行舟的身影消失。

无数道剑光出现。

树林里到处都是剑痕。

骤然安静。

陈长生举剑相迎。

锵!锵!

锵!锵!锵!锵!

数十道清脆的剑鸣忽然在他身周响起。

在先前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商行舟竟是连出数十剑!

这些剑落的如此之快,甚至就连两剑撞击的声音都来不及传开!

但这些剑都被陈长生接住了!

他举剑齐眉。

他左膝微屈。

他站在原地。

他一动不动。

管你如何玄妙难言,剑意难测,我只是把剑一横,把心一沉,便躲进小楼成一统。

这就是真正的剑域!

只是在商行舟暴风般的攻击下,他能支撑多长时间?

就算他拥有完美的剑域与星域,拥有着难以想象的丰沛真元,终究不可能永远这样支持下去。

更何况商行舟是何等人物,修万千道法的他,垂落的袖子里谁知道还隐藏着怎样可怕的手段?

陈长生不准备给自己的师父留下这样的机会。

在某个无法预知、但提前便明知存在的时刻,他抢先出剑了。

一道剑光照亮了幽林。

这一剑快的难以想象,就像是真正的闪电。

这一剑的剑意很是清浅,却并不简单,看似溪水里的游鱼,就在眼前,却很难伸手触及。

这一剑的轨迹更是玄妙到了极点,竟然有一种神鬼难测的感觉!

这一剑连续刺破了三片树皮,切开了几块碎木,从他的左手边绕过,看似漫不经心地刺进了风雪里。

不知何处响起一声闷哼,风雪微乱。

商行舟出现在数丈外的雪地上,袖间有一道破口。

陈长生站直身体,提着手里的剑,静静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