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八章 大日如来谁可安?

猫腻2017年02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那段往事生在几年前。

相传周园里有座剑池,剑池里有无数把前代名剑。

传说是真的,陈长生在周园里现了剑池,然后把那数不清的名剑都带回了这个世界。

像斋剑这种有传承的名剑,被他用离宫的名义送回了各自的宗派山门,但还剩下了很多剑。

于是在某个非常普通的夜晚,国教学院进行了一次分赃大会。

轩辕破得到了山海剑,折袖要了魔帅旗剑,落落得到了更好的礼物,后来苏墨虞要了一把名为虞美人的花剑,甚至就连莫雨都从陈长生这里要了把越女剑。

唐三十六没有换剑,因为他的汶水剑也是一代名剑,同时更是唐家的象征。

没有人知道,其实他也向陈长生要了剑。只不过他没有把那剑带在身边,而是插进了偏僻幽静树林深处一棵古槐的树洞里,然后极其仔细地用落叶与腐泥做了伪装。

陈长生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唐三十六说这是养剑。

数十年后甚至数百年后一个出身贫寒的矮个子学生在某个被同窗欺负的平凡无奇的清晨于走廊拐角处忽听着东南俚曲忍不住痛哭一场冲进小树林不停砸树以**痛苦换精神慰藉之时忽然现古树的树洞里忽然掉出来一把前代剑客用过的前代名剑上面还附着一缕剑意顿时被刺激的幽府洞开气窍全燃……

以上就是当时唐三十六的描述。

他以为自己做的这件事情会成为数十年甚至数百年之后国教学院的传说。

他没有想到,只是数年之后,这把剑便会重见天日,而且重新回到了陈长生的手里。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把剑的存在。

但现在看起来,就是这把剑,在最危险的时刻,挽救了陈长生的生命。

这也将决定国教新旧之争与朝堂之争的结果,决定数年后大6的走向。

换句话说,整个历史都将随之改变。

这都要亏他当年在这里藏了一把剑。

他还记不记得并不重要,这剑终究是他藏在这里的。

什么叫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什么叫草蛇灰线,伏延千里?

落子便有深意,哪有什么闲棋!

唐三十六越想越得意,越想越快活,笑声越来越大,神情越来越嚣张。

陈长生想明白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吃惊之余,也不禁很是感慨。

这种命中自有安排的感觉,就像是再次拾起遗落的时光。

但王之策等人不知道那段时光,也不知道那个故事,所以他们不理解唐三十六因何笑。

对商行舟来说,陈长生的笑容比那把剑还要可恶的多。

“就凭一把锈剑,就想改变一切?”

他看着陈长生神情漠然说道。

他的眼睛颜色很淡,就像是刚刚凝结的冰。

在他眼眸的最深处,有一粒火星正在燃烧。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树林里生起一场大风。

火借风势,极其迅猛地燃烧起来,瞬间从眼眸的最底处来到表面。

他淡淡的眼睛,忽然间变成了岩浆一般的颜色,看着极其恐怖,炽热至极。

大风飘摇直上,把国教学院上空的云层尽数掀飞,隐隐可以看到一个黑点随之而隐。

云层尽散,露出了太阳的真容。

一道气息从天空里落下,更准确地说是随着阳光落在了商行舟的身上。

这道气息并不凝纯,而是有些驳杂,却不影响其强大,只是更增几分暴烈的意味。

随着这道气息的到来,树林地面上的那些积雪瞬间融化。

国教学院里的气温仿佛升高了很多。

商行舟还站在原先的地方,却仿佛来到了天空里。

他的身影显得无比高大,给人一种充塞天地的感觉。

在远处的徐有容等人眼里,他变成了一座世间最险峻的大山。

在近处的陈长生眼里,更像是自己曾经在白帝城里看到的遮蔽半片天空的白虎。

当时他看到的是白帝的神魂,这时候看到的则是商行舟本人。

积水骤干,水雾瞬净,枯黄霜草间的落叶开始卷起边缘。

那道暴烈而炽热的气息来自太阳,也来自商行舟的身体,在内外之隔处相遇。

轰的一声,商行舟的道衣开始燃烧,两只衣袖变成无数片蝴蝶飞离,露出**的双臂。

道袖尽数燃烧成灰,上面被陈长生用剑留下的口子自然也不见了。

商行舟用双手握住了剑,手臂上肌肉突起,如被风绷紧的帆,又如铁铸的像,看上去有一种非真实的感觉,却又像是最真实的存在,拥有着最鲜活的生命力量。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似乎年轻了数百岁。

他向陈长生走了过去,绝不像一个老人。

……

……

当云层散开,阳光洒落,国教学院变亮三分的时候,徐有容就想到了某种可能。

她神情微变,但没有过去,因为陈长生的手里有剑,也因为王之策在。

很明显,王之策早就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所以没有丝毫动容。

也许对当年的那些老人们来说,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

余人扶着拐站在桌旁,视线穿过黑穿过断墙落在树林深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三十六早就没有笑了,震惊的无法言语,心想这怎么可能?

……

……

“焚日诀?”

“焚日诀!”

“是谁在用焚日诀!怎么如此霸道正宗!是谁!”

国教学院里的气息变化,已经传到了百花巷里,引了一连串震惊的呼喊。

那十余位陈家王爷更是无比吃惊,直到他们想起来陈长生也姓陈,才安静了些。

他们从来没有把陈长生当做亲人,但陈长生毕竟是皇族血脉,在他们想来,陈长生能够学成焚日诀也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因为他们不知道,陈长生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命轮便已经毁了。

中山王知道这个秘辛,所以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不知是因为什么。

相王睁开眼睛,眼眸最深处的火星一闪即逝,没有燃烧,迅归于寂灭。

他知道不是陈长生,那就只能是商行舟。

问题在于,商行舟不是皇族,怎么能够练成焚日诀?

商行舟与太宗皇帝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忽然,相王的眼里闪过一抹厉色,喝道:“你想做什么?”

国教学院门前响起无数道金属摩擦的声音,圣光弩紧弦的声音。

气氛瞬间变得无比紧张。

因为就在云层散开,阳光落下的那一刻,王破做了一个动作。

——挑眉。